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加持也枉然 禾赛科技科创板之旅匆匆结束

禾赛科技3年多亏了2.5亿,还卷入了专利官司,并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才递交招股书不到两个月,禾赛科技就申请撤回材料,潦草地结束了第一次IPO之旅。

3月11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终止对禾赛科技IPO审核。

招股书显示,禾赛科技与百度关系密切,百度既是其股东也是客户。报告期内禾赛科技营收大增,但仍处于亏损状态,3年多亏了2.5亿元。公司还卷入了专利官司中,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此外,在成本等多种因素影响下,半固态或固态激光雷达未来或许会更受市场青睐。激光市场市场的后期之秀们——Luminar、华为、速腾聚创等都采用了固态式激光雷达路线。这让做机械式激光雷达起家的禾赛科技面临重大挑战。

3年多亏2.5亿

禾赛科技目前的主营业务为研发、制造、销售高分辨率3D激光雷达以及激光气体传感器产品,其中,面向广义机器人应用的激光雷达为公司核心产品。

也由此,禾赛科技号称“激光雷达第一股”。

报告期内,公司激光雷达主要市场集中于无人驾驶领域,并逐渐向服务机器人领域拓展;公司激光气体传感器产品主要应用于气体检测领域,主要包括激光甲烷遥测仪和激光氧气传感器。

和大多数拟上市的科技公司一样,禾赛科技同样是尚未盈利的公司,且亏损还有扩大的趋势。

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显示,何塞科技的营收近年来持续扩大。公司2017年营收仅为1947.4万元,2018年便上升到1.33亿元,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为3.48亿元、2.53亿元;这一增长主要系得益于激光雷达产品销售额的增加。

不过,营业收入增加了,公司却还是没能实现盈利,亏损甚至还有扩大趋势。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禾赛科分别实现净利润-2427.23万元、1611.23万元、-14973.35万元、-9379.75万元。三年多共计亏损2.52亿元。

此外,公司目前还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截至2020年4月末,母公司(禾赛科技)累计未弥补亏损为-2.23亿元;截至2020年9月底,合并报表后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873.85万元。

公司表示,存在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是研发支出金额较高,且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部分客户的采购需求出现临时性放缓。

百度既是股东又是客户

招股书显示,禾赛科技与百度关系较为密切。

目前禾赛科技控股股东、实控人为孙恺、李一帆、向少卿,三人共同合计控制禾赛科技37.16%的股份。但根据公司设置特别表决权的相关议案,三名实控人共同合计控制的公司表决权比例为71.45%。

而在一众机构投资者中,还出现了百度的身影。

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百度旗下的百度中国以1.05亿元的价格认购公司437.67万元的新增注册资本,本次发行前持有7.88%的股份,为公司最大的机构持股方;第二大机构股东为外资控股的博世中国,持股7.65%。

百度不仅是禾赛科技股东,还是禾赛科技的客户。2019年全年。禾赛科技对百度的销售额为2327.88万元,在当期总销售收入比例的6.68%,成为其当年的第三大客户。

禾赛科技前五大客户变动很大,看起来并没有稳定的客户,这与市场情况相悖,对禾赛科技未来的发展也极为不利。

对此,禾赛科技解释称,是由于无人驾驶行业蓬勃发展,不断有新的客户涌现;客户自身对无人驾驶领域的投入规划与采购预算,在不同年度之间存在一定波动。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百度与禾赛科技的关系如此密切,但百度的Apollo(阿波罗)项目合作的却是另一家激光雷达制造商Velodyne。

理由是Velodyne的一款传感器探测距离远、分辨率高且视场宽广,可以满足自动驾驶车辆的高性能要求,毕竟高质量的3D激光雷达传感器是自动驾驶车辆准确感知周围环境的重要组件。

专利官司和解付出巨大代价

报告期内,公司还卷入了专利官司中,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8月,Velodyne分别在美国两地指控禾赛科技侵犯其在美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同年,禾赛科技在德国对Velodyne提起诉讼,指控后者侵犯其在德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2020年,禾赛科技在中国指控Velodyne侵犯其在中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

而对于上述专利纠纷,双方最终选择了和解。

2020年6月24日,禾赛科技与Velodyne签署和解协议。协议中,双方均否认对另一方的专利存在侵权行为,并约定在全球范围内交叉许可双方现有和未来的专利。

虽然是和解,但禾赛科技看起来更像是“输家”。因为禾赛科技需向Velodyne支付和解费用,包括专利补偿费用及许可使用费。

禾赛科技表示,“考虑到发起和应对国际诉讼的费用和机会成本,公司同意向Velodyne支付和解费用,包括一次性的专利许可补偿及后续按年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

非经常性损益表中,2019年公司“诉讼相关的专利许可补偿”为1.6亿元,此项可能就是禾赛科技支付给Velodyne的一次性专利许可补偿费。这也系公司当年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

另外,自2020年至2022年,禾赛科技每年还需支付固定金额的专利许可费。2020年前三季度,禾赛科技支付的这项费用就已达到1500.92万元,占公司销售费用的23.17%。

技术路线面临重大挑战

据了解,激光雷达主要分为机械式激光雷达、半固态式激光雷达以及固态式激光雷达。

机械式激光雷达可以对周围环境进行360度的水平视场扫描,拥有更高的分辨率和测距距离,而半固态和固态式激光雷达只能做到120度的水平视场扫描。

但机械式激光雷达的缺点也很明显,装车成本高昂、行车环境中的可靠性一般。因此,可靠性更高、体积小、成本更低的固态式激光雷达被认为是市场的未来趋势。

市场的后期之秀们——Luminar、华为、速腾聚创等都采用了固态式激光雷达路线。华为在2020年底发布了中长距激光雷达产品和解决方案,这款激光雷达拥有150米的探测距离,且具有96线程,但价格只要数百美元,远低于禾赛科技的机械式激光雷达产品的价格。

这无疑对机械式激光雷达造成极大冲击,禾赛科技的机械式激光雷达技术路线正面临重大挑战。

禾赛科技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其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也开展了对FMCW激光雷达和电子扫描方案的固态式激光雷的技术布局和积累,具有新技术方案激光雷达的产品开发能力。

暴增的存货和应收账款

报告期内,禾赛科技存货账面价值快速上升。

2017年,公司存货账面价值还仅为546万元,到2018年就变成了3392.78万,直接增加了6倍多。2019年同比再翻一倍至7024.33万元,到2020年已暴增至1.13亿元。

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59%、8.24%、5.65%及8.61%,金额及占比较高,且整体呈上升趋势。

禾赛科技的应收账款也急剧上升,2017年为373.37万元,到2020年上升为1.0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从20%左右飙升至44.58%,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整体呈增长趋势。

本文转载自深蓝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上一篇 2021-03-13 12:51
下一篇 2021-03-15 15:21

相关推荐

  • 亿邦国际今晚上市,总募资1.01亿美元,估值6.85亿美元

    天府财经获悉,亿邦国际今日宣布,假设承销商不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其首次公开发售19264337股A类普通股定价为每股5.23美元,总发行规模约为1.0075亿美元。该股将于美东时间6月26日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开始交易,交易代码为“EBON”。根据惯例的成交条件,此次发行预计将…

    2020-06-26
    1.7K
  • 重庆小康等3家IPO公司进入排队

    证监会披露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火炬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岱美汽车内饰件股份有限公司IPO

    2014-06-06
    1.9K
  • 鲜美来IPO:除了招股书披露的行政处罚,还有多次产品不合格记录

    作为新消费风口的细分赛道,预制菜近来备受资本追捧,前有味知香(605089.SH)上市14个交易日涨3.9倍,后有千味央厨(001215.SZ)挂牌2个月涨3.8倍。因此,近期递交招股书的鲜美来也备受关注。 但风口上的鲜美来却面临诸多问题,如产品单一,库存高企,受原材料涨价和下游…

    2021-12-21 资本
    2.5K
  • 关于科创板和币圈炒作逻辑 上海滩大佬杜月笙一语道破

    科创板开市,周一上线的25支股票全线大涨,最低的N新光也有84%的涨幅,而表现最好的N安集则在收盘后实现了400%的涨幅,日内最高浮盈520%。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整个A股发生了1%的回调,按照以往的经验,面对暴跌的大盘与跌停的个股,早就纷纷开始哀嚎了,不过由于当天科创板的表现过于…

    2019-07-24
    1.7K
  • 四川省首家科创板上市公司来了!先导股份IPO注册获批

    3月17日,上交所披露成都先导药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先导股份”)的科创板上市IPO获得通过。先导股份是四川省第一家登陆科创板的企业,也是继美迪西之后,全国第二家登陆科创板的CRO企业。 据悉,先导股份使用科创板上市的第一套标准和条件,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A股普…

    2020-03-18
    2.2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