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资讯

德央行眼中的现金和数字支付:数字化正剥夺人们的货币使用权,危及个人信息保护

原文:Johannes Beermann(德国央行执委)

翻译/点评:龙白滔(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国第一本Libra专著作者之一)

11月22日,德国央行执委Johannes Beermann博士在深圳支付亚洲峰会上,就现金、数字货币发表了主题演讲,笔者对此进行了解读。

德央行眼中的现金和数字支付:数字化正剥夺人们的货币使用权,危及个人信息保护

Beermann在发言中讨论了现金提供独特的独立形式、数字支付增加了支付方式的多样性,以及CBDC(中央银行货币)作为现金替代品的话题。

Beermann指出,在德国和欧元区,在数字浪潮中,现金的使用和流通水平仍然很高,因为现金提供了三种独特的独立形式——独立于一个人的社会经济背景,独立于技术生态,独立于社会控制和数据收集。这些特征使得现金有助于加强金融包容性、维护社会凝聚力、保护用户被锁定到特定的支付生态系统,以及保护用户的个人隐私等。

在中国,从监管到推动创新的企业到一般民众,都较少把这些因素纳入发展一种新的支付工具时的考量。社会舆论热烈讨论的是,新的支付工具和技术带来的快捷、便利、低成本、易用等用户体验,而较少去关心对数字技术不理解或无法访问它的特殊群体(如老年人或残疾人等)——带来数字鸿沟的风险。

在中国,蚂蚁金服和腾讯支付占据了移动支付93%的市场份额和13亿的用户人群,他们平台上提供多样化的经济活动几乎“绑架”了用户的全部生活方式。这表面上看起来对消费者是不错的,但消费者不仅通过自身在平台上的经济活动,为平台贡献了宝贵的用户数据,还可能忽视其他产品和服务的选择,这使得其他收费的商业模式吸引力大大降低。这带来了公平竞争的风险。

中国企业和民众普遍对个人隐私不够重视,这也导致了一度的普遍滥用用户隐私数据的乱象。这种现象随着近期中国政府大刀阔斧的治理得到遏制。不过相比较欧美一直重视个人隐私的文化观,中国仍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这在短期内都会显著影响到中国数字货币领域的竞争力,无论是中国央行的DC/EP,还是由中国企业推广的加密资产稳定币。

作为一个负面案例,2018年6月,欧盟推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之后,微信以直接退出欧洲市场运营了事,这体现出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短期内难以逾越的短板。中国央行声称DC/EP实现了“前台匿名,后台实名”的可控匿名,但这实际上失去了物理现金提供的绝对匿名性。

Beermann指出,“向现金较少的社会过渡必须由用户而不是由供应商推动”。在数字潮下,中国企业和民众都有一种不切实际的自豪感——来自所谓的“无现金程度”,天真地以为货币数字化程度代表了社会技术和文明领先程度,因此企业和监管都在积极地以数字化程度为KPI促进创新。数字化转型(包括针对货币的),虽然存在巨大的效率、便利性、成本等方面潜在收益,但所有事情都存在两面性,数字技术的潜在负面影响是将巨大的权力放到不适当的人手里,这样带来的结果可能是权力的不受束缚和滥用。例如,实现100%无现金社会后,个体可能被剥夺使用货币的权力——最基本的金融服务;个体所有的金融活动都无一遗漏被记录、跟踪和滥用。

因此,在缺乏一个良好的治理体系的前提下,数字技术带来的核武器一般的权力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约束和制衡,不应该将数字化程度作为单一的追求目标。具体到现金的问题上,正如德国央行执委指出,向无现金社会过渡不应该由用户之外的力量所推动。

Beermann最后讨论了CBDC对现金的替代问题。批发CBDC是对现有结构的改进,对货币政策影响很小或者根本没有影响。对于现在家庭、商业银行和央行之间的经济关系而言,零售CBDC可能意味一种范式的转变。Beermann的潜台词是,批发CBDC是可以发展的,但零售CBDC的影响太大,需要谨慎对待。

笔者已经多次分析过,欧洲央行高官对零售CBDC的谨慎和对批发CBDC的偏爱,本质上是希望保护商业银行的铸币权,因为零售CBDC意味着央行向商业银行剥夺一部分创造货币的权力,这背后体现的是欧盟银行和央行群体的反国家意识。作为对比,中国的金融精英群体直接选择了发展零售CBDC以抵御人民币货币主权被侵蚀的风险。

总体来说,中国在支付和数字货币方面的创新,虽然领先但显得冷冰冰,缺乏德国/欧洲那种温度和人文关怀。中国与欧盟在CBDC创新方面的差异,体现了主权意识和超主权背后的反国家意识的区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