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眩晕的估值:科创板热潮退去 会重蹈创业板覆辙吗?

来源:金融时报(FT) 编译:国际投行研究报告

中国科创板开市时的轰动过后,在该板上市的公司数量和融资总额均不及最初预期,该板是否会重蹈创业板覆辙?

令人眩晕的估值:科创板热潮退去 会重蹈创业板覆辙吗?

今年7月的一天,伴随着开市锣声响起,科创板(StAR Market)正式开市,当时外界对它的期望值极高。中国官方媒体将科创板誉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

分析师认为,首批在这个由上海证券交易所(SSE)设立的新板块上市的25家企业只是第一波上市浪潮,其中一些分析师预测,到今年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3位数。科创板的上市机制将激发这种发展潜力——在这种机制下,监管机构在审批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有限,对股票的定价或上市时间没有发言权,这与中国内地其他的交易所板块有所不同。在科创板开市之初,已有逾140家科技企业申请加入这个新板块,目标是筹集总计1288亿元人民币(合181亿美元)资金。

但目前,涌入科创板的洪水已放慢成涓涓细流。自那以来,只有另外5家公司(截至本文英文原文发稿时——译者注)在该板块发行了股票,共筹集了约8.26亿美元。

侯伟(Fraser Howie)表示:“它看起来确实有点干涸了。”

分析师表示,事实证明,审查过程比最初宣传的要更为繁琐。

侯伟表示,上海证交所官员曾表达了希望让高质量的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的愿望,“而不要虚高的估值”。

但从某些方面来看,科创板中仍有许多令人眩晕的估值。以江苏天奈科技(Cnano Technology)为例,这是一家鲜为人知的碳纳米管生产企业,成立于8年前。该公司的股票从上周三开始在科创板交易,上周收盘时较首次公开发行(IPO)价格上涨了176%。

这使得天奈科技的预期市盈率达到97倍,是上海股市整体市盈率的8倍以上,是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的4倍。阿里巴巴可以说是中国最成功的上市科技公司。

目前还没有官方指标来追踪科创板股票的表现情况,不过在为期一周的国庆长假结束后,上海证交所将于10月发布上证科创板50成份指数。但科创板目前的上市公司总数远远低于这个数字。

总部位于上海的私人股本投资公司开元资本(KAIyuan Capital)的董事总经理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在经济放缓和美中贸易冲突的背景下,监管层希望把初创企业推向市场,而长期投资者希望投资于能禁受考验的公司,这二者之间一直存在矛盾。

他说:“一切都要归结于发行质量,如果监管方面坚持其科技(风险资本)愿景,每位创业者都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是独角兽,那么科创板终将会重蹈创业板(ChiNext)的覆辙。”他指的是中国更早在深圳开设专注科技股板块的尝试。创业板基本上未能吸引到大型的IPO、让它们不去香港或纽约挂牌。

从目前来看,科创板的股票还远未能在其最初涨幅的基础上再有大的起色。自上市第一周结束以来,首批25只股票的总市值几乎没有变化,而交易量有所下降。

里昂证券(CLSA)中国资本准入研究主管Alexious Lee表示,科创板活跃度降温符合政策制定者鼓励降低波动性的目标。Lee说:“我认为他们处于微调这些改革的阶段,并且正在分析如何将这些改革融入整体市场。”

但是科创板仍受到剧烈价格波动的影响。政策制定者曾希望通过只向拥有至少2年交易经验、资产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者开通交易权限,来抑制剧烈价格波动。然而股票价格继续在上市首日大涨——这是投机市场的一个特征,典型百分比涨幅达三位数。

招银国际证券(CMB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策略师苏沛丰(Daniel So)表示,首日涨幅表明,主导整个市场交易的散户投资者仍在让科创板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尽管相关规定旨在确保更冷静的机构投资者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投资者看到调整即将到来或刚刚开始时,就会撤出资金。”他说,“这么高的估值是不合理的。”

万得(Wind)数据显示,事实上,迄今上市的30只科创板股票的平均预期市盈率达到100倍出头。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董事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可能要几个季度的盈利报告才能让股票估值降下来。

侯伟也认为,现在就对科创板做出评判还为时过早。

本文转载自国际投行研究报告,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19-10-03
下一篇 2019-10-11

相关推荐

  • 石头科技褪去“光环”:股东减持、小米“解绑”、投诉不断

    如果说股东离场和竞争对手的增加是“外患”,那么石头科技自家产品一直以来持续不断收到投诉和差评便是最为棘手的“内忧”。 随着扫地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贴近日常生活,该产品曾经的“高科技外衣”和相关企业的“市梦率”也渐渐褪去。 作为曾经的减持也让公司本就受挫的股价再次承压。 《小米系”资本正在加速退出石头科技,而在另一头,9月14日,小米扫地机部正式成立的消息传出,产品结构单一的石头科技压力陡增,扫地机器人本身增长停滞的市场也将更加内卷。 除此之外,石头科技在消费者维权平台以及官方店铺遭受的“投诉”和“差评”,也让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彻底失去了“光环”。 股东、高管轮番减持,实控人边套现边提议回购 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今后减持360.12元/股计算,昌敬计划减持的股份市值约为6.75亿元。 而实控人自己减持的同时,却不忘提议公司进行回购。 8月17日,石头科技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昌敬先生《关于提议北京石头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函》。 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为建立完善公司长效激励机制等原因,昌敬提议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部分股份——回购股份的资金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117.78万元(含),不超过人民币1.02亿元(含)。回购的价格:不超过人民币435元/股(含)。 对此,有原始股东资本加持,自身也拥有了更多的“资本实力”。所以石头科技不再满足做一个代工企业,开始推出自有产品,兴建自有工厂,由互相绑定到相互竞争。 就在9月14日,石头科技首次对媒体开放了其2023年4月投产的自有工厂。该工厂投资4.6亿元,公司称目前月产能最高可达30万台,主要用于生产扫地机器人。同时,二期产房也在规划建设中,预计2024年5月交付使用。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9月14日,多方信息称小米生态链部整合了其部门架构,新成立了智能硬件部、…

    2023-09-19 科技
    14.6K
  • 容汇锂业转战创业板:业绩变脸风险高悬,行业分类“量身定制”

    眼镜财经》注意到,伴随新新能源行业景气度快速提升,下游需求的提升助推容汇锂业业绩的快速增长。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分别为5.06亿元、15.42亿元、59.1亿元;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3.7亿元、19.05亿元,业绩呈上升趋势。其中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为59.1亿元,同比增长283.27%,实现归母净利润19.05亿元,同比增长414.86%。 《眼镜财经》翻阅招股书说明书发现,2020—2022年,容汇锂业碳酸锂产品的销售均价分别为3.55万元/吨、8.23万元/吨、38.66万元/吨,碳酸锂相关业务的营收分别为2.84亿元、7.98亿元、36.92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60.16%、52.66%、62.52%。 其电池级氢氧化锂2020年至2022年的售均价分别为4.88万元/吨、8.32万元/吨和33.59万元/吨,氢氧化锂对应的营收分别为1.32亿元、6.44亿元、21.81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05%、42.44%、36.92%。 然而,业绩增长的容汇锂业或将面临着业绩变脸的风险。 据容汇锂业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电池级碳酸锂和电池级氢氧化锂的市场价格分别为22.95万元/吨、31.75万元/吨较去年38.66万元/吨、33.59万元/吨的销售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由于容汇锂业自身没有新三板挂牌时容汇锂业对自己的分类为“C26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20年12月容汇锂业向上交所科创板提交天齐锂业、盛新锂能等锂盐加工企业的分类则为“

    2023-06-08
    7.4K
  •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第一股”光环褪色:销售费用与存货一起翻倍,研发不足客诉高企产品智能化堪忧

    以扫地机器人、智能洗地机为代表的智能清洁电器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刚需必备。 在快速发展的智能清洁电器市场,科沃斯(603486.SH)的表现可谓一骑绝尘。作为“扫地机器人第一股”仅用时13个月就完成了百亿市值到千亿市值的跃升。 前不久,科沃斯披露的2021年业绩预报也较为理想。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扣非净利润达18.5亿元至19亿元,同比增加248.4%到257.8%。 不过,《年报,不难看出该公司在业务经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眼镜财经》注意到,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研发费用分别为2.77亿、3.38亿及3.31亿,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22%、4.67%和4.01%。 对比科沃斯一直对标的全球扫地机器人巨头iRobot,公开报道显示,后者的研发费率自2013年开始就一直稳定在10%以上,在全球拥有超过1500项专利。 与研发费用相对的是,科沃斯在销售费用的投入上一直是大手笔。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销售费用分别为12.32亿、15.61亿及18.93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3.19%、21.58%和22.96%。以去年前三季度的18.93亿元销售费用来看,同比急剧增长了96.33%。 整体来看,科沃斯销售费用相当于研发费用的5-6倍。 然而,在如此阔绰的销售费用加持下,并没有带动销售明显增长,科沃斯的存货反而持续保持上涨。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存货金额分别为10亿元、12.85亿元、25.61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扫地机器人作为常用的小家电,科技含量不高,且更新换代快,随着各大家电企业涌入,竞争加剧,给公司的存货带来无形风险。一旦积压严重,很容易被市场淘汰,卖不掉的每年都要减值。 投诉不少,产品智能化堪忧 研发相对偏弱让科沃斯,产品智能性大打折扣。 《眼镜财经》检索知名投诉平台黑…

    2022-04-18 资本
    3.5K
  • 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登陆光伏支架行业,2020年8月公司上市,首发价格42.19元,实际募资14.31亿元,有A股“光伏支架第一股”之称。上市以后,该公司受到资金关注,股价在今年7月直线攀升至高点274.21元,12月28日报收186.08元。 但《原始股东与高管们开始密集套现离场,12月27日,上交所还对其中的违规碳中和日报》试图进行些许探究。 遭遇减持潮 12月27日,上交所对中信博的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予以通报批评,原因是超比例违规减持,而这正是该公司减持潮中的一个缩影。 根据公告,作为中信博时任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在所持首发前股份限售期满之日起1年内,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其上市时直接持有公司首发前股份总数的25%,且违规减持金额较大。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中国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而不久前的12月23日,中信博才披露了董监高减持股份结果公告,公司原副总经理、原董秘郑海鹏,与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程,在近期分别减持了22.16万股与6.48万股,这些减持股份均来源于公司年报披露显示,共有181家机构持股中信博,其中基金有176家,QFII有1家,社保基金2家,券商2家。到了三季度,此前持股的机构数量仅剩36家,大部分机构都已退出。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价格与价值不匹配。《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自去年上市以来,中信博的股价表现不错,尤其在今年5月至7月期间,有过一波直线攀升行情,从低点111.67元涨至高点274.21元。截至12月28日,中信博报收于186.08元,总市值约253亿元,出现了一波回落。而市盈率PE(TTM)约为153,光伏设备行业的平均PE约为63,中信博的估值溢价水平远超行业均值。 另一方面,中信博交出的业绩答卷与其股价相比,则相形见绌。毛利率比2020年同期下降9.73个百分点。其认为: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费用增加等因素导致公司单位成本增加。2021年支架…

    2022-01-04
    3.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