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对郎酒IPO“53问” 压货经销商催肥业绩、古蔺郎酒厂“私有化”等问题待落实

近几年,郎酒业绩虽然年年攀升,但不免有“大放卫星”之嫌,业绩上升的背后,却是依靠涨价换来的表面光鲜,含金量不容乐观。

中新网四川新闻5月29日电(杜成) 这个周末,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或许有些失落,善于逢凶化吉、破解危机的他,在资本运作和谋划上市方面却未能一样长袖善舞。

5月28日,证监会就郎酒股份IPO提出53项反馈意见,要求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并披露郎酒股份酱香型产品与贵州仁怀地区白酒企业尤其是茅台、国台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公司浓香型产品与四川本地白酒企业尤其是四川白酒“六朵金花”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

经过长达一年的漫长等待,等来的却是密密麻麻、亟待解决和回复的诸多问题,郎酒不免感到“心凉”。

回溯四川郎酒长达整整14年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道阻且长。面对证监会这次缜密严格的“53问”,郎酒能否一一落实和破解?上市之路何去何从还要走多久?看来答案只有留给时间。

证监会53问提出反馈意见

梳理发现,证监会本次反馈意见涉及三大部分,共提出多达53个问题,分别涉及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和其他问题。

在规范性问题中,证监会提出,郎酒股份的控股股东郎酒集团涉国有改制,其子公司郎酒厂等也曾为国有企业,要求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详细核查控股股东郎酒集团及其子公司涉及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改制、国有股权、集体产权转让过程的合法合规性,有无造成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等问题。

郎酒股份招股说明书中披露,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直接持有郎酒股份15%股份,间接持有郎酒股份61.7%股份,合计持有郎酒股份76.7%股份,为实际控制人。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汪俊林与汪俊刚是否是一致行动人,汪俊林与其他股东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汪俊林与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关系等问题。

2020年6月,郎酒股份披露招股书显示,发行人报告期内收入及净利润均实现大幅增长,净利润增速高于营业收入增速: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分别实现营收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亿元、7.26亿元、24.4亿元,毛利率分别67.71%、75.38%和80.94%。

证监会对此要求郎酒股份:结合行业趋势、发行人相应产品的市场供需变化、市场占有率、定价机制,以及产能利用率、产销率等公司经营数据,分析主营业务、净利润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与行业发展状况匹配,是否符合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业绩增长趋势等。

招股书中称,郎酒股份上市拟发行7000万股新股,总募资约74.5亿元,主要用于扩张传统优质酱香、浓香及浓香兼香产能,数字化运营、技术平台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募投后,郎酒将增加酱香型基酒产能2.27万吨,浓香型、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2万吨;郎酒在建工程余额分别为7.51亿元、11.54亿元、23.72亿元。

对此,证监会要求郎酒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补充说明建设项目投资规模、投资期限、建造方式、开工与预计竣工时间、各期投资金额、投资进度、成本归集等情况,以及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石洞郎酒浓香型白酒生产基地项目、天宝洞休闲度假酒店建设项目在建工程的建设进度,逐年大幅投入,转固进展较慢的原因及其合理性。

另外,证监会要求郎酒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类现金流量的主要构成和变动是否与实际业务的发生一致,是否与相关会计科目的核算相互勾稽,并对比分析并披露各报告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产生较大差异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等等。

14年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回顾四川郎酒14年上市漫漫长路,艰难曲折个中滋味,恐怕只有汪俊林本人才最明白。

早在2007年,郎酒就传出上市计划,但受其时郎酒企业规模、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影响,最后其高层认为并非最佳上市时机,审时度势暂停了上市计划。

2009年8月,郎酒集团再次恢复上市计划,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次年上市计划再度搁浅,不了了之没了下文。

随后,由于宏观政策收紧等诸多原因,郎酒上市计划一再延后,多次传出借壳上市消息,同样最后无疾而终。

到了2013年,因行业调整以及郎酒集团掌门人汪俊林被传协助调查等,此后郎酒业绩大大受挫,出现直线下滑趋势。当年,郎酒整体销售收入下滑至80亿元,2014年销售额不足50亿元。

证监会对郎酒IPO“53问” 压货经销商催肥业绩、古蔺郎酒厂“私有化”等问题待落实

直到2015年汪俊林回归后,及时调整组织架构和品牌战略后,推出“青花郎”产品品牌杀入高端白酒阵营,郎酒业绩才开始得以回升。

到2017年,白酒行业强劲复苏后,郎酒集团第三次提出上市计划;2019年,终于正式冲刺IPO,并计划于2020年上市。

在2020年5月28日,郎酒股份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当年7月10日,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12个月的监管措施。

截至今年3月18日,据证监会发布的《深交所中小板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郎酒股份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备注信息为“中止审查”;就在次日,汪俊林在郎酒核心产品青花郎新的战略定位发布会上表示,上市事宜仍在推进之中,暂时无具体时间表,“保荐机构广发证券也没有更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直至5月28日,证监会就郎酒股份IPO提出多达53项反馈意见,让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在30天内对所列问题逐项落实并提供书面回复。

业绩被指“表面光鲜”

在川酒“六朵金花”中,五粮液、泸州老窖、沱牌舍得、水井坊早已逐梦A股资本市场,仅有郎酒和剑兰春还搁浅于资本市场门口。这对于高举高打、动作频频的四川富豪汪俊林和郎酒集团来说,岂可甘心?

因此,A股成功上市驰骋资本市场、争当酱酒第二股,一直是汪俊林和郎酒集团做了很久的一个梦,同时也是心中难以言说的一个梗。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分别实现营收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在2018年,郎酒集团曾雄心勃勃立下发展目标:到2020年,郎酒股份计划成功上市,业务收入力争将突破200亿元。

对标茅台,打造酱酒庄园,升级品牌战略……徘徊于资本市场门口的郎酒继续执着怀揣上市梦想。在2020年7月的一个活动现场,汪俊林还高调提出,到2025年郎酒要至少实现500亿元的销售额,在未来10年将继续对标茅台。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证监会本次提出的反馈意见来看,郎酒成功上市或许还遥遥无期。近几年,郎酒业绩虽然年年攀升,但不免有“大放卫星”之嫌,业绩上升的背后,却是依靠涨价换来的表面光鲜,含金量不容乐观。

该人士称,就证监会这次提出的反馈意见而言,郎酒还存在信披数据信息不完整不规范、靠压货经销商增长业绩、古蔺郎酒厂“私有化”、涨价策略不灵等诸多问题,有待郎酒自身来落实与回复,相关部门进一步进行核实和调查。(完)

本文转自中新网,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