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整装待发,小心“原始股”骗局蹭热点!

随着3月1日晚间《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以及《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试行)》正式发布,加上上交所6项规则的出台,有关科创板的规章制度已全部出齐。自此,科创板进入“开门迎客”阶段:一边是投资者开户,一边是拟上市企业提交IPO申请。

科创板整装待发,小心“原始股”骗局蹭热点!

伴随市场对科创板热情的不断高涨,一些原本准备赴海外上市的公司,也开始把目光转向科创板,例如蚂蚁金服

虽然蚂蚁金服没有上市时间表,其他很多企业也没有上市时间表,但这并不妨碍一些企业借此来蹭科创板的热度。据有关媒体报道称,部分企业想要搭科创板的顺风车,或是抬高融资估值,或是拉高股价,更有甚者在设计“原始股”骗局。

“一些企业就是想蹭科创板的热度,给融资或者二级市场行情添把火。还有一类企业可能要借此机会售卖原始股,面对这种情况投资者需要理性。”3月11日,杭州泽浩投资投资总监曹刚表示。

正如该人士所讲,在社交网络上,如QQ群和微信朋友圈,一些“拟科创板”企业已经被掮客打扮一番等待所谓的伯乐投资,原始股骗局披了科创板的新衣重新上演。

“每一轮出现新市场、新板块,都会有人借东风向不明真相又想发财致富的投资者兜售‘原始股’,创业板有过,新三板有过,纳斯达克、伦交所、地方股交中心都有过。‘科创板’无疑是未来一段时间最火的题材,相信这次类似的事情又会换汤不换药地卷土重来,要警惕打着‘科创板’名义兜售所谓‘原始股’。”力鼎资本创始合伙人高凤勇指出。

面对一些企业蹭科创板热点的行为,特别是设计“原始股”骗局的做法,投资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切莫上当受骗。

首先,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是有条件限制的。

虽然科创板允许亏损企业上市,但总体看,企业上市的条件并不低,并不是任何一家企业想上市就能上市的。

比如,科创板设置了五大上市条件,对于盈利企业上市的,科创板的要求是,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1亿元。

对于想上市亏损企业的要求是: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收的比例不低于15%;或预计市值不低于20亿元,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3亿元,且最近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等。

要达到这样的要求,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因如此,投资者千万不要轻易购买所谓的“原始股”。一旦不能上市,“原始股”会变得连“草纸”都不如。

其次,“原始股”不是任何企业都可胡乱发行的。

根据规定,企业公开发行股票,必须获得法定机关(证监会)的核准。未经法定机关核准的,其擅自公开或变相公开发行证券的行为,都属于违法行为,属于“责令停止发行”的范畴。

据此判断,在网上或坊间被随意兜售的“原始股”,属于“非法发行”的可能性很大,投资者没有必要为此冒险。

第三,有的“原始股”披着“内部职工股”的外衣出现,这样的“原始股”形迹更加可疑。

既然明知道企业要上科创板,为什么内部员工还要把“原始股”低价转让呢?毕竟企业一旦上市,“原始股”的财富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完全可以用“一夜暴富”来形容。放着这样的“暴利”不要,却要将“原始股”提前转让出去,姑且不考虑这种转让的手续是否合法,难道企业的员工真是傻子吗?

因此,对这类所谓的“原始股”,投资者必须多留一个心眼。

为防止被骗,投资者还需对自己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企业上市,意味着“原始股”股东暴富。“原始股”的背后通常存在巨大的权力之争,一般人很难拿到“原始股”,即便动用权力,能拿到的也未必是真正的“原始股”。普通投资者有何德何能,能够买到“原始股”呢?

在目前风投机构实力强大的背景下,别说是拟上市企业的“原始股”,就是那些具有良好发展前景企业的“原始股”,也不是普通投资者能轻易拿到的。

正因如此,对于那些普通投资者都能轻易得到的“原始股”,估计十有八九都是骗局,投资者还是远离为上。

对普通投资者来说,千万不要对“原始股”抱有盲目幻想。科创板开设后,投资者可积极参与科创板的“打新”,一旦侥幸中签,这才是你能得到的实实在在的“原始股”。这或许是普通投资者能够获得科创板企业“原始股”的唯一正确方式。

本文转载自防骗大数据,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上一篇 2019-03-16
下一篇 2019-03-17

相关推荐

  • 石头科技褪去“光环”:股东减持、小米“解绑”、投诉不断

    如果说股东离场和竞争对手的增加是“外患”,那么石头科技自家产品一直以来持续不断收到投诉和差评便是最为棘手的“内忧”。 随着扫地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贴近日常生活,该产品曾经的“高科技外衣”和相关企业的“市梦率”也渐渐褪去。 作为曾经的减持也让公司本就受挫的股价再次承压。 《小米系”资本正在加速退出石头科技,而在另一头,9月14日,小米扫地机部正式成立的消息传出,产品结构单一的石头科技压力陡增,扫地机器人本身增长停滞的市场也将更加内卷。 除此之外,石头科技在消费者维权平台以及官方店铺遭受的“投诉”和“差评”,也让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彻底失去了“光环”。 股东、高管轮番减持,实控人边套现边提议回购 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今后减持360.12元/股计算,昌敬计划减持的股份市值约为6.75亿元。 而实控人自己减持的同时,却不忘提议公司进行回购。 8月17日,石头科技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昌敬先生《关于提议北京石头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函》。 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为建立完善公司长效激励机制等原因,昌敬提议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部分股份——回购股份的资金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117.78万元(含),不超过人民币1.02亿元(含)。回购的价格:不超过人民币435元/股(含)。 对此,有原始股东资本加持,自身也拥有了更多的“资本实力”。所以石头科技不再满足做一个代工企业,开始推出自有产品,兴建自有工厂,由互相绑定到相互竞争。 就在9月14日,石头科技首次对媒体开放了其2023年4月投产的自有工厂。该工厂投资4.6亿元,公司称目前月产能最高可达30万台,主要用于生产扫地机器人。同时,二期产房也在规划建设中,预计2024年5月交付使用。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9月14日,多方信息称小米生态链部整合了其部门架构,新成立了智能硬件部、…

    2023-09-19 科技
    14.6K
  • 容汇锂业转战创业板:业绩变脸风险高悬,行业分类“量身定制”

    眼镜财经》注意到,伴随新新能源行业景气度快速提升,下游需求的提升助推容汇锂业业绩的快速增长。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分别为5.06亿元、15.42亿元、59.1亿元;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3.7亿元、19.05亿元,业绩呈上升趋势。其中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为59.1亿元,同比增长283.27%,实现归母净利润19.05亿元,同比增长414.86%。 《眼镜财经》翻阅招股书说明书发现,2020—2022年,容汇锂业碳酸锂产品的销售均价分别为3.55万元/吨、8.23万元/吨、38.66万元/吨,碳酸锂相关业务的营收分别为2.84亿元、7.98亿元、36.92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60.16%、52.66%、62.52%。 其电池级氢氧化锂2020年至2022年的售均价分别为4.88万元/吨、8.32万元/吨和33.59万元/吨,氢氧化锂对应的营收分别为1.32亿元、6.44亿元、21.81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05%、42.44%、36.92%。 然而,业绩增长的容汇锂业或将面临着业绩变脸的风险。 据容汇锂业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电池级碳酸锂和电池级氢氧化锂的市场价格分别为22.95万元/吨、31.75万元/吨较去年38.66万元/吨、33.59万元/吨的销售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由于容汇锂业自身没有新三板挂牌时容汇锂业对自己的分类为“C26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20年12月容汇锂业向上交所科创板提交天齐锂业、盛新锂能等锂盐加工企业的分类则为“

    2023-06-08
    7.4K
  •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第一股”光环褪色:销售费用与存货一起翻倍,研发不足客诉高企产品智能化堪忧

    以扫地机器人、智能洗地机为代表的智能清洁电器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刚需必备。 在快速发展的智能清洁电器市场,科沃斯(603486.SH)的表现可谓一骑绝尘。作为“扫地机器人第一股”仅用时13个月就完成了百亿市值到千亿市值的跃升。 前不久,科沃斯披露的2021年业绩预报也较为理想。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扣非净利润达18.5亿元至19亿元,同比增加248.4%到257.8%。 不过,《年报,不难看出该公司在业务经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眼镜财经》注意到,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研发费用分别为2.77亿、3.38亿及3.31亿,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22%、4.67%和4.01%。 对比科沃斯一直对标的全球扫地机器人巨头iRobot,公开报道显示,后者的研发费率自2013年开始就一直稳定在10%以上,在全球拥有超过1500项专利。 与研发费用相对的是,科沃斯在销售费用的投入上一直是大手笔。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销售费用分别为12.32亿、15.61亿及18.93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3.19%、21.58%和22.96%。以去年前三季度的18.93亿元销售费用来看,同比急剧增长了96.33%。 整体来看,科沃斯销售费用相当于研发费用的5-6倍。 然而,在如此阔绰的销售费用加持下,并没有带动销售明显增长,科沃斯的存货反而持续保持上涨。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存货金额分别为10亿元、12.85亿元、25.61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扫地机器人作为常用的小家电,科技含量不高,且更新换代快,随着各大家电企业涌入,竞争加剧,给公司的存货带来无形风险。一旦积压严重,很容易被市场淘汰,卖不掉的每年都要减值。 投诉不少,产品智能化堪忧 研发相对偏弱让科沃斯,产品智能性大打折扣。 《眼镜财经》检索知名投诉平台黑…

    2022-04-18 资本
    3.5K
  • 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登陆光伏支架行业,2020年8月公司上市,首发价格42.19元,实际募资14.31亿元,有A股“光伏支架第一股”之称。上市以后,该公司受到资金关注,股价在今年7月直线攀升至高点274.21元,12月28日报收186.08元。 但《原始股东与高管们开始密集套现离场,12月27日,上交所还对其中的违规碳中和日报》试图进行些许探究。 遭遇减持潮 12月27日,上交所对中信博的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予以通报批评,原因是超比例违规减持,而这正是该公司减持潮中的一个缩影。 根据公告,作为中信博时任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在所持首发前股份限售期满之日起1年内,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其上市时直接持有公司首发前股份总数的25%,且违规减持金额较大。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中国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而不久前的12月23日,中信博才披露了董监高减持股份结果公告,公司原副总经理、原董秘郑海鹏,与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程,在近期分别减持了22.16万股与6.48万股,这些减持股份均来源于公司年报披露显示,共有181家机构持股中信博,其中基金有176家,QFII有1家,社保基金2家,券商2家。到了三季度,此前持股的机构数量仅剩36家,大部分机构都已退出。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价格与价值不匹配。《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自去年上市以来,中信博的股价表现不错,尤其在今年5月至7月期间,有过一波直线攀升行情,从低点111.67元涨至高点274.21元。截至12月28日,中信博报收于186.08元,总市值约253亿元,出现了一波回落。而市盈率PE(TTM)约为153,光伏设备行业的平均PE约为63,中信博的估值溢价水平远超行业均值。 另一方面,中信博交出的业绩答卷与其股价相比,则相形见绌。毛利率比2020年同期下降9.73个百分点。其认为: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费用增加等因素导致公司单位成本增加。2021年支架…

    2022-01-04
    3.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