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一周之内,许家印刚刚完成了与广州市的战略合作,又千里迢迢北上,与沈阳市政府共同联手,深耕新能源汽车发展。

6月15日,沈阳市人民政府与恒大集团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沈阳举行。根据协议,双方将围绕多个领域开展广泛深入合作,恒大集团将全力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沈阳的布局,助力沈阳建设国家汽车产业中心。目前,已确定将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整车、电池、电机三大生产研发基地,其中整车研发生产基地将落户浑南区,轮毂电机研发生产基地及动力电池超级工厂将落户铁西区。

与几天前投资广州的逻辑相似,此次恒大联手东北重镇沈阳,同样看中了其雄厚的零部件配套能力和完备的汽车产业体系。可以说,广州和沈阳是当前最适宜新能源汽车扎根发展的热土。

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唐一军省长欢迎许家印一行

三大基地助力“电动沈阳” 抢滩新能源汽车风口

被誉为“共和国装备部”的沈阳拥有悠久的重工业历史,在科技浪潮席卷全球的今天,正面临着向高端制造业的“华丽转身”,新能源汽车就是主攻方向。

数据显示,沈阳市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量仅2100辆、产值不足10亿元,2018年产量就突破2万辆、产值突破百亿元,双双实现大幅跃升!根据规划,到2023年,沈阳汽车年产量要超过150万辆,汽车产业产值超过5000亿,新能源汽车占比超过20%。

去年底,沈阳更印发实施了《沈阳市加快新能源汽车发展促进产业做大做强实施方案》,将全力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促进其又好又快发展。就在两周前,辽宁经贸代表团还出访了英国和瑞典,轮毂电机企业英国Protean以及位于瑞典的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制造企业恒大NEVS都是该代表团的行程之一。

在此背景下,恒大三大基地花落沈阳更显得是一次双方“看对眼”后的强强联合。据悉,此番投建手笔颇大:总投资达1200亿。

三大基地的建设不仅会成为“电动沈阳”的有效助力,恒大也能从沈阳迅猛发展的新能源汽车浪潮中获得人才和产业链支持,毫无疑问这是个双赢的举措。

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唐一军省长与许家印亲切交流

凭借高科技全产业链“一枝独秀” 恒大造车再提速

事实上,沈阳在发展新能源汽车上的优势吸引了众多车企落户,不仅恒大,近期已先后有一汽普雷特集团、华晨宝马集团、北汽集团参与进来,形成了强大的集群优势。

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唐一军省长会晤许家印一行

但仅有恒大一家,完全打通了包括销售、整车、电池、电机在内的全产业链,各环节的顶尖科技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枝独秀”:

今年1月,恒大先后入主瑞典NEVS、牵手科尼赛克,获得了高端整车制造研发能力;后又收购日本卡耐,获取了顶尖动力电池技术;之后又接连拿下荷兰e-Traction和英国Protean,获得了世界顶级的乘用车及商用车轮毂电机技术;去年9月还入股广汇集团,拥有了全球最大的汽车销售网络。

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沈阳市与恒大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恒大作为世界500强企业,自去年大力布局新能源汽,可预见的是,凭借完备的全产业链布局、全球顶尖的造车科技、雄厚的资本实力,以及扎实的研发生产能力,恒大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新格局中扮演重要角色。

合力打造新能源汽车新名片,沈阳和恒大究竟有何底气?
双方共同祝贺签约成功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1)
上一篇 2019-06-14
下一篇 2019-06-16

相关推荐

  • 容汇锂业转战创业板:业绩变脸风险高悬,行业分类“量身定制”

    眼镜财经》注意到,伴随新新能源行业景气度快速提升,下游需求的提升助推容汇锂业业绩的快速增长。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分别为5.06亿元、15.42亿元、59.1亿元;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3.7亿元、19.05亿元,业绩呈上升趋势。其中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为59.1亿元,同比增长283.27%,实现归母净利润19.05亿元,同比增长414.86%。 《眼镜财经》翻阅招股书说明书发现,2020—2022年,容汇锂业碳酸锂产品的销售均价分别为3.55万元/吨、8.23万元/吨、38.66万元/吨,碳酸锂相关业务的营收分别为2.84亿元、7.98亿元、36.92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60.16%、52.66%、62.52%。 其电池级氢氧化锂2020年至2022年的售均价分别为4.88万元/吨、8.32万元/吨和33.59万元/吨,氢氧化锂对应的营收分别为1.32亿元、6.44亿元、21.81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05%、42.44%、36.92%。 然而,业绩增长的容汇锂业或将面临着业绩变脸的风险。 据容汇锂业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电池级碳酸锂和电池级氢氧化锂的市场价格分别为22.95万元/吨、31.75万元/吨较去年38.66万元/吨、33.59万元/吨的销售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由于容汇锂业自身没有新三板挂牌时容汇锂业对自己的分类为“C26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20年12月容汇锂业向上交所科创板提交天齐锂业、盛新锂能等锂盐加工企业的分类则为“

    2023-06-08
    7.4K
  • 女儿随妈姓,华一股份IPO折射骨肉情

    近几年新新能源产业链概念的企业赚得盆满钵满。 苏州华一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一股份)便是其中之一。2021年,其营收同比骤增339%,净利润同比骤增达1265%。 带着如此“华丽”的业绩,华一股份也开始“觊觎”IPO上市。拟募资8亿元,募投项目是年产11.65万吨的新能源毛利率却逐年上涨,踩中了高毛利和低研发相悖的逻辑陷阱。 除此之外,监管层还就实控人认定、供应商集中度较高、毛利率暴增等问题展开问询。 无业游民秒变“二把手” 股权结构方面,王振一、顾红霞夫妇为华一股份实控人。王振一持股46.33%,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顾红霞持股4.83%,二人共同持股51.16%。 顾琛、王小龙和王振宇为实控人王振一、顾红霞夫妇的一致行动人,其中,顾琛为实控人之女,王振宇为王振一的弟弟,王小龙为顾红霞的表妹夫。三者分别持股4.25%、1.54%和1.54%的股份。因此,实控人拥有58.50%的表决权。 乐居财经《穿透IPO》发现,在一致行动人中,华一股份只认定王振一、顾红霞为实控人,未认定顾琛、王振宇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对此,监管层在问询函中要求华一股份给出未认定顾琛、王振宇为共同实际控制人原因及合规性,是否存在规避监管要求的情形。同时说明报告期内实控人及其配偶、子女除持有华一股份外的其他对外投资情况、所涉企业的主营业务与发行人主营业务的关系,是否存在竞争性业务或客户、供应商重合情形。 华一股份认为,王振一、顾红霞夫妇对公司有实际控制权,而上述三人持股比例均不足5%,对股东大会决议起到的影响较小,并且未参与或未在公司经营决策中起决定性作用,也不存在控制的其他企业与公司构成同业竞争。 目前,王振一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振宇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王小龙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顾红霞母女则未进入董事会。不难发现,王振一对亲弟弟很是照顾。 据披露,王振宇是大专学历,…

    2022-12-20
    8.7K
  • 杀入新势力前三甲,新能源汽车跑出一匹新黑马

    新新能源汽车的一匹新黑马。 据吉利汽车港交所公告,极氪已于12月7日按保密基准向美国证交会递交可能进行AITO问界、极氪取而代之。 有意思的是,从时间维度来看,极氪的成立时间才不到两年,于2021年3月成立,如此年轻的品牌,竟也能进入新势力前三甲,极氪的成长速度不免令人疑惑。 快,是极氪的不二法则。 2022年10月,极氪首次月度交付过万,当月极氪交付1.01万台汽车,累计交付5.56万台,环比增长22.3%。 然而,极氪2021年3月才成立,2021年4月才发布极氪品牌及旗下首款产品——极氪001。但到2021年6月15日,极氪001 2022年可交付订单量已全部售罄,极氪的火爆程度不言而喻。 不过从爆火到质疑不断,极氪也仅用了短短几个月。 比如首款车型极氪001还未上市,就因为交付时间延长、配置更改、标配变付费选配等问题,引来了诸多的负面舆论。 新车交付后,极氪001甚至还出现了车机系统卡顿、宣传的黑色天幕变成蓝色等问题,遭受不少车主吐槽。 可即便如此,极氪仍然热度不减。 2022年10月,第5万台极氪001 交到广州车主的手上,从零0到5万,极氪仅用了一年多。 对比蔚来、小鹏等其他造车新势力,从0到5万的时间均超过2年。极氪之快,令人咂舌。 估值超过100亿美元 为扭转口碑,极氪做出了诸多改变。 今年7月,极氪就曾豪掷3亿,宣布将为所有极氪001新老车主免费升级高通骁龙8155智能座舱,以此解决车机系统开机慢、卡顿等问题。 按照极氪的说法,8155芯片比之前的820A芯片CPU算力提升177%、GPU算力提升94%,内存带宽提升100%,车机唤醒时间仅2s。 此次之后,从交付数据来看,极氪001自7月后进入疯长模式,从月销5千台到直接破万,极氪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极氪还站在了巨人的肩膀。 虽然是一个新品牌,但极氪其实由吉利控制,被认为是承担吉利新能源汽车攻坚和品牌向…

    2022-12-17
    1.6K
  • 海尔“造车”:跟风还是另有远谋?

    近日,海尔集团注册成立汽车相关新公司的一则消息不断发酵。这家名为“青岛卡泰驰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横空出世,将此前海尔在汽车产业布局的“野心”进一步向外界袒露。 公开消息显示,在家电企业纷纷向汽车行业进军的赛道上,海尔的这一举措显然不是要“冲动”造整车,而是在其深耕多年的智能家电领域的基础上,向汽车智能化发展的一步大棋。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便海尔在智能家电和工业互联网方面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但是进入技术更加密集型的汽车行业,对海尔来说或许也是更大的挑战。 新公司卡奥斯“站台”  近期,海尔集团在汽车领域动作频频。天眼查App显示,11月21日,青岛卡泰驰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5亿元。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新兴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汽车零配件零售等。股权穿透可见,青岛卡泰驰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海尔卡奥斯股份有限公司,海尔集团持有后者51.2%股权,为其控股股东。 随着海尔成立汽车科技公司这一消息的发布,外界有关海尔造车的舆论也多了起来。 11月29日,针对“造车”传闻,海尔集团相关人士公开表示:“目前海尔正围绕汽车工业互联网生态进行布局,各项业务有序开展。”他透露,目前海尔集团暂不会进入整车制造领域,但不排除涉足汽车智能解决方案及汽车零部件相关业务。 为汽车产业链企业数字化赋能即海尔要建立家车互联新生态,而为其赋能的正是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 作为海尔三十年技术的积累和工信部推动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卡奥斯COSMOPlat覆盖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和运营、工业智能技术研究和应用、工业软件及工业APP开发、智能工厂建设及软硬件集成服务、采供销数字化资源配置等板块,面向家电家居、化工、汽车等行业提供智能制造、数字化创新等服务,是全国首家国家级工业互联网示范平台。目前,卡奥斯COSMOPlat已经连接企业90万家,服务企业8万多家。…

    2022-12-15
    3.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