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白滔点评挪威央行副行长讲话:一个国家拥有支付系统有多重要?

中国在支付技术、大型科技企业的数字货币创新以及对他们的有效监管,都显著领先于全球其它国家。

文/Jon NICOlAIsen

翻译/龙白滔

点评/龙白滔

11月14日,挪威央行副行长Jon Nicolaisen在奥斯陆挪威金融支付会议上发表“支付系统和挪威央行”演讲,笔者点评如下。

龙白滔点评挪威央行副行长讲话:一个国家拥有支付系统有多重要?

挪威曾经是欧洲穷国之一,祖上最兴盛的阶段就是维京时代的北欧海盗。上个世纪70年代北海发现油田后兴起的近海石油工业成为挪威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因此才步入高度发达工业国之列。

挪威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是市场自由化和政府宏观调控成功结合的范例。虽然挪威不是欧盟成员国,但执行欧盟委员会指令比例高达99.3%。挪威央行管理着总资产约为11,000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其投资组合的3%投资于中国证券市场。因此,与英德法不同,挪威是欧洲国家中比较典型的另一类存在。

高效和安全的支付系统是一个国家货币体系地位的基础。支付市场新的结构化的特征,如垂直整合、国际化、新的市场进入者和供应商集中度提高,都表明挪威央行必须评估自己将如何发挥作用。

支付市场的垂直整合让传统产品公司极大地延伸了在支付价值链上的影响力。支付系统的所有权越来越被国际资本所拥有,这引发了支付系统不从挪威社会的最佳利益出发的担忧。

在挪威现有的支付体系中,大型银行间的支付要在央行单独结算,而银行客户之间的结算首先需要发送到清算所,然后再由央行结算银行头寸。从支付效率来看,更便宜和更安全的IT基础设施的发展,以及其他国家在发展实时全天候支付结算方面的进展,都激励了挪威央行考虑建立一个中立平台和一组规则以支持所有类型的支付在央行可以直接实时结算。

当越来越多挪威的关键基础设施成为全球科技巨头的一部分,安全和国家治理与控制的问题就变得相关了。挪威的银行和私人金融基础设施提供商依赖于极少数ICT和数据中心提供商,这可能对一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形成挑战。挪威央行认为需要考虑对这种类型的ICT和数据中心的监管框架,需要测试他们的网络安全性和应急安排,并且识别哪些私营实体对基本的国家职能至关重要因此应收到《安全法》的约束。

类似LIBra的全球稳定币是封闭的生态系统,虽然促进了创新并且改善了用户跨境支付的体验,但可能带来诸多风险,包括隐私、网络安全和金融稳定性等。对他们可能的应对方案是央行数字货币,它可以在银行系统中断时提供备份解决方案并有利于促进支付市场的竞争。

可以拿中国的支付体系和大型科技企业的创新与挪威或欧洲做一个比较。

中国的境内支付体系在全球都处于领先地位。第二代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CNAPS)自2013年大额(实时)支付系统和小额支付系统(批量发送业务、定时清算轧差)全部投入运营。作为欧元体系中人民币CNAPS的对标物,TIPS直到2018年11月才上线;作为美联储中CNAPS的对标物,FedNow要到2023或2024年才上线。此外,为满足人民币跨境支付和结算的需要,中国央行于2018年5月完成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二期全面投产。

在支付的前端市场,中国市场从充分的市场竞争中诞生支付宝/蚂蚁金服微信这样的科技巨头。他们不仅是提供了几乎最好体验的移动支付服务,而且已经发展成为以DNA商业模式为核心的大型科技企业,能够提供广泛的金融和非金融服务。境外的支付巨头,例如PayPal也已经于2019年9月获得中国支付的牌照,这体现了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和监管自信。

在伴随蚂蚁金服和腾讯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监管也积累了针对大型科技企业(他们都是以支付服务切入和为核心)的监管经验。大型科技公司的发展对公共政策带来了数据隐私、公平竞争和金融稳定性等方面的挑战。中国央行对大型科技企业的监管经验或许对全球央行有借鉴意义。

蚂蚁金服和腾讯都是独立封闭的生态系统,他们以支付切入发展了完整的经济活动。他们利用其大数据和大数据分析擅长的优势,对其管理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模式进行分析和预测,因此可以有效管理流动性风险并将货币市场基金的余额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他们因此发展了数字货币业务。与传统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层级不同,他们发展出以支付业务为中心并延伸出资产管理、借贷、保险等金融服务的产业组织。他们事实上已成为信息寡头,垄断了通过们网络的数据价值,并且缺乏与其对等的网络平台的互操作性,制造了跨网络交易的壁垒,形成了市场割裂。

中国央行要求他们发行的数字货币与法币的强制可兑换性降低了支付网络设置的交易障碍。中国央行通过切断银行与所有第三方支付服务商的通道并建立网联平台来负责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因此削弱了他们垄断数据的权力并且为其他小的支付服务商创造了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央行也将他们的备付金账户从商业银行收归央行、取消备付金利息并将备付金率要求从20%提升至100%,因此消除了他们占用备份金利息的可能和挪用备份金(以为他途)带来的金融稳定性风险。央行还为单只货币基金每日提现设置了10,000人民币的上限,有效缓解了货币市场基金(的余额作为支付工具)的流动性风险。

当蚂蚁金服和腾讯的金融服务发展到相当规模之后,央行本着“同样的业务,同样的风险,同样的监管”的原则已经要求他们持有必要的金融牌照按照与传统金融企业对等的监管预期进行一致的监管。

总体来说,中国在支付技术、大型科技企业的数字货币创新以及对他们的有效监管,都显著领先于全球其它国家。

龙白滔

11月29日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1)
上一篇 2019-12-11
下一篇 2019-12-11

相关推荐

  • AI与金融的融合:2023芝加哥人工智能周将于10月26日开启

    2023年被誉为ChatGPT横扫全网,到目前各家大语言模型、生成式AI、数字人等百家争鸣,我们见证了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的融合,将会释放哪些新的商机?AI如何推动绿色金融,确保科技向善,更好地造福人类? 鉴于这些关切和思考,由AI2030、AR Consulting, Evolving Summit联合主办的2023芝加哥人工智能大会(2023 Chicago AI Conference)将于2023年10月26日正式启动。 届时,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主席Keith E. Sonderling,国家信用合作社管理局副主席Kyle S. Hauptman,联邦储备委员会首席金融监管分析师David Palmer,国际清算银行 (BIS) 多伦多中心主任 Miguel Diaz,富国银行(Wells Fargo)执行副总裁、企业模式风险主管Agus Sudjianto,摩根大通 (JP Morgan Chase)高级执行总裁Shanthi Gudavalli,前纽约梅隆银行市场监管和前台风险技术主管Arthur Rabatin,微软金融机构首席技术官 Ravi Sarkar,亚马逊云服务负责人、人工智能部门主管 Diya Wynn,五三银行(Fifth Third Bank)数据分析部总监Seyhun Hepdogan,发现金融服务公司(Discover Financial Services)数据分析部总监Arjun Ravi Kannan,前亚马逊云公共部门总监、现Achillia Group首席执行官Anastasia,”Tracy” Raissis、社会银行(BankSocial)首席执行官John Wingate,社会银行(BankSocial)首席运营官Becky Reed,SolasAI首席技术官Nicholas Schmidt…

    2023-08-18 区块链
    19.6K
  • 央行首次回应近期打击虚拟货币 提私人数字货币与央行数字货币区别

    私人数字货币是否作为货币信贷存在,还在观测和研究。

    2021-07-08
    5.6K
  • Fintech4Good「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论坛The CBDC Forum」将于11月17-19日举行 星空财经协办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题为《数字货币崛起:动因、方法和技术》的报告,分析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比特币和L数字经济理事会和央行数字货币论坛The CBDC Forum」将于2020年11月17-18日在华盛顿举行。本次论坛汇集了包括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加拿大央行、泰国央行、巴西央行、西班牙央行、多米尼加央行、R3、毕马威、埃森哲、世界经济论坛、Consensys等知名机构的官员、专家、学者及一线从业者等近40位演讲嘉宾。除了会议之外,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学院还将为来自6个发展中国家央行的30位官员提供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项关的培训。 部分参会嘉宾如下: Francisco Rivadeneyra, 加拿大央行CBDC与ARques, 西班牙央行区块链高级顾问 Marianne Haahr, 绿色数字金融联盟总裁 Ism复旦大学泛海金融学院教授,Carbon Blue主席 Ashley Lannquist, 世界经济论坛区块链&数字货币项目主管 Matthieu Saint Olive, Consensys CBDC&

    2020-11-12 资讯
    3.9K
  • 理性认识央行数字货币与人民币国际化

    作者:央行央行数字货币是权力在数学上的映射,谁能率先推出央行数字货币,谁就能撼动美元霸权,大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意味。 此外,受国际局势紧张的影响,人们对SWIFT的潜在制裁威胁颇有疑虑,为此希望借助外汇储备的2%,排在第五位。 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下,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迅速增长,由2012年的30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7600亿元;而人民币外商直接投资则由2012年的2535亿元大幅提升至2019年的2万亿元人民币。 其次是,在证券投资方面,由于我国投资者(QFII)、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开放措施;同时我国A股纳入交易中心数据,截止2019年底,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的人民币资产(金融危机以来,我国与泰国、日本、韩国等多国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截止2020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互换达到了3.47万亿元,较2009年的0.65万亿元人民币有了较大的增长。 在市场层面,截至2019年末,人民币作为经常项目下的结算金额由35.8亿元增长至6.04万亿元,占我国进出口的比重也对应有0.02%增长至19%。 然而在国际市场上,其他国家在国际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的份额较低,截止2019年6月,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份额在全球跨境支付中占比仅为1.99%,美元仍是主要结算货币。 (3)记账单位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了以美元为主导,与欧元、日元等货币组成一篮子的货币锚。目前这一货币体系尚未被真正撼动,而人民币并未真正成为锚货币。因此在目前的国际贸易体系中,主要贸易和大宗商品贸易均采用美元计价。特别是美元作为交易所推出了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原油期货的成交量占到了全球原油融资领域,我国推出了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人民币贷款、熊猫债、离岸人民币债券等融资工具。目前熊猫债存量约为2437.4亿元,较2015年的46.3亿元增长幅度较大;然而离岸人民币债券由于受2015年下半…

    2020-09-02 区块链
    5.0K
  • 央行数字货币系列解读:一场呼之欲出的革命,技术细节和监管模式仍需进一步明确

    编者按:天府财经此前受权发布了四川省央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运营方式和对我国目前支付体系的影响。 这是在笔者截稿前,官方披露的最详尽的央行数字货币实践信息。研究团队梳理分析了穆长春的演讲内容,发现大家最为关注的若干问题都有了较为明确的答案: Q1:央行数字货币是否采用双十一的时候,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而IBra刚发的白皮书,也仅实现了每秒1000笔的性能。]。 与区块链联系紧密的还有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建立在计算机代码上的智能合约能够解决人与人或机构与机构之间的信任问题。而央行对于智能合约的态度较为谨慎。穆长春表示,央行可能会加载有利于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但对于超过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还是会保持比较审慎的态度。 Q2:民众是否直接通过人民银行申请数字货币? 根据穆长春的演讲,数字货币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与双层运营体系相对应的是单层运营体系,指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采用这样的方式,能够避免让央行独自应对我国十数亿民众,还能最大限度利用现有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同时也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另外还能避免单层运营体系导致的金融脱媒 [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 总结来说,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下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最适合我们的国情。 Q3:如何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会超发? 货币超发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加密货币去中心化的特点? 在“去中心化”的问题上,央行的表态非常明确: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尽管央行数字货币采用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但与我们现在…

    2020-07-10
    3.7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