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变身江老白,渝酒称雄川黔白酒争霸?

困扰三年的疫情,终于全面解封了。已习惯的捅核酸,没了,习惯的亮绿码,没了,习惯的酒卖不好怪疫情,没了。

这点,真的不得不佩服贵州!因为人家在解封前已进行了更大的布局,来面对川酒来势汹汹的挑战。

江小白变身江老白,渝酒称雄川黔白酒争霸?

11月29日,贵州白酒产业发展促进会成立,由茅台前任董事长李保芳任会长。

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2月7日,据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信息显示,华润酒业控股有限公司收购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股权案已获无条件批准。

江小白变身江老白,渝酒称雄川黔白酒争霸?

看来,莫怨渝酒朝中无人,大重庆还管着华润酒业呢!

说华润酒业是渝酒,理论上也算行得通?

贵州白酒宇宙第一,还需要促进?

众多白酒投资人士,不是在贵州,就是在前往贵州的路上。

这是行业对贵州白酒近两年来的高度褒奖,也是能让贵州白酒觉得自己是宇宙第一的底气。

可是,大潮退去,才会知道究竟是谁在裸游?

而从目前来看,自从2021年白酒“约谈风波”后,被称为宇宙第一神酒的酱酒,迅速降温,从一瓶难求,直接切换成了一瓶难卖,从满地黄金,立即转换成了满地垃圾。

因此,川酒和贵州白酒谁在裸泳,谁在卖弄玄虚是一目了然。

可能,这也是貌似宇宙第一神酒的贵州白酒,需要高质量促进的原因所在吧!

实际上,2017年以来,在“茅台热”引领的酱酒“渠道热”大态势下,酱酒早已忘了“品质为本”的初心,窜沙酒横行,偷运外地的酱酒,换成个茅台镇的壳子招摇过市的,比比皆是,什么替父卖酒、替爷卖酒的劣质酒,更是明目张胆搞忽悠,反正,以前,贵州酱酒总是笑话四川浓香酒造假成本低,直接用酒精兑水充好酒的无耻行为,现在的贵州酱酒恐怕也是与假川酒半斤八量了。

当然,对于贵州白酒名声的日渐低落,经销商和消费者的话语权可能有限,但他们会选择用脚投票。

从而导致酱酒趋冷,浓香回温,“清香热”正慢慢成为一种现象,就应该是渠道和消费者对低质量酱酒的无声抗议吧!

可见,贵州酱酒,已经真正到了停下来思考的时候了,因为如果继续任其野蛮发展,后果必然是自己把自己玩死,就别谈川黔争雄了,川酒坐着不动就能胜利。

江小白变身江老白,渝酒称雄川黔白酒争霸?

所以,成立贵州白酒产业促进会的意义,就在于此吧!

而由前茅台“铁面董事长”之称的李保芳来举旗,看来,贵州白酒是要动真格了!

但千万别又雷声大雨点小,现在的贵州白酒,已经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状态了。

川酒的不服气,用“默默”表达不甘

众所周知,2017以来的川酒,是憋屈的,是不怎么抬得起头的。

虽然这些年,川酒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历史,使其在产量上仍是老大,但比起贵州白酒,任何一个川酒人都是不愿意提起这尴尬的痛处的。

这痛处包括:什么川酒三瓶白酒有其二,却敌不过茅台一家的净利润,什么贵州酱酒是高贵的,有身份的人喝的,而川酒是普通大众喝的,价格低廉……

总之,这些年在茅台和贵州酱酒的强势面前,川酒正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好像自己真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似的,低头不语、满脸通红。

可是,历史就是这么奇怪,大狂之下必有大难,爬得高跌得惨的规律,谁都逃脱不了。

尤其是国庆节后的“禁酒令”,茅台被史无前例地怒斥为“高价酒”,说茅台“吃饭一千块,喝酒一万块”。

而且据称,十月份的盛会,喝的竟是五粮液。

这真的,幸福不要来得太早。

这样的大惊喜,让川酒一下又如打了鸡血,亢奋激动得不行。

尤其是五粮液,又开始计算起何时超越茅台的时间点了。

嘿嘿!可能正是川酒近段时间的高调,才是让贵州白酒有警觉吧,才高调成立贵州白酒产业促进会吧!

因为,川黔谁是王者,时间好像也并不站在贵州白酒这边了!

川酒能笑到最后吗?

渝酒硬闯,会是另一匹黑马?

重庆本属四川,渝酒本也属川酒。

因此,川酒甲天下,其实也包括在渝酒在内。

只是,当时川渝分家时,川酒的小心思,让渝酒没有分到川酒的一顶点精华。

唯一的江小白,也是陶石泉偷师学艺五粮液金六福品牌,才让他悟到了川酒营销的精髓,并于2012年“白酒深度调整”期间勇敢创立了新锐江小白品牌,2019年更是达到了巅峰,营收最高时达30亿左右。

但是2022年之前的江小白,从没承认自己是白酒,也没承认自己是饮料,陶石泉需要的就是这种是似而非的感觉,从而让年轻人能很自然地爱上江小白。

可2022年的江小白,貌似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不仅在“酒”上狠下功夫,还与“国家队”眉来眼去。

2020年10月28日,江小白酒业旗下酿造基地江记酒庄宣布获得来自江津区政府的10亿元战略投资。

江小白变身江老白,渝酒称雄川黔白酒争霸?

其中资金中6亿元用于扩容老酒储备,以及“自然风土酿造自然酒”的产品理念,携手“农场+酒厂”的现代酒庄产业集群再升级的声明,让行业仿佛看到了江小白不仅仅有20元左右表达瓶、40元左右梅见的诗与远方,江小白也蜕变成江老白的雄心也十分明显。

看来,“酒还是老的好”这一亘古不变的真理,谁也颠覆不了,包括曾经梦想革中国白酒命的江老白。

而除了江小白,渝酒还有谁能挑战川黔白酒的“先锋”?

有人说是重庆啤酒,还有人说是华润啤酒,因为华润啤酒收购金沙酒业的重磅炸弹,都岀自重庆市监局之口。

可惜,如果华润啤酒真的属于渝酒,那渝酒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

只是据渝酒专业人士之言,因为重庆市监局管辖着西南五省市和湖南、湖北,所以华润啤酒收购金沙,也是重庆市监局的职责。

这下,渝酒又是空欢喜一场,错被华润啤酒撞了一下腰。

但万事不好过早下结论,1997年前后的茅台,还不是连给川酒提鞋的资格都不配,酱香酒更是除了贵州,没有任何省份能接受,可如今的茅台和酱香酒,谁能想到会有今天?

这就如将变成江老白的江小白,谁敢断定,它这种与年轻人深度交流和“国家队”背书的品牌,一定不会成为第二个茅台?

谁敢断定,渝酒不是革川酒、贵州白酒“命”的超级“黑马”?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藏獒说酒,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12-10 16:58
下一篇 2022-12-12 09: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