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服务遭“水逆” 溺水事故隔年一次

事发8天后回应“尸水”事件

发家于西江之畔的碧桂园服务(06098.HK),似乎与水结下了“梁子”:房屋漏水、小区积水、业主溺水、员工溺亡……

针对8天前的员工溺亡导致业主喝“尸水”事件,华南碧桂园物业终于发了一份“高度重视”的事件说明。

称涉事水池水质各项指标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01

时隔8天后回应“尸水”事件

根据这份事件说明,6月28日14时许,物业发现员工失联,并在水池旁发现该员工的随身物品后立即报警。随即关闭了供水阀,将水池排空,同时发布停水通知,并安排应急供水。

6月29日7:30左右,安排第三方机构对水池清洗消毒,当日16时许恢复供水。

其实从近日刷屏的业主抗议视频和群里聊天内容来看,业主最气愤的碧桂园物业封锁消息,并谎称停水是因为供水线路检修,让大家在鼓里蒙了一周,而真相的缺席加剧了人们的恐慌。炎炎夏日,估计在“事件说明”发布之前,很多业主不敢使用小区的水吧。

不过碧桂园物业解释称,涉事水池的水只供应地势高区部分住户,地势低区和其他苑区住户不受本次事件影响。

而从“事件说明”来看,物业只字未提关于告知业主实情的动作。

后来有业主经从个别物业人员处打听,才得知出了人命。“为什么物业在确认有人在水池遇难之后,在切断水源之前还通知业主蓄水备用?”

人命大于天,但在杨氏家族的信条里,这似乎从来就是一句笑话。

或许正是因为“碧桂园+死亡事故”太多了,这次的员工溺亡事件成为碧桂园物业上下讳口莫言的“敏感词”。直到事发8天、网络消息铺天盖地后才遮遮掩掩地予以回应。

据天府财经网了解,涉事楼盘为广州华南碧桂园翠山蓝天苑,位于广州番禺区。链家网数据显示,该项目楼栋总数为420栋,房屋总户数为2633户。

不过碧桂园物业解释称,涉事水池的水只供应地势高区部分住户,地势低区和其他苑区住户不受本次事件影响。

“华碧邻里”公众号透露,该小区20年来一直使用的都是二次供水。有业主质疑:“为什么这样的楼盘能被验收,何时才能由自来水公司直接供水,保障业主安全?”

对此,公司在“事件说明”中表示,若技术条件允许,将尽量采用直供水的方式,不再使用涉事水池。

6月30日以来,碧桂园服务股价四连跌。

02

“不负责任第一名,推诿扯皮第一名”

2018年6月上市以来,碧桂园服务3年时间市值增长近10倍,早已超过其“母体”碧桂园(02007.HK)的市值,成为“宇宙第一物企”。

截至2020年末,碧桂园服务不含“三供一业”及城市服务的合同管理规模达8.21亿平方米,排名第一;不含“三供一业”及城市服务的收费管理规模3.77亿平方米,排名第三;累计管理3277个物业项目,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及香港特区的超过360个城市及海外,服务424万户业主及商户。

或许是“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标榜“急业主所急,想业主所想”的碧桂园服务在狂飙突进的道路上,似乎早已忘了出发时许下的承诺。

碧桂园服务遭“水逆” 溺水事故隔年一次

近年来,碧桂园服务因园区绿化被破坏、不买车位不让进、袖珍车位停车后无法下车、延期多交契税增加业主经济负担、虚假宣传虚假销售、人车分流形同虚设、不公开公摊面积等风波屡上热搜。

去年6月,位于青岛市黑龙江路时代城翡翠赏的业主们给碧桂园服务送去一面“锦旗”:不负责任第一名,推诿扯皮第一名。

业主控诉碧桂园服务同一楼层物业收费标准不一、不让救护车进正门耽误救治时间、业主门锁被撬保安接到电话40分钟才到场、楼道玻璃碎了反映3年没人换、下水道溢水一直没人修、公共收益拒不公示等数宗罪。引发当地街道、社区工作人员介入,督促物业方落实解决。

相比这些,碧桂园服务涉及的一些业主生命安全事件更令人揪心。其中,光游泳池溺水事故就频频发生。

据天府财经网梳理——

  • 2013年7月,江苏宜兴的钱某到宜兴碧桂园泳池游泳,因泳客过多拥挤致其摔入泳池受伤,经救治颈椎以下部位仍没有知觉,一直卧床治疗。法院审理查明,碧桂园服务宜兴分公司在泳池安装了监控装置,但事发当日仍未能正常工作,导致无法判断钱某受伤的过程;救生员在钱某受伤时未能及时发现险情,没有尽到监护游泳者安全的义务。
  • 2015年6月,一名14岁男孩在湘潭县易俗河碧桂园小区内一景观池溺水身亡。
  • 2015年8月,安徽黄山经济开发区碧桂园小区王女士7岁的侄女在碧桂园户外泳池发生意外,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王女士称,她将孩子交给工作人员代看,自己去买票。没多久,一名工作人员抱着其侄女急匆匆地走过来说,“孩子呛水了!”
  • 2017年7月,一女子在蓬莱市碧桂园游泳馆发生溺水。
  • 2019年9月,广西河池市政府官网发布一则处罚决定书:据群众举报,河池市碧桂园游泳池外池涉嫌无证经营,于7月18日发生一名儿童溺水事件。经相关部门对涉事游泳馆立案调查,发现其在尚未取得《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经营,责令改正上述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530元,并处罚款3万元。

另一起发生在碧桂园游泳池的溺亡事故,则严重暴露了碧桂园服务“精益化管理”背后的内控管理之混乱、安全责任之淡泊。

03

游泳池命案“罗生门”

2017年6月23日,受害人顾建军至碧桂园物业靖江分公司办理了游泳培训卡,游泳池为其安排了教练。28日晚7时许,因教练不在现场,顾建军在游泳池内溺水身亡。

原告(受害者家人)认为,碧桂园物业靖江分公司系游泳池经营者,其对外开办游泳培训并收费,理应提供相应的安全保障,却未尽到管理、安全保障和救护之责。

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在本案被告方答辩环节。

碧桂园物业辩称,已将游泳池出租给了睿风游泳馆经营,后来实际由谁经营并不清楚。事故发生后才得知,睿风游泳馆又将泳池转包给了曾飞、秦乐意个人经营。

睿风游泳馆辩称,确实与碧桂园物业靖江分公司签订过《游泳池场地使用协议书》,但协议签订后,对方并没有履行,而是将游泳池出租给了第三人曾飞。游泳馆开业后也是以靖江分公司的名义对外宣传,并以靖江分公司的名义投保。

第三人曾飞则称,听说碧桂园游泳池实际由睿风游泳馆和碧桂园物业合作经营,并一直以碧桂园物业的名义经营。自己和秦乐意二人只是打工者。

碧桂园开发建设、碧桂园物业管理的600平方米偌大一个游泳池,到底是谁在实际经营?发生命案后该由谁承担过错?竟陷入了“罗生门”。

经法院审理查明,原来,游泳馆真正的承租人系曾飞、秦乐意,但他们没有《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经营许可证》等经营资质,遂借睿风游泳馆的名义与碧桂园物业签协议,属违法经营。

而碧桂园物业将场地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相应资质的单位或个人使用,违反《安全生产法》相关规定。签协议当日,靖江分公司工作人员还带曾飞、秦乐意二人到工商所申请营业执照,并帮他们取了企业名称,显然是知情的,并明知开设高危险性游泳馆的法律规定,知法犯法。

此外,碧桂园物业与睿风游泳馆签订的协议书明确约定,对方在经营过程中不得出现“碧桂园”“碧桂园logo”等字样。却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任由曾飞一直以“碧桂园”名义来宣传揽客、办游泳卡等,导致受害人基于对“碧桂园”的信赖前来光顾。

本案终审判决:曾飞赔偿原告损失60.66万元;碧桂园物业靖江分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碧桂园物业对靖江分公司的赔偿义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睿风游泳馆赔偿原告损失14.33万元。

后因各方未履行赔偿责任,碧桂园物业还被强制执行。

04

高速扩张埋管理隐患

上述靖江市碧桂园游泳池还是碧桂园自己开发建设的,而碧桂园物业近年来密集并购的第三方物企,文化融合和管理磨合难度可想而知。

比如,前述收到“不负责任第一名,推诿扯皮第一名”锦旗的浙江碧桂园碧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原嘉凯城集团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就是碧桂园服务于2019年7月从嘉凯城(000918.SZ)手上收购而来。

碧桂园服务在今年3月的业绩会上放出豪言:未来5年要实现收入和利润年复合增长率50%以上,达成“千亿营收”目标。

而其2020年营收仅为156亿。这意味着,公司将进一步加快收并购步伐。

今年以来,碧桂园服务除了鲸吞蓝光嘉宝服务(02606.HK),在长城物业IPO前夕突击入股,战投入股中梁旗下物业中梁百悦智佳,中标中国进出口银行总行物业服务项目外,包括仲量联行、三盛集团旗下的伯恩物业等多家物企的收并购中也都浮现其身影。

为了给下一步收并购储存“弹药”,5月25日,碧桂园服务抛出了两笔合计超155亿港元的融资计划。

凭借“融融融”、“买买买”,2020年公司新增的1.36亿平方米合同管理面积中,第三方拓展贡献过半。

但随着管理规模急速扩张,公司的诉讼纠纷于近两年集中爆发。

企查查显示,碧桂园生活服务集团目前累计涉及司法案件1403起,仅2020年就超过500起,比2017-2019年三年之和还多;2021年半年时间已有300多起。

其中主要为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也不乏涉及业主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的纠纷。仅今年以来,公司已经3次被强制执行。

而在经营方面,与很多倚重外延式扩张的物企一样,碧桂园服务的盈利能力开始下降,2020年营收增速首度放缓,净利润增速则连续2年放缓。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上市3年,碧桂园服务营收规模分别增长49.77%、106.15%和61.74%,净利润分别增长129.79%、80.97%和60.78%。而其资产周转率则从2019年的1.08倍骤降至2020年的0.72倍。

2020年,公司城市服务的毛利率由上年的38.7%下降至32.5%,原因是“年内收购满国及东飞业务的毛利率较低所致”;社区增值服务毛利率从上年的66.2%下降至65.1%,同样因为“低毛利率的商业购销业务在年内增加”。这让碧桂园服务执行董事、总裁李长江“并购不会导致消化不良”的说法被打脸。

管理层也看到了业绩增速放缓的尴尬,因此才在几个月前的业绩发布会上强调未来5年要实现收入和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均在50%以上。

只是,在利润增速连降的势头下,再并表一些盈利能力不佳的标的,碧桂园服务要保持50%的利润年复合增长恐怕并不容易。被它并表的蓝光嘉宝服务就是前车之鉴,其在2020年进行过17次并购,最终拖累业绩,当年毛利率和净利率双双下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碧桂园服务2020年因多番收购,新增31.45亿元商誉,若被收购的标的未来业绩不及预期,还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20年因多番收购,新增31.45亿元商誉,若被收购的标的未来业绩不及预期,还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