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增速垫底,股价长期低迷,可转债转股遇冷,江阴银行高光远去

江苏省作为我国的经济大省,A股上市的10家农商行仅江苏就有6家。而作为最早登陆A股的农商行,江阴银行(002807.SZ)自2016年上市以来,发展不如预期,一直处于行业垫底状态。

2021年,江阴银行营收规模在A股农商行中排名倒数第二,增速则是倒数第一。年报数据显示,该行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33.67亿元,同比仅增长0.46%。

拉长时间线,2019年和2020年,江阴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04亿元和33.51亿元。可以看出,2021年营收虽然同比微增,但依然低于2019年。

不过《眼镜财经》注意到,江阴银行虽然营收不增,但2021年净利润大涨20%,这个增幅在10家农商行中排到第4。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江阴银行近年来持续化解不良,但这一指标在全国10家农商行中仍处于高点。而其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也有所下滑。

营收增速垫底,不良贷款率居高

2021年在银行业基本面整体向好的背景下,多家区域性银行业绩实现双位数增长,而江阴银行交出的答卷却有些失色。

营收增速垫底,股价长期低迷,可转债转股遇冷,江阴银行高光远去

营收方面,从规模来看,江阴银行33.67亿元的营收没有什么竞争力,仅高于瑞丰银行,位列A股上市农商行倒数第二位,从增速来看,江阴银行0.46%的同比增幅排在倒数第一。

净利润方面,12.74亿元的净利润依然没有逃过行业倒数第三的命运,20.51%的增幅倒是为这家最早登陆A股的农商行挽回了一点颜面。需要指出的是,江阴银行营收、净利润倒挂现象是这些银行当中最严重的。

还好到了今年一季度,江阴银行的营收增速追赶上了净利润增速,二者双双超过20%。

营收增速垫底,股价长期低迷,可转债转股遇冷,江阴银行高光远去

从一季度行业对比来看,22.25%的营收增速让江阴银行一跃成为增长最快的农商行,但这并不能说明江阴银行的业绩有多好。从绝对规模来看,江阴银行的营收和净利润规模并算不能打,依然处于行业接近垫底的位置。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1年末,江阴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05亿元,较上年下降2.32亿元,降幅16.14%;不良贷款率为1.32%,较上年末下降0.48个百分点。

营收增速垫底,股价长期低迷,可转债转股遇冷,江阴银行高光远去

但这一指标在全国10家农商行中仍处于高点,仅次于青农银行和紫金银行。

信用减值损失降低,调节利润?

净利润脱胎于营业收入,为什么江阴银行营业收入不增,净利润却大幅增长?

营收增速垫底,股价长期低迷,可转债转股遇冷,江阴银行高光远去

从成本收入比来看,江阴银行的成本收入比并没有降低,反而同比上升了1.93个百分点。这说明其净利润表现好并不是通过成本控制成本达到的。

再看信用减值损失,2020年,江阴银行计提了11.41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期净利润是10.57亿元,这个利润基数在A股农商行里处于接近垫底的位置。

2021年,江阴银行计提了8.54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减少了2.87亿元。别小看这2.87亿元,在利润基数不大的情况下,可以大幅拉高利润增幅。如果加上这2.87亿元,江阴银行的净利润增幅将不及0.46%的营收增幅,转为负数。

不过,信用减值损失是可以双向进行的。今年发现一家企业可能还不上贷款了,那就多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如果第二年发现企业又能还上贷款了,那就可以把前一年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再还回去。

可转债转股遇冷,资本承压

没有业绩支撑的江阴银行,股价也是每况愈下,长期跑输大盘和同行。

《眼镜财经》注意到,2021年,江阴银行的股价基本处于“躺平”状态,2022年3月下旬以来,其股价在达到4.24元后,又开始了下跌。

正因如此,江阴银行2018年1月发行的可转债也出现超低转股情形。三年多过去了,转股率仅2.42%。

据公告,江阴银行此前公开发行的2000万张可转债,每张面值100元,发行总额20亿元,初始转股价格为9.16元/股。转股价经过多轮调整,截至目前已经下调至4.32元/股。尴尬的是,江阴银行最新收盘价为4.13元/股,正股股价仍低于转股股价。如果投资者将手中的债券转换成股票,则会瞬间亏损。

看来,江阴银行借可转债转股提升资本充足率的计划或将难以实现。而其资本充足率正在持续下滑。

2021年年报显示,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11%、12.97%、12.96%,分别同比减少了0.37、0.39和0.38个百分点,全线下滑。

而到了今年一季度,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下滑的趋势还在持续。一季报显示,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82%、12.68%、12.67%,较去年年末均下滑0.29个百分点。

江阴银行虽地处长三角地区,发达的区域经济给了农商行发展的空间,但是长三角地区金融机构林立,政策引导下,大中型银行业务又不断下沉,也让农商行在竞争中倍感压力。面对“内忧外患”,江阴银行何时才能把江阴乃至长三角的经济效能转换为发展动能迎头赶上?《眼镜财经》将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眼镜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
上一篇 2022-05-18 23:33
下一篇 2022-05-31 16: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