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G按摩了谁

“从一个门外汉到年销售额15亿元的互联网家电企业的掌舵者,在竞争如此残酷的电商江湖里占有一席之地,刘杰只花了7年时间。”2015年,SKG创始人刘杰出现在广州新闻频道《爱上纪录片》节目中。

2007年这个时间节点对于刘杰来说,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岭。在这之前,中专毕业的他在重庆老家开过餐厅,经营过煤矿。

经历过在不同行业摸爬滚打的他,逐渐萌生出创立世界五百强品牌的野心,于是,从小家电到美容健康电器再到按摩仪,承载着梦想的SKG品牌最终成为了百亿按摩仪市场中的一员。

在这百亿蓝海里,刘杰玩转得风生水起。2022年上半年,未来穿戴热销的颈椎按摩仪的销售额,在天猫和京东平台的细分品类中均排名第一,腰部按摩仪销售额在天猫位居第一。

如今,已在广州打拼17年的刘杰,即将带领他的SKG品牌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继倍轻松之后冲击“网红按摩仪第二股”。12月8日,SKG母公司未来穿戴更新招股书,拟在深市创业板上市。

只不过,SKG冲刺上市的时间点有些许尴尬,年轻人养生风潮与按摩仪是智商税的观念对比愈加鲜明。

而上市前的三次大额分红远超当期净利润,同时净利润逐年下滑,手握现金大幅减少试图募资补流,加之按摩仪行业销售费用高企的通病,以及产品安全质量事故频发,未来穿戴的IPO之路充满了不确定因素。

SKG按摩了谁

空壳公司“占坑”

刘杰的梦想从“家电小王国”广州顺德开始。

2007年11月,刘杰、徐思英夫妇分别出资80万元、20万元在顺德创办佛山狮开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从事各式小家电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给它起了一个国际范儿名称——SKG,代表着Smart(智能)、Kind(亲和)、Global(全球化)。

最初三年,刘杰将SKG瞄准全球市场,但他根据海外用户习惯设计的产品却很难打开海外市场,留下大量库存,4000万元的创业资金也所剩无几。窘迫之下,刘杰将目光放回国内市场,由出口转内销。

彼时,伴随着国内电商平台的崛起,SKG产品在淘宝大卖,2011年-2013年连续三年拿下淘宝小家电类销量冠军的SKG,引起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注意。

2013年末,马云邀请刘杰去杭州见面,并提出投资意向,然而经过3个小时的谈话后,刘杰婉拒了马云,“当时我们考虑到公司的规模不是很大,放弃了他对我们的投资。”最终,马云只能签名赠言:刘杰(SKG),永不放弃!

创业十年之际,SKG再次迎来转型,刘杰做了减法,从互联网家电转型美容与健康电器,并砍掉大量品类,最后聚焦于按摩仪品类。

伴随着公司主营业务的变化,公司名称也几经变更。2010年5月,公司改名佛山艾诗凯奇电器有限公司;2015年6月,改名广东艾诗凯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5月,再次更名为未来穿戴(深圳)有限公司;一个月后,最终变更为未来穿戴技术有限公司。

尽管公司业务和名称变化多端,但实控权始终牢牢掌握在刘、徐夫妇手中。

上市前,实控人刘杰直接持股未来穿戴11.32%,并通过未来集团以及员工持股平台小鹅湖、小鹅芭蕾间接持股65.92%,合计持有77.23%股权;徐思英直接持股5.45%,通过未来集团间接持股10.39%,合计持股15.84%,夫妇二人合计控制公司93.07%的股份。未来集团、徐思英、小鹅湖、小鹅芭蕾为实际控制人刘杰的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94.5%。

此外,未来穿戴还由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孔珍持有4.5%股权,董事、内审负责人卢书平及其配偶卢艳梅各持股0.5%。

其中,孔珍的股权是刘杰作价900万元转让而来,受让资金则来自于刘杰本人提供的借款。截止目前,孔珍已还款365万元,剩余本金535万元及利息尚未归还,双方约定2024年9月底前归还完毕。

据披露,未来穿戴设有7家一级全资子公司、1家二级全资子公司和2家分公司。乐居财经《穿透IPO》发现,上述10家公司里有一半是空壳公司。

其中,子公司杭州未来成立于2021年7月8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尚未实缴;子公司广东倍科成立于2022年4月19日,注册资本500 万元,实缴10万元;子公司广州倍科成立于2021 年11月19日,注册资本10万元,实缴5万元;伦教分公司、深圳第一分公司均于2019年成立,上述5家公司尚未开展实际经营。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未来穿戴曾将1家全资子公司未来穿戴(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注销,这家成立不足一年的子公司,也是未开展实际经营的空壳公司。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IPO企业下设多家空壳公司并不正常,极大可能为关联交易埋下机会。曾有这样的案例,某上市公司通过关联交易的方式,将其大部分收入和利润转移至位于西部地区的空壳子公司,以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

除此之外,未来穿戴旗下还有1家参股公司未来美业(深圳)技术有限公司,于2022年4月21日入股,持股30%,目前尚未获得销售收入。

高分红与高薪“掏空”现金

报告期内,未来穿戴连续三年进行了现金分红,2020年-2022年上半年分别分红1.55亿元、1.6亿元和5000万元,合计3.65亿元,其中3.45亿元进入刘、徐夫妇二人的腰包。

而同期未来穿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3亿元、1.32亿元和4657.88万元,利润呈持续下滑态势,各期分红更是远超当期利润。

不仅如此,刘杰对于高管薪酬同样大方出手。2019年-2022年6月,未来穿戴董监高及其他核心人员的薪酬总额合计分别为442.73万元、1085.11万元、2403万元、1428.01万元,占比利润总额达1.75%、5.82%、15.45%和24.58%。

其中,2021年度,董事长刘杰拿到680.74万元薪酬,董事及副总经理吴文新、孔珍分别为590.4万元、352.29万元,董事卢书平薪酬319.58万元,董事薪酬合计1943.01万元。

同期,同行可比公司董事(不含独立董事)的人均薪酬平均值仅为171.8万元,而未来穿戴则高达485.75万元,是同行均值的2.83倍。 

高额分红后,未来穿戴手握现金大幅下降。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84亿元,较年初的6.24亿元下降了70.51%。

如今,未来穿戴筹划上市,将手伸向了二级市场。此次公开发行股票,未来穿戴拟募资16亿元,其中14亿元用于未来健康数字化工厂建设、智能穿戴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及数字医疗平台开发建设等5个项目,另外2亿元则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同时未来健康数字化工厂建设项目中有1.11亿元为铺底流动资金。

砸钱绑定王一博

未来穿戴的定位,是一家专注为个人与家庭提供SKG品牌智能可穿戴健康产品和便携式健康产品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颈椎/腰部/眼部按摩仪、筋膜枪、健康手表等。

在年轻人一边拼命熬夜、一边努力养生的“朋克养生”浪潮下,按摩仪在养生界渐成气候,催生了不少网红按摩仪品牌,除了SKG,市面上常见的还有倍轻松、象术、倍益康,允宝等。

为提高品牌知名度和市场竞争力,这些网红按摩仪品牌在营销方面从不吝啬,甚至不惜斥巨资豪请一线明星前来代言。例如,倍轻松不仅请来肖战做全球代言人,还曾在《向往的生活》《令人心动的offer》《我是歌手》等热门综艺植入广告。

未来穿戴同样如此,先后签下了杨洋、王一博作为代言人,并与综艺合作,赞助《这就是街舞》《乘风破浪的姐姐》,同时在小红书、抖音等新媒体平台以及线下梯媒、机场等投放大量广告。

花式营销之下,未来穿戴的广告费用飞涨。2019年-2022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02亿元、2.1亿元、2.15亿元和7209.64万元,占比营收分别达12.93%、21.21%、20.24%和16.6%。

尤其是从与王一博签约的2020年开始,未来穿戴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费直接从2019年的5583.35万元飙升至2020年-2021年的1.66亿元、1.61亿元。其中,投向新媒体、明星代言、线下、影视剧及综艺的费用在这两年分别为1.48亿元、1.5亿元。

此次IPO,未来穿戴仍将砸进1.82亿元用于营销推广,具体为终端体验互动平台与品牌建设项目。

砸钱营销为未来穿戴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9亿元、9.87亿元、10.57亿元和4.32亿元。

在未来穿戴主营业务构成中,以经销模式下的颈椎、眼部、腰部按摩仪等可穿戴健康产品为主,该类产品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6.78%、91.84%、84.05%和85.96%。

而主销的可穿戴健康产品近些年来毛利率不断下跌,各期毛利率分别为62.80%、60.83%、55.08%及53.11%,导致未来穿戴主营业务毛利率出现波动,各期分别为55.81%、58.31%、52.38%及51.32%,且低于直接竞争对手倍轻松0.2-5.18个百分点。

过高的销售费用以及大幅波动的毛利率,构成未来穿戴近些年来持续增收不增利的硬伤。2019年-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1.43亿元、1.32亿元,逐年下滑。同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加权平均资产收益率大幅下滑,报告期内分别为169.16%、57.91%、36.91%。

专利诉讼、产品投诉风波频起

相比巨额的销售费用,定位于高新技术企业的未来穿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却并不如营销尽心。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275.49万元、4714.06万元、7472.59万元和4518.4万元,占比营收分别为2.87%、4.76%、7.05%和10.4%。

截至2022年6月末,未来穿戴研发人员共计169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4.46%,其中核心技术人员有3位,为刘杰、吴文新及余林蔚,而吴文新和余林蔚均在2020年才入职未来穿戴。

此外,在研发成果衡量标准之一的专利方面,截至2022年9月30日,未来穿戴及控股子公司共持有1480项专利,其中仅有60项为发明专利,此外还有实用新型专利1075项、外观设计专利302项以及境外专利43项。

而围绕专利问题,未来穿戴存在多起重大诉讼。未来穿戴作为被告,曾被绿十草(北京)生物科技、腾飞科技分别以侵害发明专利权、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诉至法庭,两起案件涉案金额合计超2000万元。同时,未来穿戴作为原告,也存在4项起诉其他公司侵害专利权等事项。

频发的专利诉讼案件,也从侧面折射出当前按摩仪市场技术门槛不高、产品同质化等现象,而未来穿戴同样未建起自己的产品护城河。

不仅如此,未来穿戴还面临着产品质量的问题,为其带来最高收益的颈椎按摩仪,屡次遭消费者投诉。

2021年10月,有消费者在淘宝苏宁易购旗舰店购买SKG颈部按摩仪,在签收当日使用了该产品,导致颈部严重烧伤、出血;2022年2月,SKG颈部按摩仪产品再次被曝烫伤事件,据消费者反映,品牌方客服告知产品三档就会导致轻烫伤。

不仅如此,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按摩仪漏电问题、有电击刺痛感、按摩效果短时间内严重下降以及充不上电等质量问题同样不在少数。

产品质量风波之下,以及真正能为病理性问题带来治疗效果的线下医院的存在,让未来穿戴陷入“按摩仪是智商税”的舆论危机。

本文转载自乐居财经 李姗姗,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12-16 11:04
下一篇 2022-12-16 11:20

相关推荐

  • “豪门之子”湖南裕能的无奈:95%营收依赖股东,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

    2021年,A股锂电题材从年初火到了年尾,在有“锂”就涨的背景下,主营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的湖南裕能IPO引发高度关注。 湖南裕能的IPO不但正值市场风口期,而且成为其股东湘潭电化(002125.SZ)三季度大涨的重要题材。而湖南裕能的其他股东还包括宁德时代(300750.SZ)、…

    2022-01-10
    8.1K
  • 员工多次跳楼,负债率81%,扣非净利为0,富士康要靠特批成最牛IPO?

    我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招股说明书也特别提到,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按照上述办法规定,富士康应向国务院申请批准。

    2018-02-11
    3.0K
  • 传蚂蚁集团IPO审批或因监管部门调查遇阻 公司回应……

    据路透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蚂蚁集团规模350亿美元上市计划的审批或因中国证券监管机构的一项调查而推迟。 路透称,中国证监会正在调查涉及蚂蚁集团支付宝的潜在利益冲突。目前,支付宝的散户投资者可以购买投资于蚂蚁集团发行的五只基金。 在蚂蚁自己的支付和生活方式平台上,新销售的五…

    2020-10-13
    8.8K
  • 石油行业“巨无霸”计划2018年IPO 体量相当于4个阿里巴巴

    此前,全球最大IPO的纪录由阿里巴巴保持。2014年9月,阿里巴巴启动IPO,因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即“绿鞋机制”),令该公司此次上市规模扩大15%,至250亿美元,超过了之前纪录保持者中国农业银行(ABC)。

    2016-09-26
    2.0K
  • 聚焦A股创业板:再度下跌为哪般?

    从监管层对市场融资结构调控看,当前IPO已明显提速,11月IPO数量已创一年半新高。同时,从新华社发文“A股平静面对IPO扩容”看,我们预计,明年IPO进一步提速以解决600余家IPO“堰塞湖”是大概率事件。同时,为了避免IPO提速对市场资金面影响,预计定增等场内再融资或进一步收紧。

    2016-12-12
    1.8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