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利润罕见下滑,近九成机构离场,CMO还被同行小弟挖走?

4月12日,恒瑞医药(600276.SH)公告宣布首席医学官(CMO)兼副总经理邹建军离职。

天府财经网了解到,邹建军在恒瑞医药任职已经6年有余,在其任职期间,恒瑞医药将7款创新药、17个新适应症推向上市。此外,还有3个产品的NDA(PDL1、AR、DPP-4)在审评中,预计在2022年获批上市。

年报显示,邹建军2020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达到了210万元。有消息称,其将于近期加入君实生物(1877.HK)。

作为奔跑在创新药这个内卷赛道上的药企,君实生物不可谓不热门。今年1月,君实生物宣布进军新冠口服药,将在全球除中亚五国外的国家或地区开展研究、生产及商业化工作。

而另一边,恒瑞也宣布了新的CMO人选。据了解,新上任的王泉目前是恒瑞医药最年轻的高管。

人事变动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本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曾经备受资本宠爱的恒瑞医药而言,如今却被奋起直追的“后辈”挖走了核心研发人员,这或许不是一个好兆头。

恒瑞医药利润罕见下滑,近九成机构离场,CMO还被同行小弟挖走?

01

创新药赛道有多卷?

根据《财经大健康》报道,早在2020年,中国的医药高端人才身价已经超过了美国波士顿。有业内人士透露,中国CMO的年薪是500万起步,2000万元封顶,还不包括股份。

进入2021年,行业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整个创新药赛道的主题词变成了“内卷”。“大家开发的都是同一类药,与跨国药企已经上市的成功案例有着共同的靶点、相似的结构、同样的适应症、类似的剂型,以及差异不会太大的疗效和安全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创新药企只能砸钱拼命搞研发来突出自己的竞争实力,用业内的话形容就是,“抢PI(临床试验主要研究者),抢患者,抢CXO,CMO”。毕竟只有第一名,才符合资本对未来市场的想象。

在报道中,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一家创新药企投入的是肿瘤用药,一期临床就要花掉300万元至5000万元,二期上千万,三期则要大几千万乃至上亿元。

而数据也似乎证实了这一点,根据年报显示,恒瑞医药的工资薪酬情况从2018年的1.3亿飙升至31.4亿,其研发费用也从26.7亿暴涨至49.88亿,可见生物医药企业的“烧钱”程度。

但即使是这样,投入如此之大的恒瑞医药还是没能阻止竞争对手到公司挖人。换句话说,即使是曾经的资本宠儿,如果不能保持可持续的业绩增速,也会被资本“放弃”。毕竟,这个赛道从来不缺会讲故事的人。

02

恒瑞医药的“至暗时刻”

恒瑞医药的高管跳槽并非没有征兆。2021年来,恒瑞医药一直在经历“至暗时刻”,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股价的持续下滑。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去年一年,公司的股价可谓完美地演绎了“高开低走”的行情。自2021年1月开始,公司的股价陆续跌破90元、80元、70元、60元……

直至今年4月19日收盘,恒瑞医药的最新股价只有33.11元,总市值约为2175亿元,股价距离其最高位已经跌去近66%(前复权,下同)。

过去21年,恒瑞创造过160倍的辉煌,如今却被市场打了6.5折。在2020年股价高位的时候,一共有1536家机构持有,到去年三季度末,已经锐减至194家。

而另一边,是恒瑞医药增速的下滑。数据显示,去年前三季度,恒瑞医药的营收增速已经大幅收窄至4.05%,归母净利润更是罕见同比下滑1.21%。单看去年三季度业绩,公司的营收下滑了14.84%,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3.57%、4.87%。

而疫情之前的2011-2019年,公司的大部分年份利润增速处于20%-43%区间,唯有2013和2016年低于20%。如今,从已经披露的业绩数据可以看出,恒瑞面临巨大的增长压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恒瑞医药也正在经历集采大砍价、医保“地板价”的洗礼。天府财经网了解到,2021年恒瑞共有9个产品被纳入了医保目录,涉及到四款首次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其中有三款创新药,分别为海曲泊帕乙醇胺片、氟唑帕利胶囊、注射用甲苯磺酸瑞马唑仑。

由于相关药品都是近两年才上市,预计将对恒瑞短期业绩产生一定压力。对此,恒瑞医药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国家和地方带量采购造成公司部分仿制药销售下滑,但公司目前已上市十款创新药,公司会通过推进已获批上市的十款创新药放量,推进更多创新药上市带动业绩增长。”

03

创新药赛道想象力正在削弱

实际上,在创新药赛道中,并非只有恒瑞医药一家“失宠”。天府财经网注意到,去年11月,创新药龙头企业百济神州(688235.SH)也获批登陆科创板,实现“三地上市”。但百济神州在线上认购阶段就遭遇1.99亿元的弃购,12月7日上市首日即迎破发。

百济神州的破发,成为压垮整个生物医药行业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毕竟对于投资来说,如果是公司的业绩出了问题,或许还有挽救的可能,但如果是整个行业没有良好的增长前景,公司中长期的业绩基本盘也不会向好。

有一位长期从事创新药早期投资的投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明显感受到机构对创新药项目变得谨慎、投资频次也有所下降。“市场现在已经非常冷,大家对一切都不太确定,很像2020年初,会担心到底会不会发生经济危机、国际政策会怎么变。”

因此,目前市场对恒瑞医药的怀疑,本质是在考量整个行业是否拥有持续的想象力以及公司的研发能力能不能支撑起万亿市值的预期。

在挑战之下,恒瑞医药将战略转移到了海外。据了解,目前,公司已有24项临床研究在海外开展,III期国际多中心在研项目有7项,2021年,有5项研究获得美国FDA IND批件,包括4项肿瘤研究和1项非肿瘤研究。卡瑞利珠单抗、吡咯替尼、氟唑帕利、海曲泊帕等相关海外研究也正在推进。

并不只有恒瑞医药看到了机遇。除了恒瑞,百济神州、信达生物、传奇生物也都相继“出海”,此外,天境生物、锐格医药、三叶草生物等新兴药企也相继在海外布局。但是,目前的国际形势复杂多变,2022年,对于整个创新药企业来说,一切都还是未知。在此背景下,恒瑞医药能否通过“出海”实现换道提速?天府财经网将继续保持关注。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5)
上一篇 2022-04-18 20:08
下一篇 2022-04-20 03: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