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鹏科技的IPO拦路虎:安全、环保风险叠加 内控管理或存缺陷

化工企业的安全生产责任重大,事故就像康鹏科技头上的魔咒。本次IPO康鹏科技的财务内控又出意外,康鹏科技能否保证各主体之间的独立性?

由于化工企业的生产特性,安全管理与污染防治一直是需关注的重点事项。然而,正在科创板IPO阶段的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却在安全、环保以及内控方面屡屡出现问题。

这已经是康鹏科技第二次闯关IPO,前次IPO时,上交所就对康鹏科技生产技术及安全管理等方面是否存在重大缺陷、由安全事故造成的公司业务停滞及业绩下滑情况,以及历史上关联公司重大环保违法案件发出问询,公司过会阶段被否。

本次再战IPO,康鹏科技调整募投项目,集中在锂电池领域,但从申报前的筹备情况来看,公司的整改与应对并不到位,不仅近一年在环保方面的违法行为难以禁绝,还再度在内控方面上发生“意外”,出现购买信托产品“踩雷”的情形。

康鹏科技的IPO拦路虎:安全、环保风险叠加 内控管理或存缺陷

事故频发,会否影响业绩?

招股书显示,康鹏科技主要从事精细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化工企业的安全生产责任重大,不巧的是,事故就像康鹏科技头上的魔咒。

据了解,2020年2月24日,子公司衢州康鹏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之后,衢州市应急管理局就“224”事故分别向衢州康鹏、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以及当班主操祝超出具《行政处罚告知书》,对衢州康鹏处以2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对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处以7.26万元(2019年年收入的30%)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当班主操祝超处以警告,并处于0.6万元的行政处罚。

同年4月22日,衢州康鹏再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当天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

安全事故甚至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康鹏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7亿元、6.29亿元、10.05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0.9亿元、1.34亿元。可以看到,公司在2020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这与衢州康鹏停工停产有很大关系。

接连两起安全事故,如何保证生产安全更为受关注,成为问询的重点。

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康鹏科技说明上述两起安全事故均发生在LiFSI精馏环节的原因、公司相关产线的设计和生产管理是否存在缺陷、相关事项的具体整改措施及运行情况等。

康鹏科技回复称,衢州康鹏“224事故”及“422事故”主要系疫情期间人工在2020年疫情复工初期操作不当所致,发生事故的环节均不属于核心生产环节,两起事故的原因较为独立且具有一定偶发性。事故发生后,采取相应措施整改。整改完成后,持续落实执行整改措施,并能正常稳定生产。康鹏科技还称,未来被除以责令停产处罚并进而影响经营业绩的可能性较小。

污染难治,可能转嫁责任?

康鹏科技所从事的精细化工行业作为化工产业链的中游(上游为提供有机、无机化工原料的基础化工行业,下游的医药、农药等应用行业),对资源综合利用、清洁生产工艺、绿色合成技术的要求较高,尤其是对精化过程产生大量的废气、废液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的问题突出。

眼镜财经》注意到,康鹏科技及其子公司多次因环保问题被处罚。

根据招股说明书,2021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向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排放不符合处理工艺要求的工业废水受到罚款21万元的行政处罚。

除上述问题,浙江华晶还因“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处罚。2021年12月,康鹏科技境外子公司API收到了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的通知,API存在危险废物容器标签不规范、废物储存超期等不规范行为。

在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康鹏科技说明浙江华晶受到环保处罚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后的整改措施及其有效性;API存在环保不规范的具体情形,与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达成和解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后续追加处罚的风险,并充分论证公司及各子公司环保内控制度是否健全,相关内控制度能否被有效执行。

事实上,康鹏科技及其子公司在环保问题屡屡出问题。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康鹏”)曾为康鹏科技实控企业,泰兴康鹏历史上曾因委托无资质方处置危险废物构成污染环境罪,泰兴康鹏法定代表人等因此获刑事判决处罚。

上一次IPO时,上交所还要求康鹏科技说明,是否应将泰兴康鹏重组并纳入公司体内。市场有分析指出,生产、交易往来甚密的两家关联公司如若实为一体,意味着其中一家所犯污染环境罪,或应被视为发行人本身存在相关情形。

康鹏科技方面解释双方存在的关联交易称,出于供货稳定性与保密性考虑,同时由于泰兴康鹏产品已形成成熟稳定的生产工艺或已通过客户验证,因此需将泰兴康鹏作为其外协厂商之一,为公司提供外协加工服务

不过,《眼镜财经》了解到,泰兴康鹏已于2020年初停止生产,目前已无实际经营业务,相关厂房均已拆除。因此,公司是否存在利用关联公司转嫁环保责任的问题,仍然值得深究。

内控存疑,如何保障独立性?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IPO前康鹏科技的财务内控又出意外。

据招股书披露,2021年7月,康鹏科技斥资5000万元投资“五矿信托——璟川汇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资金受让与福建科欣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应收账款债权,该等应收账款的初始债务人为阳光城集团下属项目公司。

2021年12月因该信托计划的初始债务人阳光城集团下属项目公司无法按时偿还款项,康鹏科技当年即确认了公允价值变动损失4848.75万元,截至2021年末该信托计划已到期。

此次投资让康鹏科技“损失惨重”。截至2022年2月,康鹏科技在该信托上仅收回78.75万元,占其本金的比例不到2%。

《眼镜财经》注意到,“踩雷”资管产品的上市公司的案例并不罕见。不过,像康鹏科技一样处于IPO审核状态的“踩雷”的企业却鲜有出现。

同时,康鹏科技投资信托理财产品时还存在“先购买后审议”的情况。

康鹏科技投资上述信托的时间点是2021年7月16日,但在投资发生前该事项仅经过了董事长杨建华、总经理袁云龙的批准。7月22日,康鹏科技召开第一届董事会2021年第二次临时会议,才对该投资计划事项予以确认。

这种“事后补票”行为,无疑再一次暴露了康鹏科技可能存在的内控制度问题。

另外,作为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杨建华所控制的其他公司,还与康鹏科技之间存在联系方式和地址几乎一致的情形。

工商资料显示,康鹏科技的联系方式、邮箱和注册地址分别为021-63639090、xiaopin.yang chemspec.com.cn、上海市普陀区祁连山南路2891弄200号1幢;而同受杨建华控制的其他公司——上海万溯众创空间管理有限公司上述信息同样为021-63639090、xiaopin.yang chemspec.com.cn和上海市普陀区祁连山南路2891弄200号3幢。

为何会出现上述情形?康鹏科技能否保证各主体之间的独立性?康鹏科技能否解决经营管理中暴露出的各项缺陷,《眼镜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眼镜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上一篇 2022-10-13 17:13
下一篇 2022-10-25

相关推荐

  • 湃肽生物终止IPO :奇葩格局!华熙生物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

    今年6月份,市场上还在等着A股迎来“美容肽第一股”,半年后,由多家上市企业加持的湃肽生物就收回了扣响A股大门的手。 就在12月27日,深交所公告显示,浙江湃肽生物有限公司已撤回其创业板上市申请。此举根据《深圳证券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二条,深交所决定终止对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 据悉,2023年12月22日,湃肽生物向本所提交了《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向交易所提交了《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撤销保荐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 这是一家拥有诸多光环的企业:客户团强大,其中包括了上市化妆品企业珀莱雅、华熙生物、丸美;赛道火热,时下备受关注的“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的原料药是湃肽生物的产品管线之一……但这也是一家颇具争议的企业:前5大客户中,有4个是自家股,以其中的华熙生物为例,除了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产能利用率偏低仍要募资新增生产线产能…… 湃肽生物的华润双鹤曾多次被毛利率持续下滑、产能利用率偏低 根据招股书,湃肽生物成立于2015年,主要从事多肽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目前,公司产品及服务主要包括多肽化妆品原料和多肽医药产品及相关服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湃肽生物是目前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多肽化妆品原料生产企业。 虽说市场份额最大,但从体量来看,湃肽生物年营收不过2亿多。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司营收分别为0.86亿元、1.43亿元、2.1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2亿元、0.39亿元、0.72亿元。2022年,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有所下降,其中营收增长率由66.28%下降至50.35%,归母净利润增长率由225%下降至84.62%。 从具体业务来看,报告期内,湃肽生物的多肽化妆品原料销售是公司的营收主力,2020…

    2023-12-28 大健康
    2.6K
  • 冲刺IPO的货拉拉为何连续被约谈?

    商业利益向左,司机权益向右,平台如何做好“端水大师”?

    2023-12-27 TMT
    4.6K
  •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时隔两年多,IPO前计划再进行一轮独角兽企业来说,目前仍然没有上市计划,确实相当罕见。 频频被传上市的背后,小红书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200亿美元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腾讯、私募市场从200亿美元降到了100亿-160亿美元之间,最多的时候,估值甚至直接腰斩。 而在今年,小红书的估值也还在这一范围内。今年9月,有市场消息称,红杉中国已在今年早前通过几笔交易入股小红书,这笔交易中给到小红书的估值仅为140亿美元,相较2021年11月的200亿直播带货。不同于以往声嘶力竭的套路,董洁、章小蕙直播带货如一股清流,成功出圈。2023年初,董洁以GMV7300万的带货成绩成为小红书直播带货的“一姐”,随后,被称为初代网红的章小蕙在小红书首播销售额也超过了5000万。10月15日,章小蕙在小红书直播销售额破亿。 确认了买手操盘手透露,因为消费购买意愿度下降、平台广告越来越多、新用户增速放缓三大原因,小红书的广告投放转化率正在面临走低的困境。此外,有品牌主减少在小红书的信息流广告投放,绕过平台直接与KOL、KOC直接合作,这也会进一步减少平台的广告收益。 不过当下的小红书还算过得不错,有媒体报道称,小红书今年或将实现约5亿美元的净利润,远高于今年年初公司自己预期的5000万美元的净利润。另外,还有媒体报道,小红书今年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 不过,仅凭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年的买手电商,小红书未来能否持续实现规模化盈利,这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毕竟在如今竞争更加严峻的电商市场,上有淘宝、京东等第一阵营的电商巨头发起价格战,中有拥有压倒性流量优势的

    2023-12-26 TMT
    5.0K
  • 13年IPO未“修得正果” 猪八戒上市比西天取经还难?

    2023年进入尾声,猪八戒融资,为上市开路。然而2015年A股一轮大牛市后,猪八戒取消了资本市场寒冬,对于尚未实现盈利的猪八戒而言,前方还有多少“劫难”犹未可知。 重庆互联网龙头企业,成立17年仍陷亏损 如果放在中国整个互联网江湖里,猪八戒可能还排不上号。但是在重庆,猪八戒却是当地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一个代表。 成立于2006年的猪八戒,从帮小微企业做商标设计赚钱,到成为发任务和接单的威客平台,逐渐发展中国最大的综合型定制化企业服务撮合交易。 如今,猪八戒的主营业务已涉及到知识产权、工商财税、企业法务、品牌设计、IT/软件、营销传播、科技服务等各类服务,业务极其繁杂,还被冠以“企服界的淘宝”之称。 招股书显示,企业雇主可以在猪八戒平台上采购超810种企业服务,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346万名,其中累计企业雇主数量达269万名,累计服务商数量达770万名。 而白银”的支持。虽然被誉为互联网的“不毛之地”,但是重庆当地政府对互联网企业支持却是给足了力度。 当年IDG资本就是受邀当地政府邀请考察市场后,成为猪八戒网A轮和B轮融资的投资方。2014年,重庆文投集团也参与到猪八戒网175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中。2015年,在猪八戒网披露的26亿元C轮融资中,其中10亿元投资就来自重庆两江新区所属的重庆两江产业集团。 此外,重庆市政府猪八戒网拉来不少业务,比如当地政府采购数字化试点平台,是委托猪八戒网搭建。 可见,当地政府对猪八戒寄予极高的期望。不过在政府鼎力支持下,猪八戒还是有些不争气,IPO一拖再拖,业绩也颇为惨淡。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猪八戒网营收分别是7.571亿元、7.678亿元、5.414亿元和2.52亿元,同期亏损2.686亿元、3.667亿元、2.3亿元和7824.8万元,三年半时间内累计亏损金额超过9亿元。 对于业绩持续亏损的原因。猪…

    2023-12-25
    2.8K
  • 升辉新材2023年遭遇业绩滑坡,一致行动人认定现“信披瑕疵”

    在收到首轮问询后,日前,升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辉新材”)对上交所首轮问询内容进行了回复。 升辉新材此前三年来营收规模节节攀升,但今年上半年却出现了营收、净利润水平双双下滑。而由于超七成收入来自于外销,升辉新材的盈利水平难言稳定。 招股书显示,控股股东升辉集团于2020年将所持的部分注册资本低价转让至江阴顺恒、江阴顺嘉以及赵茹珊,转让价格低于同一时间其他股东入股价。而同一时间入股的另外9名股东中,巴斯夫创业隶属于升辉新材大供应商巴斯夫集团的业务板块。由于采购量大,升辉新材对巴斯夫集团的采购价低于其他供应商。 《毛利率存在一定波动。2020-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升辉新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97%、16.51%、22.71%、22.21%。 一致行动关系现瑕疵 在问询回复中,升辉新材招股书的信息披露部分“瑕疵”有所暴露。 根据招股书,宋建新直接持有升辉新材26.47%的股份,通过升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86.42%有表决权的股份。其一致行动关系包括升辉集团其余股东(包文辉、包雁平、包雁飞、包华)、赵茹珊、江阴顺恒、江阴顺嘉。 招股书还显示,赵茹珊为宋建新配偶,直接持有升辉新材1.73%的股份。江阴顺嘉直接持有升辉新材2.31%的股份,其股东为宋建新之父包文辉、宋建新之母刘翠英、宋建新之侄女/外甥女包贝儿、包菲斐及包盈盈等5人,由宋建新之母刘翠英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升辉新材向员工实施了股权激励,并低价转让股权至宋建新亲属。 2020年11月,升辉集团将持有的部分注册资本分别转让给江阴顺恒、江阴顺嘉以及赵茹珊,转让金额分别为2310万元、1053.36万元以及786.91万元。转让价格为2.8元/元注册资本,低于同期其他股东入股价格8.54元/元注册资本。 针对入股价格差异较大,升辉新材解释称,向江阴顺嘉、赵茹珊转让股权系升…

    2023-11-28
    8.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