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时隔两年多,小红书又一次传出了上市消息:或最快将于2024年下半年赴港上市。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一位接近小红书的投资人表示,小红书在启动IPO前计划再进行一轮融资,“基本上也就是crossover轮,顺利的话将于明年上半年全部close”。

对此,小红书在25日上午便第一时间否认这一消息,称目前暂无上市计划。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这样一家成立已有10年,估值千亿人民币的独角兽企业来说,目前仍然没有上市计划,确实相当罕见。

频频被传上市的背后,小红书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200亿美元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有点等不及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小红书首次传出上市传闻,2021年小红书也曾两度传出上市消息,不过都被小红书分别以“不予置评”“暂无明确IPO计划”给一一否认了。

据天眼查显示,小红书已经获得6轮融资,累计融资超9亿美元,投资方不仅包括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淡马锡等明星资本,还有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

其中,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21年11月,小红书获得了来自阿里、腾讯等投资方共5亿美元的融资。融资完成后,小红书的估值也达到了200亿美元。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作为一家成立10年之久,估值千亿的独角兽企业,小红书到现在都没有上市,相当罕见。

据张通社整理的一份上海独角兽企业榜单中,小红书以1000亿人民币的估值高居榜首,远超第二、第三名的得物、米哈游。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值得注意的是,小红书创始人瞿芳曾在2018年对媒体透露,有可能会在未来2-3年内完成IPO。也就是至少会在2021年年底前上市。但现在,5年过去了,小红书不仅没有上市,还继续表示没有上市计划。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小红书屡屡否认上市,有的投资人坐不住了。因为在一次又一次否认的过程中,小红书估值大跌。

英国《金融时报》2022年11月的一篇报道指出,小红书的估值已在私募市场从200亿美元降到了100亿-160亿美元之间,最多的时候,估值甚至直接腰斩。

而在今年,小红书的估值也还在这一范围内。今年9月,有市场消息称,红杉中国已在今年早前通过几笔交易入股小红书,这笔交易中给到小红书的估值仅为140亿美元,相较2021年11月的200亿美股估值,缩水了30%。这意味着,小红书早期的投资者存在亏损的可能。

另有媒体通过知情人士了解到,红杉中国是通过购买老股的方式入股小红书,也就是说,部分小红书的老股东,已经开始急于变现。

一般来说,人民币基金多采用“5+2”的存续期,即5年投资期、2年退出期,必要时需管委会同意才可适当延长。从小红书的融资历程来看,即便是在2018年6月D轮融资进场的机构,如今也已经到“退出”、“收割”期。

而小红书至今却仍然表示:没有上市计划。这能不让投资人着急吗?

坐拥千亿流量,却苦于变现

另一边,其实小红书也还是挺着急的。

前面提到了小红书最近两年来在私募市场估值大跌,而背后对应的现实问题,是小红书的商业化困境。

作为内容社区,小红书近年来发展迅猛。2022年,小红书DAU突破1亿、MAU破2.6亿,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从(2018年)26.49分钟上升至(2022年)55.31分钟。而坐拥庞大的用户群和流量,小红书却“种草容易,拔草难”,商业化始终没有太大进展。据雷锋网此前报道,2022年小红书用户规模翻了一倍,但商业化营收却只增长了20%。

这和创始人毛文超一直在内容社区与商业化之间摇摆不定脱不开关系。业内人士认为,社区内容一直是小红书的“重点”,但也是限制其商业化的根源之一。尽管小红书也意识到商业化的必要性,但担心过度商业化会破坏用户体验和社区氛围,所以在变现路径上始终保持谨慎态度。

但在今年,一直“佛系”的小红书突然变得高调和激进起来。

首先是颠覆行业套路的明星直播带货。不同于以往声嘶力竭的套路,董洁、章小蕙直播带货如一股清流,成功出圈。2023年初,董洁以GMV7300万的带货成绩成为小红书直播带货的“一姐”,随后,被称为初代网红的章小蕙在小红书首播销售额也超过了5000万。10月15日,章小蕙在小红书直播销售额破亿。

确认了买手电商的主战略后,2023年9月4日、9月15日,小红书相继宣布关闭旗下自营电商平台“小绿洲”和“福利社”,其目的就是:集中资源和力量,服务更多买手、主理人、商家和品牌在电商的发展。

其中,福利社还是小红书进入电商领域的起点,从2014年正式上线,第一年小红书电商GMV就突破了3亿元。到了2016年第二季度,小红书在自营跨境电商市场份额为16.3%,位列第三,和排第一名的网易考拉,相差不到1%。自家亲儿子,9年多心血经营的自营电商,说砍就砍,这也展现出小红书对发展买手电商的决心。

此外,小红书今年虽然在电商业务上虽然有较大进展,目前整个电商大盘的交易量基本稳定了,进入了你多我少的零和博弈时代。小红书要想扩大份额,就需要耗费更多的子弹。

能否持续实现规模化盈利?

此外,激进的商业化战略也要求小红书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予以支持。但从小红书砍掉“小绿洲”“福利社”才能集中资源支撑买手电商就可侧面看出,小红书的现金流状况并不允许它可以像头部电商那样疯狂砸钱推广。

虽然目前小红书在过去两年里经历了估值缩水,但还拥有高达140亿美元的估值。但实际上,纵观小红书此前的6轮融资,其实融资金额并不算多,累计融资金额超过9亿美元。而在最后一次融资后,小红书已经两年没有新的融资进入了。

在业务上,业务模式单一的小红书一直靠着广告收入活着。据公开数据,2022年小红书营收约300亿元,其中80%为广告收入,20%为电商营收。电商业务贡献的营收不多,带来的亏损却不少,小红书的电商业务自上线以来便一直亏损。

而如今,小红书广告变现可能也面临天花板。据华创证券研报,互联网广告行业增速预计收缩至6.1%,为过去五年最低增速。“这意味着,市场将进入更为理性的阶段,难以实现直接交易转化的平台将更加艰难。”业内人士如是说。

另据《最话TALK》报道,一位品牌操盘手透露,因为消费购买意愿度下降、平台广告越来越多、新用户增速放缓三大原因,小红书的广告投放转化率正在面临走低的困境。此外,有品牌主减少在小红书的信息流广告投放,绕过平台直接与KOL、KOC直接合作,这也会进一步减少平台的广告收益。

不过当下的小红书还算过得不错,有媒体报道称,小红书今年或将实现约5亿美元的净利润,远高于今年年初公司自己预期的5000万美元的净利润。另外,还有媒体报道,小红书今年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

不过,仅凭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年的买手电商,小红书未来能否持续实现规模化盈利,这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毕竟在如今竞争更加严峻的电商市场,上有淘宝、拼多多京东等第一阵营的电商巨头发起价格战,中有拥有压倒性流量优势的抖音、快手电商蚕食市场份额,位居第三阵营的小红书,想要在这种环境中脱颖而出,或许还任重道远。

来源:深蓝财经

本文转载自深蓝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
上一篇 2023-12-26
下一篇 2023-12-27

相关推荐

  • 湃肽生物终止IPO :奇葩格局!华熙生物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

    今年6月份,市场上还在等着A股迎来“美容肽第一股”,半年后,由多家上市企业加持的湃肽生物就收回了扣响A股大门的手。 就在12月27日,深交所公告显示,浙江湃肽生物有限公司已撤回其创业板上市申请。此举根据《深圳证券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二条,深交所决定终止对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 据悉,2023年12月22日,湃肽生物向本所提交了《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向交易所提交了《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撤销保荐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 这是一家拥有诸多光环的企业:客户团强大,其中包括了上市化妆品企业珀莱雅、华熙生物、丸美;赛道火热,时下备受关注的“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的原料药是湃肽生物的产品管线之一……但这也是一家颇具争议的企业:前5大客户中,有4个是自家股,以其中的华熙生物为例,除了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产能利用率偏低仍要募资新增生产线产能…… 湃肽生物的华润双鹤曾多次被毛利率持续下滑、产能利用率偏低 根据招股书,湃肽生物成立于2015年,主要从事多肽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目前,公司产品及服务主要包括多肽化妆品原料和多肽医药产品及相关服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湃肽生物是目前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多肽化妆品原料生产企业。 虽说市场份额最大,但从体量来看,湃肽生物年营收不过2亿多。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司营收分别为0.86亿元、1.43亿元、2.1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2亿元、0.39亿元、0.72亿元。2022年,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有所下降,其中营收增长率由66.28%下降至50.35%,归母净利润增长率由225%下降至84.62%。 从具体业务来看,报告期内,湃肽生物的多肽化妆品原料销售是公司的营收主力,2020…

    2023-12-28 大健康
    2.7K
  • 冲刺IPO的货拉拉为何连续被约谈?

    商业利益向左,司机权益向右,平台如何做好“端水大师”?

    2023-12-27 TMT
    4.8K
  • 13年IPO未“修得正果” 猪八戒上市比西天取经还难?

    2023年进入尾声,猪八戒融资,为上市开路。然而2015年A股一轮大牛市后,猪八戒取消了资本市场寒冬,对于尚未实现盈利的猪八戒而言,前方还有多少“劫难”犹未可知。 重庆互联网龙头企业,成立17年仍陷亏损 如果放在中国整个互联网江湖里,猪八戒可能还排不上号。但是在重庆,猪八戒却是当地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一个代表。 成立于2006年的猪八戒,从帮小微企业做商标设计赚钱,到成为发任务和接单的威客平台,逐渐发展中国最大的综合型定制化企业服务撮合交易。 如今,猪八戒的主营业务已涉及到知识产权、工商财税、企业法务、品牌设计、IT/软件、营销传播、科技服务等各类服务,业务极其繁杂,还被冠以“企服界的淘宝”之称。 招股书显示,企业雇主可以在猪八戒平台上采购超810种企业服务,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346万名,其中累计企业雇主数量达269万名,累计服务商数量达770万名。 而白银”的支持。虽然被誉为互联网的“不毛之地”,但是重庆当地政府对互联网企业支持却是给足了力度。 当年IDG资本就是受邀当地政府邀请考察市场后,成为猪八戒网A轮和B轮融资的投资方。2014年,重庆文投集团也参与到猪八戒网175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中。2015年,在猪八戒网披露的26亿元C轮融资中,其中10亿元投资就来自重庆两江新区所属的重庆两江产业集团。 此外,重庆市政府猪八戒网拉来不少业务,比如当地政府采购数字化试点平台,是委托猪八戒网搭建。 可见,当地政府对猪八戒寄予极高的期望。不过在政府鼎力支持下,猪八戒还是有些不争气,IPO一拖再拖,业绩也颇为惨淡。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猪八戒网营收分别是7.571亿元、7.678亿元、5.414亿元和2.52亿元,同期亏损2.686亿元、3.667亿元、2.3亿元和7824.8万元,三年半时间内累计亏损金额超过9亿元。 对于业绩持续亏损的原因。猪…

    2023-12-25
    2.9K
  • 恒昌公司放贷生意经:“马甲”公司通过收购债权违规放贷?

    从恒易贷到普融花的,再到恒小花,恒昌公司套上“马甲”延续着网贷的生意。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12月21日,针对恒昌公司的投诉为41957,针对普融花的投诉有9034条,针对恒小花的投诉有3868条。 近期,有消费投诉称,其更换银行卡后还款余额充足,但普融花一直显示还款失败,导致逾期。在暴力催收等。 实际上,普融花APP目前已在应用商店下架,消费者自然也就找不到APP。不过据消费者投诉称,普融花已经变成了“恒小花”。 普融花是由北京网众共创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移动借贷产品智选App,前身为恒易贷,而北京网众共创科技有限公司则由恒昌投资(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2020年8月,恒易贷因为侵害用户权益行为,被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通报。彼时正值P2P遭遇暴雷潮,P2P遭到口诛笔伐,恒易贷遂更名为普融花,但普融花也没过多久就被应用商店“除名”。 普融花“消失”了,但消费者依然遭受着“摧残”。除了上文提到的还款艰难的问题外,普融花还被消费者大量投诉央行发布的公告【2021】第3号文,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包括但不限于存款类金融机构、汽车金融公司、

    2023-12-22
    2.5K
  • 升辉新材2023年遭遇业绩滑坡,一致行动人认定现“信披瑕疵”

    在收到首轮问询后,日前,升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辉新材”)对上交所首轮问询内容进行了回复。 升辉新材此前三年来营收规模节节攀升,但今年上半年却出现了营收、净利润水平双双下滑。而由于超七成收入来自于外销,升辉新材的盈利水平难言稳定。 招股书显示,控股股东升辉集团于2020年将所持的部分注册资本低价转让至江阴顺恒、江阴顺嘉以及赵茹珊,转让价格低于同一时间其他股东入股价。而同一时间入股的另外9名股东中,巴斯夫创业隶属于升辉新材大供应商巴斯夫集团的业务板块。由于采购量大,升辉新材对巴斯夫集团的采购价低于其他供应商。 《毛利率存在一定波动。2020-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升辉新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97%、16.51%、22.71%、22.21%。 一致行动关系现瑕疵 在问询回复中,升辉新材招股书的信息披露部分“瑕疵”有所暴露。 根据招股书,宋建新直接持有升辉新材26.47%的股份,通过升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86.42%有表决权的股份。其一致行动关系包括升辉集团其余股东(包文辉、包雁平、包雁飞、包华)、赵茹珊、江阴顺恒、江阴顺嘉。 招股书还显示,赵茹珊为宋建新配偶,直接持有升辉新材1.73%的股份。江阴顺嘉直接持有升辉新材2.31%的股份,其股东为宋建新之父包文辉、宋建新之母刘翠英、宋建新之侄女/外甥女包贝儿、包菲斐及包盈盈等5人,由宋建新之母刘翠英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升辉新材向员工实施了股权激励,并低价转让股权至宋建新亲属。 2020年11月,升辉集团将持有的部分注册资本分别转让给江阴顺恒、江阴顺嘉以及赵茹珊,转让金额分别为2310万元、1053.36万元以及786.91万元。转让价格为2.8元/元注册资本,低于同期其他股东入股价格8.54元/元注册资本。 针对入股价格差异较大,升辉新材解释称,向江阴顺嘉、赵茹珊转让股权系升…

    2023-11-28
    8.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