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台酒业连续2年财务造假两次被罚 审计机构及签字会计师陪罚

白酒行业一度流传“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说法。1994年,凉州皇台酒与国酒茅台同登第二届巴拿马国际金奖台。如今,茅台还是那个茅台,皇台走的路就有些坎坷了。

8月30日,甘肃证监局公告,对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天府财经网注意到,这是该局今年开出的第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而这一切,则与皇台酒业(000995)有关。

皇台酒业连续2年财务造假两次被罚 审计机构及签字会计师陪罚

2016年虚增库存8630万元

2019年4月,甘肃证监局对皇台酒业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同时对希格玛启动初步调查。 

2020年3月,该局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9月正式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

甘肃证监局指出,皇台酒业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的期末库存商品账面余额13134.87万元,其中母公司库存商品账面余额13084.83万元。但母公司库存商品2016年末实际结存金额为4454.95万元,公司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8629.88万元。

因此,给予皇台酒业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公司时任董事长胡振平、时任董事兼总经理付耶成、时任财务总监何维角给予警告,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并对其他相关的10多人给予警告,分别处以3万~4万元不等的罚款。 

皇台酒业的审计机构和签字会计师自然也脱不了干系。

据甘肃证监局查明,希格玛在对皇台酒业2016年财务报表审计时未勤勉尽责,具体表现为:在执行存货监盘程序时,没有对相关存货进行适当检查;抽盘时仅抽取部分酒垛四周容易取到的箱子开箱检查,以致于未发现皇台酒业以码空垛形式虚增库存商品。

除了存货检查失当,希格玛在对委托代销商品检查中也出现纰漏,未按要求对委托代销商品执行函证程序。

最终,甘肃证监局责令希格玛改正,没收审计业务收入40万元,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范敏华、孙逊2名签字会计师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2015年虚增利润500万元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实际上,皇台酒业在2015年就有过财务造假的记录。

公司于2016年12月收到甘肃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时任董事长卢鸿毅联系甘肃省酒类商品管理局出具批复,并筹集虚构专项补助资金500万元,由俪岛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转给兰州恒远通商贸有限公司,再由兰州恒远通商贸有限公司转给甘肃省葡萄酒产业协会,最后由甘肃省葡萄酒产业协会拨付给皇台酒业,虚增2015年度利润500万元。

最终,皇台酒业被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卢鸿毅等相关人员分别领罚。

当时,皇台酒业放弃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诚恳接受处罚,并表示:

“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将以此为戒,今后严格按照《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进一步提高规范运作意识、强化公司内部治理及信息披露管理,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皇台酒业诚恳认错,但坚决不改,认错当年又变本加厉地虚增了8629.88万元库存。

2021上半年亏损1207万

因连续3年亏损且两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皇台酒业自2019年4月份曾暂停上市一年半时间,2020年12月16日恢复上市。

复牌之初股价暴涨,皇台酒业也是信心满满,2020年实现了1.02亿元营收和3348.38万元净利润,继续深耕白酒。

在暂停上市期间,皇台酒业还进行了一轮大换血,迎来了新的控股股东盛达集团。

盛达集团是甘肃一家民营企业,产业布局涉及矿业开发、地产建筑、金融资管、商业文旅、酒类文化、贵金属文创等领域,业务分布在北京、上海、甘肃等10多个省市区,旗下还有一家上市公司盛达资源(000603)。

天府财经网了解到,盛达集团实控人赵满堂实际控制的企业有上百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有35家。

作为皇台酒业新的实控人,赵满堂未来如何赋能皇台酒业,颇受市场关注。

公开信息曾显示,盛达集团深度介入了皇台酒业的经营管理,新任管理团队通过积极推出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开发新客户等多措并举,有效提升主营业务收入,同时积极推行开源节流、降本增效等优化管理方式,公司的发展环境得到了一定改善。

然而帅不过3秒,今年上半年,皇台酒业又亏损1207.39万元,净利润同比下滑了500%。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团购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的同时,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同比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在恢复上市时,皇台酒业的股东数一度为5.38万(截至2020年12月31日),而如今已上升到7.22万(截至2021年7月20日),筹码的松动和业绩乏力的表现不谋而合。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