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9月6日,创业板受理了恒勃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勃股份”)的IPO注册申请。

恒勃股份已是资本市场的老面孔,曾在新三板挂牌,挂牌期间一股未转,还因关联方占用资金问题被浙江证监局警示。

分开来看恒勃股份在新三板退市前后的财务数据,均呈连年增长态势,但连起来看却大有乾坤:2017年、2018年的营收原地踏步,2018年净利润骤降七成。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恒勃股份主营产品为内燃机进气系统及其配件,包括空气滤清器、通气管路等,主要面向传统燃油车市场。在节能减排与新能源车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公司主打产品销量随燃油汽车市场同步下滑。

尽管如此,公司选择逆势而为,本次IPO募资除了近一半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其余主要用于扩展传统产能。

01

新三板期间有“前科”

恒勃股份成立于2005年10月,经过15年的成长,2020年营收规模达到5.73亿元,净利润6474.05万元。

今年7月,公司被工信部评为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还曾获评浙江省2020年“隐形冠军”培育企业。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公司主营产品为内燃机进气系统及其配件,包括空气滤清器、通气管路等,是汽车、摩托车、通用机械的配套供应商。

覆盖的客户包括广汽集团(601238.SH)、吉利集团、奇瑞集团、比亚迪(002594.SZ)、长城汽车(601633.SH)、广汽菲克、东风日产、五羊本田、新大洲本田、大长江集团、春风动力(603129.SH)、建设雅马哈、厦门厦杏、本田动力、富世华等,主要为本土汽车和摩托车品牌。

有第三方报告显示,目前国内汽车滤清器高端市场主要由外资和合资企业占据。

花了10年时间,2015年11月,恒勃股份开始在股转系统基础层挂牌。到了2018年底,公司决定申请终止挂牌,2019年1月正式摘牌。

两年半之后,2021年9月6日,恒勃股份再次出现在资本市场视野,这一次是吹响向创业板冲锋的号角。

恒勃股份控股股东为周书忠,实控人周书忠、胡婉音和周恒跋。其中,周书忠和胡婉音系夫妻,周恒跋系周书忠和胡婉音之子。一家三口合计持有恒勃股份91.89%的股份。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恒勃股份在股转系统挂牌3年,周书忠不但一股未转,还曾被监管部门警示。

2016年11月22日,公司收到浙江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内容显示,2015年11月5日~2016年4月19日,公司资金被关联方浙江恒勃滤清器有限公司违规占用,累计被占用金额3385万元。这一事实发生后,恒勃股份未及时进行披露,直到2016年4月22日才公告。因此,浙江证监局对恒勃股份及董事长周书忠予以警示。

上述浙江恒勃滤清器有限公司(现名“恒勃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勃集团”)股东为周书忠、周恒跋父子,胡婉音出任监事。

值得一提的是,恒勃集团曾踩雷被称为“中国造车第一大忽悠”庞青年的青年汽车。

02

发家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为应对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全球各国都在大力推行新能源产业。根据我国《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到2025年新能源车年销量占比超过15%。

这对主要面向传统燃油车市场的恒勃股份显然不是个好消息。以电动车为例,其以电池和电机作为动力源,不存在进气系统和炭罐,所以电动车的发展对恒勃股份无疑将产生冲击。

恒勃股份直言,若未来纯电动车的发展速度超出公司预期,将会对燃油车市场造成一定冲击,公司将面临下游燃油车产销下滑导致产品需求减少的风险。

恒勃股份曾估算过乘用车空滤器的市场需求量,2018~2020年分别为2254.3万件、2034万件、1888.9万件,逐年下滑,2021年上半年只有881.8万件。

唇亡齿寒,2018~2020年公司的空滤器销量分别为185.61万件、167.52万件、150.58万件,2021上半年只有74.53万件,与整个市场同步下滑。

由于是同步下滑,公司乘用车空滤器市占率还算稳定。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当然,恒勃股份在守护自身的市场地位方面也很尽力,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率始终保持在5%以上,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明知传统燃油车市场下滑是大势所趋,恒勃股份却偏向虎山行。公司本次IPO拟募资5.28亿元,其中1.52亿元、7278.33万元分别用于台州、重庆两个传统项目的扩产,另有2.5亿元拿来补充流动资金,是最大头,占计划募资总额的47.33%。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似乎补充流动资金才是恒勃股份此次IPO的主要目的,其他募投项目只是陪衬。

03

2018年业绩蹊跷大降

恒勃股份在新三板只待到2019年1月,所以其此前的财务数据只能追溯到2018年中报。如今随着IPO招股书出炉,财务数据得以连贯,不过这也暴露出了问题。

招股书显示,恒勃股份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4.7亿元、4.95亿元、5.73亿元和2.9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52.24万元、3589.79万元、6474.05万元和4862.39万元。

不过回看新三板挂牌期间的数据,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3.15亿元、3.82亿元、4.7亿元和2.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21.11万元、3569.25万元、3181.49万元和2518.9万元。

分开来看公司在新三板摘牌前后两组数据,均呈连年增长态势,形势一片大好。但放在一起立马露出马脚:

其一,2017年、2018年的营收都是4.7亿元,原地踏步;

其二,光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就有2518.9万元,全年净利润却只有852.24万元,即下半年亏损了1666.66万元,导致全年净利润较2017年下滑73.21%。

这也是公司自打披露财务数据以来,唯一一次半年度业绩亏损。

2018年下半年,恒勃股份出了什么状况?

计提可能是状况之一。招股书提到,2018年,因北汽银翔和重庆幻速陷入债务危机,无力偿还其所欠公司的账款合计1724.89万元,公司对上述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但这显然不是主要原因,否则无法解释公司2018年净利润原地踏步。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北汽银翔和重庆幻速均在恒勃股份2018年应收账款前五之列,看来公司对应收账款的管理还有待提高。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其中北汽银翔的1039.92万元欠款,2年半过去了一分钱都没收回来。截至2021年6月底,恒勃股份应收账款前五中仍有北汽银翔,另外一家是名为Loui Motors Technology Corporation的美国加州企业,恒勃股份同样对其876.61万元欠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恒勃股份IPO一半募资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恒勃股份称,报告期各期末,除北汽银翔、重庆幻速与Loui Motors外,其余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大客户均为公司销售收入前五大客户,公司与该等客户长期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发生坏账的风险较小。

新三板三年未募到一分钱,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创业板,恒勃股份此次IPO计划能否成行?天府财经网将继续关注。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