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快消

6月中旬B轮融资进来,明年初IPO报材料 白家食品董事长陈朝晖接受媒体采访实录

天府财经6月3日讯,四川白家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朝晖,就近年来的高速发展、疫情期间的市场应对、对保供应增就业促发展、资本融资上市规划,以及产品打造和内部管理等话题,接受了天府财经等媒体采访。

他特别就白家食品首倡的“新型方便食品”概念进行了深度解析,包括“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等基本论述,认为这是一个具有至少600亿市场空间的新赛道,白家食品作为这一市场领域的领军企业,将与行业同仁一起,共同开创新型方便食品的新发展和新未来。以下为媒体采访实录:

月中旬B轮融资进来,明年初IPO报材料

陈总:感谢媒体的朋友抽出时间来采访我,我想说两个话题,一个是方便食品这个行业经历了很受关注、很看好,但是2012年之后又被唱衰说“外卖要杀死方便面了”,而且国内几大方便食品巨头都出现了销售额、销售量,以及利润下滑的情况,并且持续了四五年(时间),大家都觉得方便食品这个行业已经是夕阳行业了,都在唱衰。

第三个阶段是2018年之后,大家又重新看好方便食品这个行业,特别是这次疫情期间,方便食品这个行业爆红,大量的资本、人才和企业进入这个产业,突然变成了一个焦点和热点(行业)。

(以上)就是方便食品发展的几个阶段,很高兴各位媒体朋友对我们这个行业进行一些观察,观察之后你会发现,它其实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方便食品行业在食品领域应该算是比较大的产业了,其中饮料、面包、牛奶、方便面(不说茶叶和酒类的话),光方便面一年大概就是一千亿(左右的)规模,所以这个行业经常受到关注。

第二,大家也知道我们是一家老的企业了,很多人都说是吃着我们的产品长大的,对30多岁的人来讲,说这个话也不夸张,因为到今年6月份,我们公司已经整整成立19个年头了。所以,如果你三十多岁的话,差不多十几岁就吃我们的产品。

我们这个企业也经历了刚刚说的几个阶段:一开始我们接受各种各样的媒体采访,成为成都食品行业在全国的一张名片,成为成都名小吃工业化的一个典范,当时媒体经常说“一碗酸辣粉卖遍全世界”。2001年我们成立公司,3年就做到了1个多亿。当时没有互联网,就算是今天这些互联网的公司,我们跟它们相比,当时我们只有线下渠道,可以说我们当时也是一个明星类的食品创业企业了。

后来,大家觉得我们有一点沉寂了。说实话,做酸辣粉做到全国第一之后,这个品类就遇到天花板了,原来我们以为它可以做得很大,当时在四川已经做到了方便面(食品)的20%,全国方便面1000亿,如果做到全国的20%,就很厉害了。

但是,全国的市场对酸辣粉的需求没有那么大,所以很快就到了天花板,有五六年时间我们都处于一个徘徊的状态,一直是缓慢的增长,我们的品牌、企业和产品就比较沉寂了,而且以酸辣粉为代表的方便粉丝,它在方便食品里也是一个很小众和很细分的产品,所以一直没有大的发展,大家感觉我们沉寂了很多年。

从2015年开始,如果平时喜欢吃方便食品的朋友就会注意到,有一个新的品牌出来了,就是阿宽,它主要是做非油炸方便面。2015年我们推出了方便面品牌阿宽,不仅仅是在方便粉丝这个领域,我们正式进入到方便面这个领域,所以当年我们就恢复了快速增长,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

2017年之后,由于我们的增长势头比较好,所以又启动了IPO的战略,把2018年定为我们三年上市期的第一年,2017年就确定了上市战略。同时,我们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除了从方便粉丝进入非油炸方便面这样一个战略调整之后,2017年底又提出了一个发展新型方便食品这样一个全新的战略。

现在也有一些自媒体和财经分析人士在提新型方便食品,其实新型方便食品(这个概念)是我在2017年最早提出的,这也是我们延续至今的一个新的发展战略。方便粉丝从本质上来讲,它是一种传统的方便食品,跟传统的油炸方便面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它的食材不一样,它的红薯淀粉可能营养成分更高一点,而且更健康一点。哪怕2015年我们做非油炸方便面,其实也还是方便食品,我们的袋装也就卖两三块钱,碗装也就卖五六块钱,很康师傅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2017年我们提出了这个新的战略,经过2018、2019年的探索,我们不断研发了2015年开始的两位数的增长,而且整个增速还在全面提速。2018年比2017年增长百分之三十几,2019年比2018年增长百分之四十几,康师傅、统一当时增速只是个位数。而今年1到5月份,我们跟去年同期(相比),销售增长了差不多120%,当然这里面有疫情(影响)的红利在里面,

到了5月份之后,(国内)疫情基本结束了,外卖和餐饮业开放了,这个红利期也结束了,但是我们5月份跟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也接近90%,1到5月份增长120%,利润增长300%,我们预计今年比去年销售增长将达到70%以上。

我们的销售增长在提速,去年做到7亿,今年可能要突破12亿,就是净增长超过5亿,利润更是翻番的增长。这方面有一点疫情红利,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新的发展战略是正确的,就是我们提出来的,在传统方便食品领域里面开创一个全新的蓝海市场,我们把这个蓝海市场命名为新型方便食品。

什么是新型方便食品?

我一讲大家就很明白了,大家可以注意到,最近这5年,我们日常生活中多了一个习惯——点外卖,原来是没有外卖的,要么在家煮着吃,要么下馆子,而最近我们习惯了点外卖,所以外卖这几年快速崛起。我看到的一个数据,截至2019年,光是饿了么和美团这两个全国性的外卖平台,外卖的订单规模已经超过了4000亿,再加上一些中小平台和区域平台,外卖规模可能达到了六七千亿的规模。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外卖挤压了方便面,这是有道理的,短短几年,爆出了一个六七千亿规模的市场,这是每个人都已经注意到的。我们是做方便食品的,我就很强烈的感受到了外卖(对)我们的冲击,然后我们通过对外卖数据进一步分析,我们发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外卖的客单价远远高于方便面的单价,原来我们吃一碗方便面,大概就五六块钱。而现在点一份外卖,像我们成都这样的新一线城市,平均外卖的客单价都在15块左右,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的外卖客单价大概在25到35块之间,它的客单价跟方便面5块钱的客单价相比,已经翻了两三倍了,而且点外卖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

第二,外卖这个类别,它主要还是传统的主食(米饭、面条、米线等等),但是也呈现出了多元化的外卖,比如火锅、烤鸭、小吃,也可以当一顿饭了。所以,外卖的产品虽然以主食为主,但是也有很多非主食的菜品、小吃,甚至是零食类的食品。这就是我们通过对外卖分析得出的结论:都是年轻人,而且客单价都在十几块以上,很少有几块钱的。同时,除了主食以外,还涉及到很多其他品类的,大家觉得我填饱肚子就可以了,比如我点一份红糖锅盔或者点一份饺子。

另外是中式快餐的发展,去年我们国家的餐饮业已经突破了4万亿(规模)。在餐饮业里面有一个细分行业叫做中式快餐或者叫做快餐业,快餐业在餐饮板块平均增速是最高的,去年大概是30%左右,就是说快餐业快速崛起。大家知道,去吃一吃快餐,你就下一顿馆子,最少的客单价也在10多块钱,没有说几块钱能够吃下来的。我们经常到旁边去吃米线、小面,一般二两面条都要十多块钱。所以这种中式快餐快速增长,客单价提高了。当然客单价提高的背后是什么?是我们的食材更加丰富了,味道更好了,东西更加健康和新鲜了。

所以,从外卖和快餐业的发展,我们敏锐地捕捉到,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消费者对方便快捷的解决一顿主食的需求仍然是存在的,就是说消费者不消费方便面,并不表示消费者愿意麻烦,自己去做菜做饭,其实他对于方便快捷这个需求是没有变化的,否则这就无法解释外卖业和快餐业为什么可以快速增长,所以快捷方便这个基因是没有变的。

第二,消费者对于解决一顿午餐或者晚餐,甚至早餐,已经不满足于方便面这种清汤寡水、没有什么营养、又不健康、又不好吃、配料又很简单,只是价格便宜的产品,消费者愿意选择食材更丰富、更健康、风味更好、消费体验更好的主食的解决方案了。

这两个结论就是我提出来,我们要去开创新型方便食品的一个支撑和依据。我通过分析外卖,当然也分析方便面为什么会日渐式微,为什么连续四五年,它的销售规模和销售数量金额、利润都在持续下滑,同时,为什么外卖跟中式快餐会快速崛起,我们就得出了这个结论——方便快捷这个属性,消费者仍然是需要的,方便、快捷、直接是消费者需要的,同时消费者对主食的标准要求高了,就是消费升级了,消费升级之后,传统的方便食品企业如果没有跟上这个步伐,就会出现销售额和市场的下降,这就是我们提出新型方便食品这样一个研究和思考的过程,也是我们制定这个战略的逻辑。

所以,依据这样的思路,我们就提出来,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方便食品必须是一个餐馆级的方便食品,是外卖级的方便食品,我们的阿宽有一个口号是“不点外卖,就要阿宽”,我们是餐馆级的体验,在健康度以及食材丰富性方面,在口味等等方面,我们最大程度的去接近健康的体验和餐馆的标准,所以我们就开发了一系列全新的产品。

各位朋友看到的我们桌子上的产品,其实它们跟传统的方便食品已经有很大区别了,我们有自热的烧烤、自热的火锅、自热的小吃也会推出。第二,我们这些粉丝已经不是原来那种干的粉丝了,它的口感体验基本上可以达到跟餐馆一样的了,包括我们做的这些米线,都是湿的米线,这些供应商都是供本地餐饮的,而且保质期很短,我们跟它们一起做技术研发,适当延长它的保质期,把它用到方便食品里,把鲜米线用在方便食品里。

包括我们做的甜水面,这个包装是许燎原帮我们做的设计,其中的面体都是湿面,跟餐馆里吃到的面是一样的,都是湿的,开水泡两分钟就可以吃了,它完全还原了餐馆甜水面的风味,如果我不告诉你哪一碗是餐馆的,哪一碗是方便食品,你根本就分不清楚。我们还有一个水晶湿粉,它的口感甚至比餐馆的还好,它的工艺也是通过工业化仿照手工做出来的产品。

所谓新型方便食品,就是外卖级的、快餐级的、餐馆级的方便食品,通过两年的战略实施,新型方便食品上升得非常快,成为拉动我们公司增长的一个火车头了,它的增速高于传统的方便粉丝和非油炸方便面的增速。

当然,在传统的方便食品里,比如我们也推出了一些创新产品,我们的红油面皮,今年这一个口味就要过3亿了,但是它本质上是一个传统方便食品,这也是我们原创的,我们大部分产品都是原创的,自己策划,自己研发,自己做的。

所以,我们也是在两个方向,传统方便食品领域,我们继续采用差异化的策略去占领更多的传统方便食品的市场,毕竟这个市场还是有一千亿的规模,还是有很多人,就像前几天克强总理说的,我们还有6亿人一个月工资1000块,很多人觉得很惊讶,其实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们农民就有6亿,他们肯定没有那么多现金收入,说不定有的农民一个月能够收入1000块就很不错了。在城市里,如果你挣2000块钱,其实都很窘迫,还是要吃传统的方便食品,所以我们在传统方便食品领域继续走非油炸健康的路线,走差异化的路线。但是,我们的重心是在新型方便食品上,就是和外卖、快餐、餐馆去争夺市场的战略定位。

现在我们的新型方便食品经过短短两年时间,在我们公司销售占比里已经接近50%了,就是说我们的传统方便食品做了19年,新型方便食品做了2年,我们差一点已经比较接近了,说明我们这个战略是非常正确的。

这次疫情就可以看到,我们的自热米饭、自热烧烤、甜水面、花溪牛肉粉这些都受到了热捧,完全是供不应求。如果这个期间大家在网上买过东西的,都会很崩溃,我们反复道歉,基本上一个月以后才能发货,确实是非常抱歉!但是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疫情这个事,所以我们的产能准备和产能提升需要一个过程,我没有办法把产能翻三倍,最多的时候订单量翻了五倍,我的产能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翻五倍,而且疫情期间防疫工作很艰巨,我们要保证一个人都不能出现疑似病例,更不能有感染病例,由此就影响了我们的生产效率,尽管我们拿出了吃奶的力来生产,但还是不够,甚至当时我们还捐了一万多箱,把这些送到了一线的医院,很多医生都非常喜欢吃我们的产品。

我们这个产品的销售额快速增长,以及这个产品的毛利也高于传统方便食品,我们的毛利可以达到40%,这是新型方便食品带给我们的平均毛利的增长。

这两年半时间,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到今年年底,我们就会完成三年上市规划的最后一年,这个月我们会进行公司的股份制改造,明年我们就会在完成三年财务审计之后,提出上市申请。目前成都市有2300家食品企业,上市公司只有2家,就是新希望乳业和天味食品,我们希望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方便食品企业。

大家知道康师傅和统一都是台资和日资(企业),它们是在香港上市的,还有一家日清方便面,也是日资,是在香港上市的。目前国内,真正本土的方便食品上市企业一家都没有,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在A股上市的首家方便食品企业,成为酸辣粉、非油炸方便面、新型方便食品的第一。目前来看,一切进展都很顺利,我们今年能够很好地完成目标,明年就会提交材料,接受审查。

以上就是我们企业大概的一个情况,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接下来我们可以探讨一下。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