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接班人分食IPO,77岁高龄董事长成“端水大师”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在郑友直一家身上应验了。

作为橡胶履带企业金利隆的创始人,郑友直的学历并不高,初中毕业十多年后开始在临海烧碱厂打工,当一名普通工人,随后辗转至临海橡胶厂当供销科长长达12年。

在橡胶厂工作的经历让郑友直萌生了创业的想法,1994年开始先后创办了金利隆鞋业和东方制鞋两家生产胶鞋的公司,2003年二次创业成立了金利隆。

郑友直的两次创业,让同样学历不高的两个儿子拿到了“铁饭碗”。

其中,中专学历的郑刚在1990年-1995年还是个体工商户负责人,1996年开始在父亲郑友直的东方制鞋担任总经理,目前担任金利隆董事、总经理;初中毕业的二儿子郑强,则从18岁开始便担任东方制鞋营销负责人,目前担任金利隆董事、副总经理及销售总监。

2020年,一直由郑友直、章水娟夫妇二人共同持股的金利隆,在不到四个月时间内一口气完成公司的减资、增资、股权赠与及股份制变更等一系列操作,并将兄弟二人拉进金利隆股东行列。

股权腾挪过后,金利隆开始谋求上市,于2021年初开启上市辅导,拟冲刺深市创业板,并于近日更新招股书,中泰证券为其独家保荐人。

此次上市,金利隆拟募集资金4.98亿元,用于年产30万条橡胶履带建设项目2.7亿元,研发中心建设项目3090.13万元,营销及服务网络建设项目4730.56万元,补充流动资金1.5亿元。

而在上市辅导前,金利隆突击分红3亿元,远超报告期内三年半的净利润之和;利润受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大,出现毛利率波动、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应收账款快速走高,高产销率与高库存率的数据矛盾等,都是金利隆身上不容忽视的问题。

近半数员工未缴纳医保

金利隆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从股权结构上来看,郑友直、章水娟夫妇通过江西鑫鑫间接持有金利隆35%的股份,二人还分别直接持股29.68%、3.49%,此外,郑友直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聚利隆间接控制金利隆2%的股份,郑友直之子郑刚、郑强分别直接持股12.5%和12.53%。

郑友直、章水娟、郑刚、郑强一家四口可实际支配金利隆股份表决权的比例为95.2%,为金利隆共同实际控制人。剩下4.8%的股权由郑友直弟弟之女的配偶刘志持有。

实际上,在金利隆自2003年成立之后的17年里,均由郑、章夫妇共同持股,直到2020年下半年,二人在不到四个月时间内一口气完成公司的减资、增资、股权赠与及股份制变更等一系列操作。

2020年9月,郑友直、章水娟分别减资8930万元和570万元,金利隆的注册资本由1亿元减少至500万元。

同年11月,江西鑫鑫以1元/注册资本认缴新增出资3500万元;郑友直、章水娟均以2元/注册资本分别认缴出资5000.8万元、319.2万元;同时,郑友直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无偿赠与其子郑刚、郑强;刘志、聚利隆则以4元/注册资本分别增资480万元和200万元,增资完成后,金利隆的注册资本增加至原来的1亿元。紧接着,12月底,金利隆以净资产折股方式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乐居财经《穿透IPO》注意到,作为金利隆创始人的郑友直目前已77岁高龄,妻子章水娟76岁,此番股权变动的用意或正是将接班人郑刚、郑强拉入其中。

77岁的郑友直,可谓是“端水大师”。他对郑刚、郑强分别无偿赠与1250万股、1253万股,弟弟郑强比哥哥郑刚多了3万股,持股比例为12.53%;与此同时,哥哥郑刚出任公司总经理,弟弟郑强出任副总经理。大儿子掌权,二儿子得利,也算公允。

完成股权腾挪的当年,金利隆进行大额现金分红3亿元,而报告期内(2019-2021年及2022上半年)三年半的净利润之和才仅有2.27亿元,按股权比例来看,郑友直家族分得2.86亿元。

而大手笔分红的同时,金利隆却对手下员工十分吝啬,有近半数员工未缴纳医保。

据披露,截至2022年6月末,金利隆共有员工713人,其中341人未缴纳医疗保险,238人未缴纳养老保险,64人未缴纳失业保险,157人未缴纳住房公积金。

对此,金利隆解释称,公司大多数员工已在县城、村镇有自有住房或因短期内无购房意愿/能力,更看重当期实际收入,个人承担的社会保险费用与住房公积金将降低个人当期实际收入,故缴纳意愿较低。同时,部分农村户籍员工已在户口所在地缴纳城乡居民基本医疗/养老保险,对于该部分员工,公司单独为其购买了工伤保险。但截至2022年6月末,金利隆仍有49人未缴纳工伤保险。

而因缴纳工伤保险不规范,金利隆曾背上官司。2021年10月,金利隆一名员工因交通事故去世,并被认定为工亡,此前,该员工因个人债权债务原因以其堂弟名义在金利隆办理入职手续,金利隆按照其提供的入职资料缴纳了工伤保险。

上高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以该员工本人未在上高县参加工伤保险,不符合工伤保险待遇偿付规定为由,未对该员工工伤保险待遇作出赔付。随后,金利隆以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事实上的工伤保险关系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而这一诉讼被法院驳回。

成本上涨、增收不增利

金利隆是一家专注于从事橡胶履带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工程履带、农机履带、特殊橡胶履带、橡胶履带块等。

经营业绩方面,2019年-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87亿元、7.02亿元、7.66亿元和4.5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4.17%,其中2020年和2021年营收增速分别为19.59%和9.12%。

营业收入逐年上升,但净利润却出现波动,报告期内分别为4731.9万元、7301.45万元、5962.22万元和4737.25万元,2021年较2020年净利润下滑32.79%,出现增收不增利,这主要是营业成本大幅增长所致。

2019年-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营业成本分别为4.78亿元、5.43亿元、6.48亿元和3.67亿元。其中,2021年的营业成本增速为19.34%,是营业收入增速的一倍有余。

据招股书,金利隆营业成本的主要构成为直接材料,在营业成本中的占比超八成,而主要原材料包括芯金、橡胶、炭黑和钢丝,这四大原材料的价格均在2021年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上涨幅度分别达21.3%、17.67%、55.52%和6.78%。

两个接班人分食IPO,77岁高龄董事长成“端水大师”

成本上涨的同时,作为主销产品的工程履带的销售均价却在下滑。2019年-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工程履带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60.67%、57.07%、59.44%和69.71%,销售均价分别为1691.43元/条、1615.43元/条、1575.79元/条和1811.48元/条,在2020年、2021年分别出现4.49%、2.45%的降价幅度。

这导致金利隆的毛利出现波动,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分别为1.1亿元、1.6亿元、1.18亿元和8906.87万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72%、22.74%、15.41%和19.56%。其中,毛利在2021年下降了26.25%,毛利率下降了7.33个百分点,最终使得当年净利润也出现下滑。

乐居财经《穿透IPO》注意到,金利隆前五大供应商中,有多家为公司的关联方。其中,2022年上半年的第五大供应商江西赛力特由公司控股股东江西鑫鑫持股87.14%,当期向其采购芯金2016.95万元,占比6.73%。

此外,2019年-2020年,金利隆向郑友直曾经参股的江西银利隆采购芯金分别3508.35万元、5436.04万元,占比分别为8.69%、10.42%,分别为同期第三、第四大供应商。

金利隆表示,公司按照市场价格与江西银利隆、江西赛力特进行采购,交易定价具有公允性,但具体交易价格金利隆并未充分披露。

招股书显示,金利隆为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019年-2021年,金利隆研发投入分别为2398.19万元、2652.05万元和2427.28万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08%、3.78%和3.17%,超同行可比公司元创股份分别3.25、3.01、2.71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金利隆共获取专利23项,其中发明专利有6项、外观设计专利1项以及实用新型专利16项。从申请时间来看,有14项是在2020年申请,1项在2021年申请,还有3项是在2022年申请,存在上市前突击申请专利的情况。

高产销率与高库存率矛盾

2019年-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橡胶履带的产销率分别为99.2%、99.57%、96.52%和96.75%,橡胶块的产销率分别为81.82%、94.02%、103.91%和97.76%,均保持高产销率。

但与此同时,金利隆的存货也在逐年上涨。期内分别为6700.15万元、1.37亿元、1.46亿元和1.4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达20.46%、31.6%、36.15%、29.72%。

金利隆的存货主要是库存商品和原材料,其中,库存商品分别为4563.21万元、4305.43万元、6617.87万元和7882.47万元,占存货的比例分别为67.17%、31.33%、44.92%和55.2%,自2020年以来,整体呈上升趋势,存在高产销率与高库存率的矛盾。

两个接班人分食IPO,77岁高龄董事长成“端水大师”

从金利隆的销售区域来看,其外销收入占据半壁江山,期内外销收入占比分别达55.75%、52.12%、52.03%和59.4%,均超五成。

据披露,金利隆的前五大客户也均为外企或国内企业转销出口。2019年-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2.09亿元、2.44亿元、2.65亿元和1.8亿元,占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5.62%、34.72%、34.62%和39.52%。

不过,面对国外大客户,金利隆难以掌握话语权,面临账款难收回的烦恼。2019年-2021年,金利隆来自当期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分别为5277.17万元、5677.96万元、8074.58万元,占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的比例分别达到25.25%、23.31%和30.49%。

不仅如此,金利隆的应收账款也在逐年堆高并快速攀升。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亿元、1.12亿元、1.47亿元和1.78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达30.67%、25.58%、36.23%和37.3%。其中,2020年-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12%、31.25%,2022年上半年较上年年末增长了21.09%。

从账龄来看,2022年上半年,金利隆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为1.76亿元,1-2年的应收账款为10.1万元,坏账准备879.63万元,坏账计提比例约为5%。

本文转载自乐居财经 李姗姗,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3-01-12 08:30
下一篇 2023-01-16 10: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