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治疗+免疫治疗”,基石药业三大管线筑起肺癌治疗防线

基石药业的故事开始了。

两个月前左晖的去世让国内大小媒体自媒体又科普了一把肺癌。

肺癌是全球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种。肺癌主要分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小细胞肺癌,NSCLC约占肺癌的85%。在中国,肺癌是致死率最高、患病人数最多的癌种。

但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业内早已认识到,随着医疗技术和治疗研究的进步,为适应目前临床诊治的需求,肺癌的分类日益详细。例如NSCLC,基于对晚期NSCLC基因分子层面的理解,把它又细分成了至少十多种不同亚型。目前肺癌的治疗逐渐在免疫治疗的基础上,又进入了精准治疗的时代。

发病率和致死率高的癌种,自然成为创新药企业兵家必争之地。此前无论跨国药企和本土药企都已入局,有的旗开得胜,有点铩羽而归,但笔者观察发现,有一家创新药企业在今年内或获批或新立项的4、5款新药中,有3款和肺癌有关,其眼光之准,推进之快,覆盖之广,令人惊叹。

这家创新药企就是基石药业,今年是其创立的第五个年头。

“精准治疗+免疫治疗”,基石药业三大管线筑起肺癌治疗防线

大癌种创新药必争 手握“最优PD-L1”打头阵

肺癌难治,原因之一在于早期症状轻,难察觉,一查出来就已经到了晚期,也就是III期或者IV期。原因之二在于治疗手段有限,在免疫治疗出现前,肺癌的治疗以放化疗为主,肺癌IV期患者的5年生存率连2%都不到。

因此,当7月12日基石药业公布了其PD-L1舒格利单抗用于一线治疗IV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临床研究最新结果呈现出了更长久的无进展生存期,远高于去年8月公布的期中分析结果,又结合两个月前该药物III期NSCLC临床也宣布大获成功时,圈内人惊呼超出预期。

此前,基石药业已提交舒格利单抗针对IV期NSCLC适应症的上市申请,如果两项适应症均获批,舒格利单抗有望成为全球首个同时覆盖III期、IV期NSCLC的PD-L1单抗。

据WHO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数据,目前每年肺癌新发患者超过80万,其中NSCLC患者占比约85%,NSCLC患者中,有80%处于晚期(III期、IV期)。

也就是说,假如按III、IV期NSCLC患者群体测算,舒格利单抗可能做到以上约55万患者全人群覆盖,按PD-(L)1目前5万一年药费测算,潜在市场规模275亿元。

而且,舒格利单抗还是针对序贯放化疗后未发生疾病进展的三期NSCLC患者的唯一PD-L1。国内三期肺癌患者中70%是序贯放化疗,每年大概新增20万患者,仅这一市场规模就能达到50亿元以上。

从PD-L1同赛道竞争对手来说,目前国内获批的有阿斯利康的度伐利由单抗、罗氏的阿替利珠单抗,度伐利由单抗的适应症是“同步放化疗后未进展的不可切除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

阿替利珠单抗则用于“一线单药治疗PD-L1高表达野生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主要针对IV期NSCLC的适应症,其正在开展的针对III期不可手术的NSCLC的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4年得到主要数据。

其余国内药企如恒瑞、康宁杰瑞同样布局了PD-L1的NSCLC适应症,但目前都还在临床试验阶段。

由此,考虑到先布局、先获批的市场先发优势,以及作为国内创新药企业可能先进入医保的优势,基石药业的舒格利单抗的商业化空间值得想象,而从其目前商业化布局来看,公司的策略和外界的信心都值得肯定。

去年9月底,基石药业宣布将舒格利单抗的国内商业化授权卖给辉瑞,舒格利单抗的海外商业化授权则给了美国EQRx公司。这个策略的玄妙之处在于,基石药业高层考虑到了国内国外产品推广阶段的差异化情况,打出一盘好棋。

当然了,前提条件在于,较外企同类单抗,舒格利单抗质优价廉,因此在国外首先价格赢面就大,EQRx能通过联动产业链玩家,以更低的价格提供高质量产品,快速切入海外市场。

而国内药品商业化基本上销售为王,辉瑞中国肿瘤销售团队规模超1000人,覆盖超330个城市和3100多家医院,能很好地弥补基石药业作为新兴创新药企业在商业化团队上的短板。

综合来看,基石药业的舒格利单抗在研发,上市,商业化方面都是先手,NSCLC全人群适应症上未来优势明显。

普吉华®、劳拉替尼针对两大靶点精准突破

如果说舒格利单抗作为基石药业覆盖NSCLC全人群患者的拳头产品打主阵,那精准治疗药物普吉华®、劳拉替尼,则是精准突破的“尖兵”。

这么说是因为,对中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来说,最有临床价值的靶点有三个:EGFR,ALK和ROS1。这三个靶点代表了超过半数肺腺癌的情况,其中EGFR靶点占48%,ALK靶点占6%,ROS1占3%。

不仅如此,这三个靶点也表现出了强劲的市场价值,说这个三个靶点有临床价值,是因为它们不仅有着效果良好的对应新药,而且在国内能买到而且在国内市场可及。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正因为在国内能买到,在EGFR敏感突变的肺癌、ALK融合突变肺癌亚型上,ROS1融合突变亚型上,已经都有贤者捷足先登。

其中,竞争最激烈的是EGFR靶点,这一赛道上已经密布了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想要插一脚都很难,而立在ALK和ROS1靶点上的靶向药,正是基石药业的战略合作伙伴辉瑞生产的克唑替尼和劳拉替尼。

这大概就是基石药业与辉瑞合作开发劳拉替尼的原因——劳拉替尼正是ALK/ROS1靶向药。基石药业与辉瑞在6月15日宣布合作开发劳拉替尼双方合作开发的临床研究将针对ROS1靶点。目前国内这一市场的需求远未得到满足,基石药业联手辉瑞有望为患者带来抗击癌症的新希望。

劳拉替尼是一种具中枢神经系统穿透力的第三代ALK/ROS1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在一项ROS1阳性晚期NSCLC的概念验证性研究中,劳拉替尼亦展现出初步的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

作为肺癌领域重要的驱动因素之一,ROS1基因重排患者群体规模不小,大约2%-3%的非小细胞癌患者是由ROS1基因重排致病。按照IRAC最新中国癌症负担数据计算,国内每年ROS1基因重排患者规模在2万人左右。

当前国内获批用于ROS1基因重排的治疗药物,仅辉瑞的克唑替尼一款。虽然疗效确切,但大部分患者在现有药物治疗一段时间后会产生耐药性。作为第三代ALK/ROS1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劳拉替尼大概率能够克服这个问题。

那我们参照克唑替尼价格进行市场规模估算劳拉替尼的未来市场规模。进入医保前,克唑替尼年用药费用约为18万元,进入医保后年用药费用约5万元。即便以5万元/年计算,该适应症市场规模仍在10亿元左右。考虑到劳拉替尼尚无仿制药,未来市场规模大概率会高于10亿元。

更重要的是,这边要搞定ROS1靶点,那边ALK靶点也不远了。此前劳拉替尼已经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FDA)批准,用于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在中国,其针对ALK阳性晚期NSCLC的新药上市申请已于2021年3月递交。

基石药业合作辉瑞抢滩靶向ROS1新药的中国市场的节奏,现在的创新药市场速度就是王道,而从舒格利单抗研发获批的速度来看,基石速度毋庸置疑。

前两天,基石药业还公布了普吉华®一线治疗RET融合阳性NSCLC的研究数据,并计划提交扩展适应症申请。如果说劳拉替尼还在准备研发阶段,普吉华®作为基石药业首个商业化产品,目前已经打了前锋。

普吉华®是国内首个获批上市的RET抑制剂,目前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的普吉华®适应症是RET融合阳性NSCLC患者的二线治疗。RET基因位于10号染色体,虽然其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发病率只有2%,但是国内患者基数非常大,临床治疗中这类患者并不少见,而RET融合在年轻患者中更为常见,特别是年轻的非吸烟肺腺癌患者,发生率高达7%-17%,说个具体数字:在中国,每年新增RET突变癌症患者超过8万例。

再重申一次,普吉华®是现在国内唯一的RET抑制剂,除了普吉华®,国内同赛道进展较快的有礼来的Selpercatinib,目前进入国内III期临床,此外还有科伦药业的KL590586,目前尚处于临床早期。

普吉华®的先发优势不言而喻,而基石药业6月24日宣布的适应症计划申请“上新”,指的是计划向NMPA递交一线治疗RET融合阳性NSCLC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从目前基石药业对外披露的良好数据来看,新适应症获批可能性挺大,一旦获批,普吉华®可一线、二线治疗RET融合阳性NSCLC患者,其商业化前景将更添重筹。

临床推进能力突出 基石故事刚刚上演

一般来说,看一家创新药企业是否优秀,主要从四个维度判断:是否手握主流靶点、是否拥有优秀团队、是否有好的临床数据,以及总的发展策略如何。可以说,基石药业精准地踩到了以上每一个维度。

是否手握主流靶点?这个自不用再多说,目前肿瘤医药界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是精准治疗,如果在肺癌领域药企的争夺是一场战争的话,目前来看,基石药业已经筑起了其在NSCLC领域全人群+精准治疗的作战防线:手握或覆盖NSCLC三期、四期全人群的“同类最优”PD-L1舒格利单抗,精准治疗方面拥有已经商业化的普吉华®,并将和辉瑞合作开发新靶点ROS1阳性肺癌新药劳拉替尼。

不仅如此,这些产品也有望在其他的癌种展现出更大的市场潜力。以已经全面商业化的普吉华®为例,除了在NSCLC领域占到行业重要地位,该产品突变甲状腺髓样癌(MTC)也展现出强势潜力。近日,该产品在晚期或转移性转染重排(RET)突变甲状腺髓样癌(MTC)中国患者中显示出了优越和持久的抗肿瘤活性。并且,除了非小细胞肺癌、甲状腺癌,基石药业正通过篮式试验,积极开发其他多种适应症的可能性。相信随着新适应症的广泛布局,该产品凭借优越的有效性和首创价值,将体现出更大的市场潜力。

这只是一个缩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管是PD-(L)1市场还是NSCLC市场,一家公司的创新药获批越早,市场确定性越高。而核心团队对研发、临床和准入环节的理解,使得基石药业在药品商业化上快人一步。

以另一款产品舒格利单抗为例,临床试验的设计上采纳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吴一龙教授的建议,除入组了同步放化疗患者外,还入组了序贯放化疗患者,更加符合真实世界临床实践,覆盖人群更广。

同时,临床速度也没有落下,舒格利单抗临床从2018年8月开始,至今不到3年时间。新药申请去年11月已经递交,预计今年下半年获批。普吉华®、泰吉华®已经先后获得NMPA批准,普吉华®从授权引进到获批新药上市申请,用时仅仅两年零九个月。

这一切有赖于背后团队。基石药业掌舵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博士,曾在赛诺菲任全球副总裁、亚太研发总部总裁,打造了1400余人的亚太研发总部,先后领导了近80项临床试验,并在亚太地区获得30项新药上市批准。

同时组建了百济神州临床团队的首席医学官杨建新博士,在充分理解国内法规和政策的前提下,优化设计方案,减少临床试验的患者数及入组时间,使得临床试验既高效又高速,从而大大缩短试验周期。

产能方面,基石药业也毫无逊色,基石药业在苏州的产业化基地预计年底土建竣工,预计产能将达到26000L大分子制剂和10亿片小分子片剂及小分子胶囊。

商业化方面,基石药业除了上文种提到的与辉瑞、EQRx合作推广外,自身销售团队建设也没拉下。基石药业的销售团队规模在2020年底已经达到200余人,今年年底预计达到300余人,将负责普吉华®、泰吉华®和艾伏尼布的商业化推广。

根据年报,今年内基石药业计划实现4款新药获批上市,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PD-1、PD-L1和CTLA-4三款肿瘤免疫治疗骨架药物的创新药企,而其NSCLC的产品矩阵已经建立。基石药业本就重速度,临床推进能力突出,随着商业化的到来,基石药业的故事才刚刚上演,值得期待。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