1. 天府财经首页
  2. TMT

南派三叔撤诉!三七互娱“盗墓”成功?你可能想多了……

还记得去年2月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南派泛娱有限公司诉三七互娱(002555)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吗?

前者是由南派三叔担任法定代表人,南派三叔是盗墓探险题材小说的知名作者;后者是一家A股上市游戏公司。

因认为三七互娱开发的手机游戏《游龙传说》(后不断更名,又名《鬼语迷城》),擅自大量使用了《盗墓笔记》中的特有作品元素,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南派三叔所在公司诉求被告三七互娱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近500万。

南派三叔撤诉!三七互娱“盗墓”成功?你可能想多了……

你撤我撤,扯扯扯

一年多过去了,天府财经注意到,有最新民事裁定书显示:因未及时交纳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缓交、免交申请,南派三叔相当于“撤诉”,目前放弃了对被告广州三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硬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起诉。

而上文中点名的这三家公司,都是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三七互娱全资孙公司)的全资或控股子公司。

南派三叔撤诉!三七互娱“盗墓”成功?你可能想多了……

了解司法的人都知道,起诉是原告的诉讼行为,撤诉也是原告的诉讼行为。南派三叔的变相握手言和,到底是其有难言之隐,还是已经与三七互娱达成了某种条件上的共识?

从公开信息看,有难言之隐的,不是南派三叔,而可能正是三七互娱——因为双方之前已经实实在在交过手了,胜负已现。

去年1月初公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透露:因与南派泛娱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三七互娱上海不服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2018)浙0108民初5261号民事裁定,随即通过反诉请求撤销原裁定,将该案移送至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审理。

最终结果是什么呢?杭州市中院(2018)浙01民辖终1725号民事裁定书显示:三七公司所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天府财经注意到,该案一审南派三叔方面的起诉标的额为115万元。

从这个案例看,可以说南派三叔完胜。所以,这就让人不能不对本文开头最新民事裁定书背后的“撤诉”充满遐想——三七互娱赢了吗?到底又是谁在主动缴械投降?

梳理近年来三七互娱的一些公开司法文书,可以发现:作为被告的三七互娱,遇到了很多“撤诉”的原告。

  • 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三七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虚假宣传纠纷一案、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3个案子最后都是腾讯方面撤诉;
  • 原告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三七玩、广州仙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仿冒纠纷一案,上海盛大方面撤诉……

而在与相关媒体的官司中,天府财经观察到,作为原告的三七互娱也会使出“撤诉”之技。

比如2016年三七互娱与被告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施露名誉权纠纷一案中,当时三七互娱向法院提出请求:1.判令被告广东时代传媒立即停止名誉权侵权行为,删除其在《时代周报》官方网站“时代在线”上刊登的《三七互娱逆风收购财务数据打架》一文,并向所有转载该文的媒体发出撤稿通知及相应澄清说明,全面消除对原告的不利影响;2.判令被告广东时代传媒在《时代周报》网站和在全国性财经媒体上(包括但不限于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上海证券报、东方财富网)刊登致歉声明,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保留时间不少于1个月;3.判令被告广东时代传媒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万元,以及原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0万元;4.判令被告施露对原告的上述请求承担连带责任;5.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

最终结果是什么呢?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三七互娱撤诉。

2019年,三七互娱与被告环球时报在线(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中,三七互娱故伎重演,最后也是撤诉。

你撤我撤,好不热闹。而这背后的纷纷扰扰凸显的正是三七互娱在市场竞争、知识产权以及公司管理等方面存在着的争议与价值。

捷径,还是不归路?

三七互娱的总部在上海,但运营主体却一直在广州。三七互娱的主营业务包括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公司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的运营模式主要包括自主运营和第三方联合运营两种。

从三七互娱公司名的更迭来看,其经历了由最初的“芜湖顺荣汽车配件股份有限公司”到“芜湖顺荣三七互娱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再到“芜湖三七互娱网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演变。

2019年4月8日,三七互娱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由吴氏家族变更为李卫伟。李卫伟,又名李逸飞,三七互娱创始人、董事长。

上世纪70年代末,李逸飞出生于四川成都的一个普通家庭。1996年,他进入四川大学商学院管理系学习。2002年毕业后,只身到广州加入新浪,运营SP移动增值业务。2009年,李逸正式开启创业之路。公开信息显示,他的妻子孙豫琦也是毕业于四川大学。

十年时间,三七互娱从一家名不见传的小公司变身为业内大名鼎鼎的网络游戏运营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市值高达988.53亿,距千亿仅一步之遥远。可是,即便是这样的巨头,隐忧一直存在。

曾有媒体直言不讳指出:不注重自主研发,依靠他人的IP和流量明星加持疯狂买量,三七互娱正在走向一条不归路。

中国裁判文书网就曾披露了三七互娱一桩往事:三七互娱花了很多钱在百度上去做推广,却发现流量被劫持,铁通宽带用户在百度上点击推广广告后,无法进入三七玩平台,浏览器转向是另一家游戏运营商所运营的游戏登录页面,大量用户被拦截并引导到竞争对手那儿,从而引发了一场诉讼大战,结果呢?法院驳回三七互娱的诉讼请求,只能吃哑巴亏。

用户流量是游戏收入的重要来源。目前游戏玩家主要还是集中在传统游戏,云游戏的用户培养还处在窗口期,云游戏作为三七互娱未来重要的获客入口,目前依然面临获客难题。

今年6月23日,三七互娱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后的方案为:募资总额不超过44.6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拟投资网络游戏开发及运营建设项目(募集资金投入16亿元)、5G云游戏平台建设项目(募集资金投入16.5亿元)、广州总部大楼建设项目(募集资金投入12.13亿元)。

天府财经注意到,与修订前的方案相比,45亿定增缩水3700万,主要针对广州总部大楼建设项目——之前募集资金投入该项目12.5亿元,目前修订为12.13亿元。

那我们来看三七互娱的“广州总部大楼”到底是个啥样子吧。

2020年1月17日,三七互娱以10.7亿的成交价格竞得广州市海珠区琶洲西区AH040124地块,“拟建全国总部新大楼”。

据了解,届时大楼可容纳6000人以上员工办公,同时覆盖员工主办公区、食堂、健身房、报告厅和会议室等日常办公休闲设施,更配套酒店、餐饮、茶室、托儿所、书店、充电桩等基础设施,也不排除配置不超过地块计容面积15%比例的员工宿舍。

募投资金中的近三成用于建楼,这似乎与大多宣称“重技术、轻资产”的游戏公司运营模式相悖,也有“不务正业”之嫌。

对此,网民们也纷纷发表意见:盖个楼也能成为定增的理由,咋个不上天啊?这种轻资产行业还这么大胃口,也是醉了!搞游戏设计,需要建这么大的楼么?

从面上看,三七互娱也不差钱盖个楼啊。三七互娱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27亿元,同比增长7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1.15亿元,同比增长109.69%,营收、净利润皆创历史新高。

慢慢看,细细品。时间会给出最好的答案,或许我们想多了……

天府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