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阿毛里:eCash被严重低估,这个夏天一切都会改变

去中心化的世界人人都向往,但如果需要牺牲一点自身利益来为它买单呢?

2020年11月15日,BCH半年一次的例行升级,面对IFP(基础设施融资计划)之争,很多人选择了守护眼前利益,即使付出BCH社区分裂的代价。

不仅大多数矿工反对“矿工税”用脚投票,支持无IFP的BCH Node(BCHN),此前多次表态支持IFP的江卓尔等意见领袖也临阵倒戈。交易所则采取“价高者得”的策略,BCHN最终赢得BCH冠名权。

于是,Bitcoin ABC开发组,这个BTC、BCH、BCH ABC(现名BCH)“三朝员老”、服役BCH三年多立下汗马功劳的加密货币老将、默默为生态添砖加瓦的技术工兵,因在分叉中强推IFP计划被迫出局,黯然离场了。

分叉后的BCH ABC遭遇了一连串的空块攻击、粉尘攻击、孤块攻击。BCH支持者企图通过算力攻击强行保持一致,暴力铲除这个“异教徒”。

但这本身就违背了去中心化的自由主义精神,因此引发市场反感,失道寡助。支持BCHA的矿工反而变多了。

算力杀不死共识。BCHA的矿工和开发团队Bitcoin ABC很快就结束了这场生死保卫战,新生的BCHA得以存活下来。

带领BCHA走出生存危机,并完成基础设施重组重建后,BitCoin ABC迅速投入项目的核心开发工作。

目前,BCHA已推出新的面额单位,以2位小数点的“bit”取代8位小数点的“聪”,更便于日常支付流通;亚秒级确认的雪崩协议即将上线,实现不到2秒的0确认交易;Staking也即将开放,为其生态繁荣、社区治理、币价抬升提供动力。

对话阿毛里:eCash被严重低估,这个夏天一切都会改变

BCHA还组建了专业的推广运营团队,开始补齐在市场上发声不足的短板。7月1日,BCHA已正式启动定位更加清晰的全新品牌eCash(代币名称XEC),并按照1 BCHA=1,000,000 XEC进行代币拆分。

值此eCash品牌发布之际,星空财经对BCH代码基石的搭建者、Bitcoin ABC团队负责人和首席开发者Amaury Séchet(社区人称“阿毛里”)进行了专访,他介绍了出走BCH的心路历程、BCHA(以下统称eCash)的项目进展,以及eCash接下来的开发计划和发展规划。

对话阿毛里:eCash被严重低估,这个夏天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离开后BCH的情况变得更糟了”

星空财经:您对BCH的IFP争议怎么看?您认为分叉的结果对项目而言是积极的吗?

阿毛里:我不认为这场斗争是积极的,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BCH生态并不真正重视建设它的人,这使得IFP计划不可避免。因为没有充足的资源,就什么也建不起来。自从我们离开后,BCH的市值排名已经从第5位跌到第13位,所有主要贡献者都离开了,包括创建BCH的Bitcoin ABC团队,以及SLP协议的创建者James Cramer和其他很多人。现在,Bitcoin Unlimited也想自立门户,创建一个新项目。

离开BCH是一大倒退,对我个人来说很难。离开你的孩子总是很困难的,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已经没有办法救这个孩子了,毕竟它选择了自己的路。

另一方面,BCHA起步时规模要小得多,但也要健康得多,它的技术更新很快。

星空财经:如何看待BCH经历的多次分叉,以及分叉对BCH项目和社区的影响?您预计BCH未来还会出现治理问题吗?

阿毛里:新的分歧已经在发生了。比特币耶稣正在慢慢退出,以专注于ETH,BU(Bitcoin Unlimited)正计划自己发币。相对于其他主要项目,BCH目前处于历史低点。很明显,自从我们离开后,BCH的情况变得更糟了。

这很不幸,因为即使我不再领导BCH,我的名字也将永远和它绑在一起,因为它是我创建的。我手上还有一些BCH,所以我真的希望自己在这一点上是错的。但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被证明是对的。

星空财经:分叉是BCH内部缺乏凝聚力的原因,还是更深层的系统问题所导致的结果?

阿毛里:这个生态更加重视炒作,而不是真正的建设,其结果是,所有本应参与项目建设的人都把重心放在了炒作上。当你试图向更大的世界推销项目时,炒作是有用的,但它对社区内部是有害的。多年来,这导致所有有能力的人都离开了,现在留下来的是那些不太擅长建设,但很善于推销自己的人,他们只为聚光灯的照耀而努力。但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这就导致了分叉。

我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BCH分叉币。

星空财经:BCH过去曾被诟病决策机制过于中心化——无论在开发方面,还是挖矿方面。您如何看待这些质疑?这些质疑有没有切中要害?

阿毛里:我认为这没有抓住重点。人类组织通常有三种类型:以目标为导向的组织;以流程为导向的组织;以地位为导向的组织。

民主组织和类似制度是以流程为导向的,而不是以目标为导向。当一个组织已经建立得很好而且需要稳定下来的时候,以流程为导向是一种很好的组织模式。例如,民族国家是非常稳定的组织,可以持续几个世纪,通常以流程为导向。

但当你处于竞争和成长阶段,以流程为导向就是一种糟糕的模式。当你处于劣势,想击败更强的对手,那就需要一个以目标为导向的组织,否则就会失败。

以地位为导向的组织通常由政客领导,他们擅长获得地位和影响力,但不一定擅长做好事情。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场零和游戏,这对大多数参与者是不利的。

BCH之所以是一个失败的组织,就是因为它是以地位为导向,但它真正需要的是以目标为导向。有人认为BCH应该以流程为导向,其实不然,因为它正在与更大的玩家竞争,需要更多的灵活性。

星空财经:您的Linkedin签名“仁慈的独裁者”背后有什么含义?

阿毛里:“仁慈的独裁者”通常用来指代一个开源项目的领导人。Linus Torvald是Linux项目的仁慈独裁者,Guido van Rossum是Python的仁慈独裁者,V神是以太坊的仁慈独裁者。你可以查一下维基百科。

“仁慈的独裁者”在Eric S.Raymond的文章《Homesteding the Nosphere》(1999)中得到普及。在与黑客文化相关的其他话题中,Raymond阐述了开源的本质如何迫使“独裁者”保持仁慈,因为强烈的分歧可能会导致项目在新领导者的带领下走向分叉。——维基百科

“eCash最大的障碍不是技术,而是知名度”

星空财经:分叉后的eCash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安静”,即使在本轮牛市中,为什么?

阿毛里:离开BCH生态系统后,我们有很多基础设施需要重建,有很多东西需要重组,这花了很多时间。我们计划从今年夏季开始与外界进行更多的交流。

星空财经:能否透露一些eCash的新进展,你们路线图的下一步是什么?

阿毛里:当然。我们计划在今年夏天开始推出雪崩协议。这将首先使区块链的安全性大幅提高,并且确保在不到2秒的0确认交易中的整体安全性。随后会鼓励大家参与雪崩,我们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激励方案,在此也想征求大家的建议,欢迎来我们社区反馈。

我们还在探索一种解决方案,以创建具有不同规则的子网,例如EVM,以实现与Defi生态更好的互操作性,并提供更好的隐私功能。

星空财经: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BCH/eCash上整合雪崩协议的?

阿毛里:大约两年前就开始了。现在我们离开BCH了,就能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雪崩上。它的进展也很快,预计在今年夏末之前就能上线。

星空财经:我注意到,2019年、2020年就有消息说,BCH将引入雪崩协议,这也曾被BCH社区寄予厚望,但分叉后就没有新的进展了。

阿里毛:不幸的是,BCH永远不会引入雪崩,所有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的人都被赶走了。在这个不断迭代和成长的区块链世界,坚守卓越技术的传统仍在eCash身上延续。

星空财经:雪崩协议如何防止“双花”和孤块攻击?

阿毛里:雪崩通过使用一个协议消除了“双花”问题,在该协议中,节点以特定方式彼此轮询,以确认订单/交易/区块。该协议在接收到交易或区块时立即运行,通常运行时间不到2秒。因此,不可能在2秒之后对一笔交易双重支付,同样也不可能在2秒之后孤立一个区块。

星空财经:您对eCash的长期目标和愿景是什么?

阿毛里:eCash旨在通过重新定义财富的意义来赋予人们权力。在当今这个变革和创新的时代,“财富”不仅仅是关于钱的问题,也关系到时间、掌控和机遇。对富有远见的少数人而言,财富意味着自由意志、隐私和独立思想。

在技术层面,eCash是Bitcoin ABC于2017年创建的比特币分叉项目(BCH)的延续——将稳定的激励措施与最新的股权证明和协议治理技术结合起来,试图打造更好的货币。

星空财经:在eCash实现成为全球P2P电子现金的目标之前,还有哪些(技术或非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当一个商家接受加密货币支付时,他们会以什么标准来挑选合作的加密货币平台?这与eCash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联?

阿毛里:企业是否采用,一个重要的现实考量是进入门槛。为此,我们特意提供了一个与比特币非常相似的工具链。EVM是该领域的另一个重要标准,我们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来实现与EVM的交互。

实际上,我们最大的障碍不是技术上的,而是知名度。如果商家不了解这个链,他们就不会用。这就是我们目前正在进行品牌重塑的原因。

长期以来,eCash一直在进行重大的技术改进,并提供安全的系统,未来无论发生什么,这一点都不会变。现在最大的变化是,我们与营销推广方面的专家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专注于技术开发,而不用分心推广方面的事。

“eCash被严重低估,这个夏天一切都会改变”

星空财经:过去,Bitcoin ABC强劲的开发能力给市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您知道,社区建设和营销活动对于一个项目的成功同样重要。在进一步扩大社区规模、赢得更多用户和支持者方面,你们未来有什么计划?

阿毛里:我们正在将品牌更新升级为“eCash”,并将在今年夏天举行一场沟通活动。让外界了解项目很重要,社区的参与也很重要。BCH未能建立一个持久的社区,我们要吸取它的教训。这也是我们决定引入一支市场营销和社区运营专业团队的原因。

星空财经:如何吸引外界投入到eCash生态——无论是直接投资币,还是应用层面的投入,你们有没有进一步的计划?

阿毛里:我们计划了几件事,最初的几个月有点慢,因为我们有大量的基础设施需要重建,这条链也遭到了几次攻击,现在我们正专注于建设。

今年下半年会有更多的市场活动和技术改进。第一,雪崩将实现即时确认。雪崩部署完成后,我们将专注部署一个基于EVM的解决方案,可以与eCash链交互。用户可在eCash上同时开发基于EVM的项目和基于比特币的项目,而尽可能少地产生摩擦,这很重要。如此一来,用户将受益于更低的费用、即时确认,以及不同系统之间的交互能力,而这些系统到目前为止是相互隔离的。

星空财经:未来的eCash和Bitocin Cash在技术端、生态治理、应用等方面有何不同?能用一句话告诉别人二者的区别吗?

阿毛里:目前,eCash和Bitocin Cash在技术上几乎没有区别,因为BCH只是简单地克隆了我们的源代码,并决定放慢新功能的开发。今年夏天雪崩协议上线后将彻底改变这种状态,届时eCash将在技术上占据更明显和更持久的领先地位。

在生态系统和文化方面,BCH已经成为那些高调发布计划但没有贯彻执行的人的牺牲品。这对炒作和提升知名度有好处,但随后会让很多人失望,人们最终会离开。这就是BCH能够吸引澳本聪、比特币耶稣这些人的原因,他们往往说得比做得多。

相反,eCash专注于项目建设,并能够推进BCH多年来一直悬而未决的项目,雪崩就是明显的例子。

星空财经:目前相比BCH的市值,我们都觉得eCash被低估了,想必eCash团队也这样认为。在您看来,支撑eCash估值合理回归的理由有哪些?您认为eCash的合理价位应该是多少?

阿毛里:一个Top 10项目团队开发的新项目,排名却在200名开外,这显然是被严重低估的。波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一个Top 3项目的开发团队如何在短时间内白手起家,再造一个Top 10项目。

虽然eCash应该值多少钱是有争议的,但客观来说,我认为它比BCH或BSV更好,但目前它的价值远低于这两个项目。正如我前面讲的,这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的知名度不够。

我们希望能在今年夏天改善这一情况,也希望广大hodlers参与进来,毕竟这样做符合每个人的利益,因为发现这种估值错位正是在加密市场赚钱的最好方式。如果你有一个持续改进的、卓越的产品,而且开始重视营销了,难道会一直打折销售吗?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