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快消

复星系高位接盘金徽酒 东阳人郭广昌能否喝得下陇酒?

与明天系、中植系一样,复星系资产规模庞大,但一直有个遗憾,就是没有白酒资产。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复星系就曾先后接触过湖北石花酒业、沱牌舍得(600702.SH)、顺鑫农业(000860.SZ),希望一尝白酒滋味,结果都无疾而终。

01

不过郭广昌的这一夙愿终于实现了。金徽酒(603919.SH)昨晚宣布,郭广昌旗下豫园股份(600655.SH)以18.37亿元收购的金徽酒1.52亿股股份完成过户。至此,豫园股份持有金徽酒29.99998%股权。

虽然夙愿已遂,但郭广昌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挺多,尤其是在当下整个白酒行业步入下行趋势的环境下。据天府财经此前报道,目前已披露半年报的白酒公司水井坊(600779.SH)上半年净利润下滑7成,二季度更是出现亏损。而比水井坊体量和名气更小的金徽酒会有更好的表现吗?

此前,包括娃哈哈、联想控股(03396.HK)、维维股份(600300.SH)等产业资本也曾尝试跨界进入白酒,最终都铩羽而归,在白酒领域并无积累和经验的郭广昌高位接盘这杯“陇酒”,他能喝得下吗?

复星系高位接盘金徽酒 东阳人郭广昌能否喝得下陇酒?

天府财经注意到,此次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将成为金徽酒控股股东,原大股东亚特集团的持股比例降至21.57%,成为二股东。亚特集团出让控制权,也是因其资金状况不容乐观

02

金徽酒曾用名为“甘肃陇南春酒厂”,昔日曾与茅台、五粮液齐名(1960年,三者都是全国首批登记注册的白酒品牌),此后因各种原因掉队。

2006年底,亚特集团入主金徽酒,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2007-2016年,金徽酒营收从8000多万元增至12.77亿元,并于2016年3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

但上市后不久,金徽酒就陷入了财务造假传言的危机,业绩增速也连年下滑。天府财经注意到,2016-2019年,其净利增速分别为33.81%、14.02%、2.24%、4.64%,几乎连年下滑;毛利率从2017年的63.01%下滑到2019年的60.72%;现金流情况也起伏不定,2017-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1亿元、0.86亿元、3.71亿元。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金徽酒的经营压力更甚,仅实现营收3.42亿元,同比下降33.37%;净利润5785.49万元,同比下降47%,延续下跌颓势。

此前金徽酒制定《五年发展规划(2019-2023)》,并与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签订《业绩目标及建成方案协议》,计划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3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5%;净利润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8%,总目标较2019年翻一番。

2020年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8.3亿元,比上年增长11.97%;实现净利润3.2亿元,比上年增长18.25%。但从目前白酒行业趋势来看,公司2020业绩恐是难达标。要知道,不只水井坊,即使白酒行业龙头贵州茅台(600519.SH)的系列酒今年上半年也是零增长,这对与茅台系列酒一样,以百元级别产品为主的金徽酒而言,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复星系高位接盘金徽酒 东阳人郭广昌能否喝得下陇酒?

03

实际上,目前我国几乎所有省份都形成了一线龙头品牌、区域强势品牌和区域中小品牌的竞争格局,这就决定区域酒企全国化扩张难度越来越大,再加上疫情影响,金徽酒全国化扩张投入很大,收效却不大。

经营数据显示,甘肃省内,金徽酒市场份额为24%,红川市场份额为9%,滨河为6%,剑南春为9%,泸州老窖为8%,洋河为4%,五粮春为11%,古井贡为1%,汉武御为4%,武酒为4%,其他品牌为19%。

省外市场,即金徽酒主要发力的西北市场,其市占率不足2%。这与金徽酒在2016上市之初,期望未来在甘肃省内市场占比达到40%-50%,剩余西北五省占比10%的发展愿景相差甚远。

西北白酒市场各省强势品牌众多,陕西有西凤酒,青海有青青稞酒,新疆有伊力特酒,宁夏有老银川系列。

在甘肃省内,竞争参与者有全国性名酒,也有地方性名酒,还有省内的竞争者。省内竞品甘肃红川2019年销售规模突破8.5亿元,“金成州”、“锦绣·陇南”分别成为2亿元大单品,整体规模未来有望突破10亿元,这些都将与金徽酒短兵相接。

随着白酒行业加速集中化,金徽酒的未来也有不确定因素,或许这就是亚特集团选择高位套现的原因。另据公司公告,亚特集团已经累计质押2.04亿股,显然资金有些紧张。

实际上据天府财经了解,业外资本介入白酒行业成功的案例并不多,从联想控股到维维股份,都存在水土不服。那么,郭广昌和复星系能打破这个魔咒吗?

天府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