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汇新材90后项梁掌舵后成本承压毛利下滑 实控人大甩卖套现6亿

A股90后董事长已经不少,大部分都来源于“子承父业”。洪汇新材(002802.SZ)董事长项梁就是其中之一。

近期,洪汇新材实控人项洪伟将洪汇新材16%股份转让给项梁,加速了他接手家业的进程,但是《眼镜财经》关注到,事件前后显露出多项疑点。

首先,转让价格仅为市场价八折,使得这次转让颇有“左手倒右手”的意味;

其次,还有另一家公司也受让了洪汇新材10%股份,但却是成立仅半年的小规模企业,是否有能力支付价款存疑;

第三,消息披露前洪汇新材股价突然涨停,异动背后是否泄露了内幕消息呢?

洪汇新材90后项梁掌舵后成本承压毛利下滑 实控人大甩卖套现6亿

不过,能确定的是,在这次股份转让之后,项梁对洪汇新材的“掌舵”力度进一步提升,而洪汇新材这艘船正经受着成本上涨、毛利下滑、竞争加剧等风浪的冲击,项梁独挑大梁之后,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

受让方成立仅半年,却享受优越条款

2021年12月27日晚间,洪汇新材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项洪伟通知,获悉其签署了两份《股份转让协议》。

第一份约定将其所持公司10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转让给再华科技,转让价格为20.42元/股,对应的转让总价款约为2.2亿元。

第二份约定将其所持公司17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项梁,转让价格也为20.42元/股,对应的转让总价款约为3.5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告发出的27日当天,洪汇新材的收盘价为24.95元,这次股权转让价格比市场价低了18%以上。项洪伟为什么要折价“甩卖”股份呢?

《眼镜财经》观察,这两份协议的转让对象都不同寻常。本次股权受让方之一项梁,是项洪伟的儿子。本次交易完成后,项梁与项洪伟互为一致行动人。既然是父子之间的交易,定价也就可以理解了,但这免不了有“左手倒右手”的嫌疑。

而另一受让方再华科技,也享受了与项梁一样的折扣。天眼查显示,再华科技成立于2021年6月,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且显示没有实缴资本,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董文强,主要从事新材料技术研发等业务。从公开资料上看,与洪汇新材及项洪伟等不存在关联关系。

这就有点让人想不通,再华新材这样一家成立仅仅半年的公司,凭什么可以在收购时获得优待,以及是否有实力掏出2.2亿元收购款。

不仅如此,这次交易条款确实对再华新材非常宽松。双方约定的付款周期较长,再华新材先期支付交易金额的20%;剩余80%股份转让价款,可以等股份转让完成过户登记后一年内付清;而且还提及,“如到期未能支付完毕、需要延长付款期限,则由双方另行协商”。

这样的条件,显得项洪伟对于这家没什么业绩或产出的新公司非常信任,甚至不在意对方能否付清价款一样,让人觉得倍加蹊跷。

另一件蹊跷的事情是,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签署之日为12月26日,但洪汇新材并没有在26日当晚披露这一重大信息,而是在27日晚间才披露。耐人寻味的是,在公告披露之前,27日早盘洪汇新材小幅高开不久,就被巨量封死涨停直至收盘。这不禁使人怀疑洪汇新材是否存在内幕消息泄露的情况。

洪汇新材业绩平平,项洪伟套现退出

追溯洪汇新材的历史来看,项洪伟无疑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项洪伟,进过树脂车间,当过生产主任,从基层起步,在2001年3月成立了洪汇新材,2016年登陆A股市场。公司主要从事特种氯乙烯共聚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用于油墨、涂料、塑料加工材料以及粘合剂等。

洪汇新材90后项梁掌舵后成本承压毛利下滑 实控人大甩卖套现6亿

相较于父亲出身于基层,项洪伟的儿子项梁的起点则高出许多。

据公开资料显示,项梁出生于1991年1月,高中毕业后的两年服兵役期满后,就读于美国Santa Monica College(圣莫尼卡学院)。2020年10月起接替项洪伟,担任洪汇新材董事长,是A股少有的90后董事长之一。

《眼镜财经》注意到,通过上述协议转让,项洪伟将套现5.72亿元。另外,发布于12月28日晚间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项洪伟于2020年5月14日至2021年5月26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减持约45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21%),累计套现约0.9亿元。至此,项洪伟累计套现约6.6亿元。

那么,通过实施股权转让与减持,项洪伟的退休之意就较为明显了,有意将洪汇新材控股权、经营权交给项梁。不过,项梁需要面对的挑战很多。

从近10年经营业绩看,洪汇新材表现较为平淡。2011年,洪汇新材实现营业收入3.18亿元,净利润0.52亿元,扣非净利润0.55亿元,基数均不高,历经9年发展,均没有翻倍。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为5.45亿元,净利润为0.92亿元,扣非净利润0.85亿元,尤其是扣非净利润9年累计增幅只有54.55%。

而在项梁掌舵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从财报来看,洪汇新材更是陷入了利润下滑的境地,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主营收入5.65亿元,同比上升51.29%;归母净利润5821.19万元,同比下降14.24%;毛利率为20.94%,较同期下滑9.19个百分点。这主要与成本承压有关,尤其上半年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带动了洪汇新材所需的氯乙烯等主要原料价格上涨,甚至达到近10年高位。

全球特种氯乙烯共聚物龙头企业多为老牌外资企业,洪汇新材在国内行业中有一定优势,但是近年来成熟品种(如二元产品)由于业内生产企业较多且近年产能扩张而竞争加剧,新品(如多元产品)主要销往海外,在疫情反复等因素影响下市场的不确定性增加。

项梁能否带领洪汇新材走出业绩瓶颈,摆脱利润受限的局面,《眼镜财经》将会持续观察。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