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果园境外IPO获受理 与鲜丰水果争夺水果零售第一股

知名水果零售商百果园要上市了。据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递交的境外IPO相关审批材料,已于6月5日获受理。

百果园近年发展迅速,布局线上电商,启动卖菜业务,通过加盟模式铺店,对资金的渴求越来越多。

业内认为,另一水果零售商鲜丰水果不久前完成A股上市第一期辅导,百果园在此时启动IPO,用意在于争夺水果零售第一股。

百果园境外IPO获受理 与鲜丰水果争夺水果零售第一股

文/河南商报 首席记者张恒

抢夺水果零售第一股?有故事,也有风险

百果园2001年成立于深圳,是一家集水果采购、物流仓储、门店零售、信息科技等于一体的大型连锁企业。截至2019年,公司用18年的时间在全国80多个城市铺店4000多家。

百果园的竞争对手——另一家水果零售品牌鲜丰水果股份有限公司也已启动上市,并在2020年3月完成A股上市第一期辅导工作。鲜丰水果成立于1997年,目前拥有1850余家门店。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9年3月发布的《生鲜企业排行榜》,百果园位居龙头,鲜丰水果排名第三。

对百果园来说,从6月1日递交的材料被接受,到6月5日被受理,用了5天时间。根据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办理大厅国际部的以往进度,如果进展顺利,百果园两个月后可以拿到行政许可决定书。

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刻,百果园和鲜丰水果谁先获批,谁就能获得“水果零售第一股”的荣誉。河南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百果园公司,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百果园的高端连锁零售模式颇受资本青睐,公司2015年完成4亿元A轮融资,2018年再次完成约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与此同时,竞争对手鲜丰水果也在资本市场与之你追我赶,几乎同步进行了天使融资和A、B轮融资。

河南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截至目前,百果园经过7次融资,包括多次战略融资和股权融资。投资方有20家,其中有天图资本、广发信德、前海互兴、中信农业产业基金、中植资本、中金前海发展基金、阿特列斯资本、招商局资本等机构。

其中,天图资本系2015年百果园A轮融资时进入,彼时天图资本首席投资官冯卫东就曾表示,预计百果园在3至5年内真正上市。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正好是天图资本计划中的最后一年。

2020年对百果园来说,还有另一层特殊意义——三年前,百果园方面在香港向其200余名全球水果供应商代表称,预计到2020年百果园门店数将达1万家。

“谋求上市说明百果园对资金的需求增加,但按照目前公司4000多家店,一年之内1万家的目标不靠谱,我不看好。”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朱丹蓬认为,争夺水果零售第一股有利于增强百果园对资本端的吸引力,但2020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公司在营造氛围的同时也应关注迅速扩张带来的风险。一年铺5000多家店,对资金的需求肯定很大,面临的挑战也很多。比如迅速扩张后的供应链、人员配置、店铺管理、产品质量管控等。

电商、卖菜,百果园一直在需求利润增长点

生鲜零售市场指在菜市场、超市、生鲜电商等终端零售途径上向消费者销售蔬果、肉蛋白、水产等生鲜产品的市场。根据欧睿数据估计,2020年生鲜零售市场规模可超5万亿。

其中蔬果在生鲜类销售额占比达到55%。然而整体生鲜市场渠道分布上,菜市场等传统渠道占比一半以上,现代超市占比不足40%,电商占比不足10%。

百果园2016年战略合并生鲜O2O平台一米鲜,开启生鲜电商业态。据报道,截至2019年11月,百果园全渠道年销售额130亿元,其中线上销售额为25亿元,一直徘徊在占比20%左右。

百果园刚刚介入电商时,定下的目标是2020年电商占比达到50%。如此看来,虽然销售额有所扩大,但公司电商板块的发展并未达到预期。

实际上,最近几年生鲜电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融资退坡,生鲜电商经营困难、资金链断裂情况时有发生。仅2019年就有我厨、吉及鲜、妙生活、呆萝卜等企业出现各种问题。

一向以水果作为细分定位的百果园还跨界卖起了蔬菜。2月份开始,百果园先在华南部分城市开通了卖菜通道,包含深圳、中山、惠州等城市,此后推广至上海、苏州、无锡等华东城市。

不断寻求利润增长点的百果园对资金表现出极大的渴望,这也是业内认为其今年启动IPO的原因之一。

朱丹蓬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百果园走生鲜平台路线,类似瑞幸咖啡以咖啡为切入点做平台,积攒够了粉丝就会有流量。但是水果和咖啡的区别在于,水果零售门店门槛低很多,这意味着个体竞争者更容易抢占市场。

快速扩张 是否保证盈利和品控引质

从百果园的发展历程来看,早期发展并不顺利。官网显示,从2002年首家门店“深圳福华店”正式开门营业,到2012年公司成立10周年,百果园开店300家足足用了10年时间。

2015年,百果园门店数量突破1000家,并获得完成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以此为起点,百果园进入快速发展轨道,在2018年再次完成约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后,门店突破3000家。以2019年的数据计算,百果园在两轮融资的加持下,门店数量4年足足增长了3倍。

百果园加速推进加盟始于两年前。

2018年初,百果园举办首场加盟招商说明会,时任百果园常务副总裁的袁峰在会上宣布,2018年集团定的目标是,全国新开门店1200家,新拓展5个区域,且将全部以加盟店形式呈现。

河南商报注意到,按照百果园董事长余惠勇2015年的计划,“从2017年开始,每年增加门店不少于1000家,其中北京市场最终要扩充到1000家,全国总门店数不少于10000家。粗略计算,百果园最快也要在2023年才能完成万店规模。”

河南省商业特许经营专业工作委员会秘书长陈岳鹏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快速扩张期要兼顾门店选址、店面盈利等问题,运营者的压力比较大。按照百果园的品牌影响力来讲,拿钱排队加盟的人会很多,但2020年就放开加盟达到一万家门店会有压力。

“因为新店是否盈利是有成功率的,即使是资金充足,配套设施、供应链跟不上的话,最终还会影响品牌能力。”陈岳鹏认为,对于企业来讲,能否保证供应链,团队的支持、保证盈利能力,包括总部的配合程度都很重要。

朱丹蓬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其不看好短期内迅速以加盟的模式扩张。生鲜具有种类繁多、易腐、非标等特点,造成水果零售行业的毛利,但纯利润并不高。百果园2020年的“万店计划”需要短期内大量的资金投入,会对盈利能力和品质把控造成挑战。

“比如假设管理跟不上,有的加盟商进了100斤的巴西甜橙,用普通甜橙来冒充,很多消费者根本看不出来。”朱丹蓬说,仅从店铺稽查来看,一万家店需要配置500~800名稽查专员,按600人计算,每年的相关成本就是一大笔数字。稽查专员不配置是不行的,因为百果园的水果以高品质、高价格著称,少了稽查,就会直接影响产品质量,最终对品牌造成伤害。

本文转自河南商报,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