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宁物流让刘强东“马失前蹄”:近三年业绩巨亏13亿,股价暴跌七成,如今深陷内斗“漩涡”

虎年开市以来,创业板首批挂牌上市28家公司之一的新宁物流(300013.SZ)突然爆发一场管理层与股东之间的内斗,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眼镜财经》注意到,这场争斗的焦点围绕于公司控制权,第一大股东、第三大股东联合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补选非独立董事,却遭到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两度拒绝。目前监管已经介入,但管理层与股东仍然互不相让,甚至在公告中大打口水仗,上市公司称要阻止非法收购,两大股东则称是为完善公司治理。

在控制权争夺硝烟弥漫之际,新宁物流的经营状态更令人担忧。《眼镜财经》梳理,2009年上市至今的13年,公司净利润累计亏损超过10亿元,近三年不仅持续亏损,银行逾期贷款也在攀升中。曾被视作白衣骑士的京东正在加速抛售离场,但目前股价只剩入股时的三成。

新宁物流让刘强东“马失前蹄”:近三年业绩巨亏13亿,股价暴跌七成,如今深陷内斗“漩涡”

两度阻止召开股东大会,上市公司意欲何为

2月7日至2月11日,新宁物流连发多个公告,公司与第三大股东河南中原金控有限公司(简称“中原金控”)、第一大股东曾卓就能否召开股东大会一事展开交锋。

依据公告,中原金控联合曾卓提请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补选公司非独立董事相关议案,但是董事会、监事会先后对上述提案和议案予以了否决。

公告显示,否决的原因为,公司方面认为召集股东之一曾卓存在利用公司原子公司向其违规提供担保等系列情形,属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

对此,召集股东辩称,曾卓没有任何收购公司的意图,并承诺、保证在未来12个月内不会作出任何增持公司股份或谋求公司控制权的行为或计划。

在两次遭拒后,2月12日,中原金控直接向新宁物流发出通知,决定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这出“内斗”剧也引起监管层关注,2月14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2月19日,新宁物流回复关注函表示,曾卓联合中原金控已导致其具备控制公司的条件,本次提案如继续推进实施,将推动曾卓联合中原金控实际控制暨收购公司的非法收购行为成为既成事实。

为证明这一观点,新宁物流列举了董事席位与持股比例两方面情况,意图说明曾卓联合中原金控可实际支配的表决权已足以对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

新宁物流董事会应有9名董事,但目前只在任7名,其中4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新宁物流表示,公司现有4名非独立董事中,2名由中原金控提名,如本次补选2名非独立董事,曾卓联合中原金控将合计拥有6席非独立董事席位中的4席。

另外,曾卓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原金控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合计持有公司15.56%的股份,且公司股权比例较为分散。新宁物流认为,综合来看,曾卓与中原金控合计持有新宁物流15.56%的股份,已远超其他股东,其联合已导致其具备控制公司的条件。

上市13年累亏超10亿,股东直指治理不善

曾卓则提出完全不同的意见,他在对深交所的回复中声称,中原金控联合自己召开股东大会的原因是,新宁物流2019年和2020年度持续两年亏损,且2022年1月份出现多笔贷款逾期,及业绩预亏高达1.4亿元至1.95亿元。为此,中原金控在2022年1月底主动联系曾卓,说明了其意向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并补选2名缺额董事,以完善上市公司治理。

这番言论不无道理,新宁物流于2009年10月30日跻身A股市场,上市以来的经营业绩以“惨淡”二字形容毫不为过。《眼镜财经》梳理,2009年上市至今的13年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亏损10亿元以上。

2009年至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6亿元、0.17亿元、0.09亿元、0.09亿元、0.05亿元、0.06亿元、-1.10亿元,长期在低位徘徊,除了2014年意外增长外,其余年度均在下滑,2015年陷入亏损。

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明显改善,遗憾的是好景不长。2018年又出现较大幅度下滑,2019年再度陷入亏损。2019年、2020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5.82亿元、6.12亿元。

今年1月26日,新宁物流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净利润为亏损0.80亿元至1.35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为亏损1.40亿元至1.95亿元。

新宁物流解释称,原全资子公司亿程信息经营不善、产品竞争力下降等原因,收入及盈利能力下降,叠加疫情、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2021年持续亏损。

在经营亏损的同时,新宁物流还爆发了财务危机,贷款逾期金额正在不断增加中。2月16日公司披露,新增了银行贷款逾期本金2900万元。截至目前,新宁物流已偿还逾期银行贷款本金505.46万元,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银行贷款金额为9994.54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6.73%。公司对子公司担保贷款逾期累计金额为2400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22%。

这对如今的新宁物流来说堪称是“雪上加霜”,高额逾期会进一步导致该企业融资受阻。此前公司就曾公告称,在农业银行共计1.06亿元的贷款之五级分类等级被连下调三级,从“正常”调至“可疑”。受上述情况影响,导致公司部分贷款无法进行转贷和展期操作。

2015年收购埋伏笔,京东失利加速离场

新宁物流的董事席位之争,实质是控制权争夺的体现。从双方提名推举的两名非独立董事胡适涵、李超杰的背景来看,显然是想往董事会中安插“自己人”,即使不能收购上市公司,也能通过代理权争夺的方法,达到掌握新宁物流控制权的目的。

其中,胡适涵目前为中原金控(深圳)投资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李超杰2020年12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在新宁物流原子公司广州亿程交通信息有限公司(简称“亿程信息”)担任副总经理等职位。而自2005年到亿程信息被新宁物流收购前,曾卓为亿程信息董事长、法人。

对于提名李超杰的原因和合理性,中原金控表示,此次提名董事时,考虑到李超杰具备上市公司董事的知识储备和专业能力,且通过了深交所的董秘资格考试,曾经也在新宁物流及其下属子公司任职过,因此决定提名其为候选人。而由于亿程信息已被上市公司剥离,因此也不影响李超杰成为候选人。

实际上,新宁物流发展成如今局面,受亿程信息这家子公司影响很大。2015年,为拓展产业链,新宁物流以7.2亿元全资收购曾卓、红杉资本等持有的车辆卫星定位运营公司亿程信息。

遗憾的是,在2014-2017年度的业绩承诺期一过,亿程信息连续陷入亏损,对上市公司形成严重拖累。赶在去年12月29日,新宁物流转卖了经营不善的亿程信息,并完成股权变更登记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曾卓于2019年底从新宁物流辞职,曾试图靠转股给京东套现。这一年7月,新宁物流披露,其股东南通锦融、曾卓向刘强东旗下的宿迁京东振越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宿迁京东”)转让公司2977.91万股,合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转让价格为12.63元/股,交易总价约为3.76亿元。

然而,京东入局并未能挽救新宁物流于危难。除了近年大幅亏损外,二级市场上,新宁物流股价踏上熊途,跌跌不休,2021年7月28日,盘中下探至3.64元/股。到今年2月21日,股价报收3.94元/股,相比京东入股时价格暴跌近七成。

果不其然,2021年6月,宿迁京东启动对新宁物流的减持计划。1月14日公告披露,宿迁京东所持股份比例已降至7.63%,还将在未来半年内减持1340.06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3%),显得对新宁物流“去意已决”。《眼镜财经》估算,这项投资使京东方面浮亏约2亿元。

新宁物流目前仍是“无人掌舵”的局面,这家老牌上市公司能否走出内斗纷争,未来命运如何发展,《眼镜财经》将持续关注后续。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1)
上一篇 2022-02-17 10:51
下一篇 2022-02-28 16: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