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1月13日,贵州茅台(600519.SH)盘中摸高至2173.33元,再创历史新高,最后收于2164元,总市值达到2.7万亿元,牢牢坐稳A股总市值第一宝座。

而在10个月前,现任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上任的2020年3月3日,贵州茅台股价还在1095.97元,总市值1.38万亿元。

高卫东执掌的茅台,这10个月,有何不同?

“500ml飞天茅台100%开箱销售,100%纸箱保留。”日前,关于茅台酒开箱销售的新规引发广泛关注,茅台向经销商发出这样的要求。

要知道,在此之前,茅台要求的还是“80%开箱销售”——“从2021年1月1日起,茅台专卖店系统每月将80%的茅台酒按照1499的价格拆箱售卖,厂家会不定期到店里检查拆箱售卖的情况以及箱子数量,如果发现箱子数量没有达标,酒厂就会对经销商做出相应处罚。”

拆箱政策从80%升级到100%,茅台为什么要出台这样一个规定呢?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在上月的2020年度经销商大会上,高卫东自豪地向大家宣布了2020年成绩单:“公司2020年预计可完成酱香系列酒销量2.95万吨,实现含税销售额106亿元,同比增长4%。”

然而,或许连高卫东自己也没想到,这番话竟换来一纸监管函。

这,已经是上交所第二次对茅台发出监管函了。高卫东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高卫东上任茅台前,曾任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党委书记,并无任何酒业从业经历。这使得外界对高卫东将如何管理茅台这一行业龙头,充满好奇。

2020年6月首次亮相股东大会,高卫东便给了各位股东一记下马威——按照惯例,以往参加股东大会的股东是有平价酒可以买的,但在这次大会上,高卫东便取消了这项福利,还取消了股东大会高管“问答环节”,且现场购飞天茅台酒改为网上预约销售茅台酒礼盒。

这一举措,让上任不久的高卫东遭受质疑。连长年持有贵州茅台的私募大佬但斌都表示,“这次唯一让我意外的是没有’问答环节’,这是我从业以来,参加所有这么类似会议以来的第一次。”

高卫东因此也被扣上了“不接地气”帽子。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不过,茅台集体官方报道显示,这位“不接地气”的董事长异常勤奋。

在茅台集团官网发布的新闻中,163条与高卫东相关。茅台集团内部活动占到了一半以上,从关乎生产销售的酿酒环节和经销商大会,到员工内部的运动会和集体生日会,都可以看到高卫东的身影。

同时,据不完全统计,高卫东上任的10个月内,有超过86家企业到访茅台,从梁建章到史玉柱,企业类型涉及政府、科技、金融等等。

其中仅8月份就高达18家,高卫东相当于平均3天与1家企业座谈交流。

有时候,年轻或许意味着“敢打敢拼有冲劲”。无疑,茅台名副其实迎来了“高卫东时代”。48岁的高卫东,这位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到底会带给茅台一个怎样的未来?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价格,茅台一直被社会关注的焦点,也是一直压在高卫东心头的一块搬不开的石头。

去年12月,在贵州茅台2020年度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参会的500余名各地经销商进行了庄严的诚信宣誓:“不加价销售,不囤积居奇,不哄抬价格不转移销售,不虚构销售,抵制假冒侵权”。

宣誓年年宣,但价格年年居高不下。

对于茅台价格乱象,高卫东也曾做出表态:将严肃整治和处理“高价”“变相高价”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并加快反黄牛系统的建立。

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扩大直销渠道。

2020年,茅台的直销渠道有了大幅推进,同时加大了电商渠道布局。截至2020年10月底,茅台已和68家直销渠道商合作,包括电商、商超卖场、国资企业、烟草连锁等领域的优质企业。

茅台针对传统经销商的出厂价还是维持在2017年底的水平,即969元/瓶,但对于直营渠道的供货价格为1299-1399元/瓶。

茅台去年11月曾在2020年直销渠道商座谈会上透露,2020年四季度,直销渠道计划销售4160吨飞天茅台酒。这一比例相当于2020年茅台酒销售计划3.45万吨的12.1%。

有分析认为,对于新的直销渠道,茅台等于变相提高了出厂价,每瓶提高330元或430元,这将增厚营收和利润;通过直销模式,有效抑制经销商囤货、待价而沽行为,防止市场串货;真实的消费者喝到真酒,可谓“一石三鸟”之举。

高卫东的另一个“心头大患”是广大黄牛党。

多年来,“茅粉苦黄牛久矣”。2020年,茅台酒零售价一度超过3000元/瓶,而官方零售价为1499/瓶,这给黄牛党留下了巨大的牟利空间。更是有茅台黄牛“月入200万”的传言流出,荒唐至极。“反黄牛系统的建立”确实刻不容缓。

有趣的是,高卫东的一系列操作让人摸不透他的“反黄牛系统”到底要怎么建立。

前段时间,“打飞的”抢茅台成了各位茅粉和“撸茅党”拼战斗力的一件大事。

按照贵州茅台机场的政策,指定航线乘客可凭登机牌和身份证,以1499元/瓶的价格买到两瓶飞天茅台。现在茅台的市场价为2800元-3000元/瓶,也就是说,“撸茅党”飞一趟遵义能有300-500元/瓶可赚。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这一操作不仅引发遵义机票价格上浮,也让茅台国际大酒店迎来了疫情后的春天。

据报道,正常情况下,茅台国际大酒店往往仅会剩下至尊套房(5788元/晚)和豪华别墅(9998元/晚),而标间和大床房早已售罄。

在这些操作之下,茅台在2020年展示出了傲人业绩。

2020年12月31日晚间,茅台发布公告称,2020年度预计实现营收总收入977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0%左右。

高卫东这番操作可以说是“一石多鸟”。

然而,眼看茅台这块蛋糕越做越大,公司的中小股东却对高卫东的表现不太满意。

高卫东是“空降”到茅台的,而“空降兵”往往都是狠角色。

首次亮相股东大会,高卫东擅自取消了往年的高管致辞、投票决议和交流互动等环节,引得各位中小股东纷纷喊屈,更是有股东说“找不到家的感觉了”。

而对于此次在经销商大会上的行为,一位市场人士曾对媒体透露,酱香型系列酒占贵州茅台的收入比例近年来大致是稳定的,投资者可以根据这个数据推算出全年业绩。

高卫东这一行为可以说是多此一举,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这位新掌门人对市场规律和股东们缺少了一点敬畏之心。

不过,与此前的8亿元大额捐赠相比,这些操作都只不过是些小打小闹。

一直以来,茅台的在股价与业绩飙高的同时都在通过董事会决议对外捐赠,但额度一般都控制在3亿以内。而高卫兵的到来直接将这一数字提到了14亿元。

这一操作突破了历史纪录的同时,也突破了股东们的“底线”。据报道,当时有230名中小股东组团发起诉讼维权。

让股东们如此气愤的除了自身利益受损之外,应该还有一部分被无视的不尊重感。

一家企业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本是权责分明,各自有各自的权利范围。对于额度如此大的捐赠,理应通过召开股东大会投票决定,而茅台董事会这样绕开股东大会批准大额捐赠的做法,着实有些越俎代庖的意味。

实际上,高卫东原本就不是为股东们而来。分析认为,高卫东的“空降”目的非常强,就是要把茅台属性进行全方面、多维化的扩张,让茅台兼顾更多的社会责任——政府的职能和融资的平台。高卫东的重心更多地放在对贵州经济的帮扶上面。

除了一周2份监管函,茅台高卫东还面临这些“大考”

在接管茅台之前,高卫东在贵州政府部门有多年任职经历,先后担任过地方主管经济、工业生产的职务,并在省级部门担任过“一把手”。从普通科员到县处级干部,他只用了十年。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高卫东既有丰富的行政管理经验,又有经济、生产部门的从业经历,同时还很年轻,让这样的人来开启茅台的新时代,无疑是给了茅台一个更有保障的未来。

同时,年轻也意味着更多的可能。

当然,高卫东也表现出了一定的“自知之明”:茅台的管理水平,与一流的品质不相匹配,与一流的品牌不相适应;茅台发展质量还不够高、发展方式还比较粗放。(内容来源:酒海观潮)

本文转自酒海观潮,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