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银行收入增速三连降,不良率远高同行,无视监管多次顶风作案

苏州银行立足于全国最强地级市,但是经营水平不相称,显得较为普通。

《眼镜财经》从半年报中发现,苏州银行的营收增速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净息差、净利差均出现收窄情形。并且该行的盈利水平和扩张速度明显落后于江浙沪周边的区域性银行,不良贷款率也是忝陪末座的水准。

此外,在今年房地产金融强监管下,苏州银行却因为房地产贷款违规多次遭到处罚,还陷入了高管及家属“短线交易门”。查看过往,亦频繁出现内控不严、合规不足等问题,让投资者不得不担忧该行的未来经营前景。

苏州银行收入增速三连降,不良率远高同行,无视监管多次顶风作案

净利差、净息差收窄,资本充足水平下降

半年报显示,苏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5.11亿元,但是增速已经连续三年下滑,2019年—2021年中报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30.32%、11.94%、1.64%,近两年都要坠落10个百分点以上,从中不由得看出一丝遭遇瓶颈的风险。

不过,净利润实现18.4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6.31%,出现一定程度回暖。此外,吸收存款余额2685.45亿元,较上年末增幅7.37%;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1972.89亿元,较上年末增幅8.98%。

需要注意的是,苏州银行在存、贷款规模上升的同时,获取收益的能力却在下降。今年上半年,贷款收益率同比下降0.64个百分点,存款付息率同比下降0.10个百分点,这也导致存贷利差收窄,上半年该行的净利差为2.06%,较上年同期下降0.38个百分点。

同时,净利息收益率(净息差)为2.00%,也较上年同期下降0.30个百分点。《眼镜财经》了解到,苏州银行息差收窄主要出现在第二季度,也拖累当季净利息收入环比下行2.7%,意味着该行息差在今年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

实际上,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净息差、净利差是体现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净息差、净利差有限,将导致银行面临长远的经营压力以及结构性的挑战。而江浙地区金融机构较多,业务竞争较为激烈,苏州银行在业务调整过程中可能要持续面临压力。

《眼镜财经》还注意到,苏州银行近三年的资本充足水平持续下降,核心资本亟待夯实补充。2021年6月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7%,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1%,资本充足率为13.24%,均较上年末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苏州银行收入增速三连降,不良率远高同行,无视监管多次顶风作案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多次表示,鼓励银行增加利润留存,做实资本积累。而苏州银行的资产风险逐步暴露,可能未来一段时间还将进一步下行,如何做好资本消耗与补充之间的动态平衡,考验着该行的运营管理水平。

制造业坏账高企,拉低平均资产质量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1年6月末,苏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5.12亿元,较年初下降0.8亿元,不良贷款率1.22%,较年初下降0.16个百分点。但是与同行业相比并不好看,《眼镜财经》注意到,在江浙沪的区域性银行中,苏州银行的不良率处于末位水平。

苏州银行收入增速三连降,不良率远高同行,无视监管多次顶风作案

分行业看,制造业是苏州银行公司贷款的最主要投向行业,达356.93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17.32%,但该行业不良贷款率也相对较高。2021年6月末,制造业不良贷款11.75亿元,不良贷款率达到3.29%,高于该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

此外,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和农、林、牧、渔业也是苏州银行公司贷款投向较多的行业,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27%、1.52%和1.93%,也均高于该行平均水平。对此,苏州银行解释,受经济下行压力因素的影响,制造业和上述行业面临较大冲击。

《眼镜财经》了解到,苏州银行在发展过程中,为了发挥苏州市工业和商贸产业优势,2010年以后,通过苏科贷、信保贷、光伏贷、三板通、厂房通、科技成果转化贷、锦绣融等信贷产品,与当地生产制造企业建立了紧密联系。

作为一家收入主要来源为对公贷款的银行,这部分生产制造相关贷款为苏州银行贡献了约1/8的贷款规模,却也给该行带来了一大半的坏账,极大地拉低了平均资产质量。

2016年到2020年,苏州银行制造业方面的贷款坏账总额增长至13.85亿元,不良贷款率增长至4.33%,导致该行资产质量长期低于同地区的竞争银行。尽管上半年不良率有所降低,但是情况并未得到显著改善。截至6月末,苏州银行贷款减值准备92.6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7.06亿元。

与此同时,苏州银行盈利水平也常年低于同业,扩张速度明显落后。统计显示,近五年苏州银行总资产增长49%,周边的区域性银行平均增长了61%。

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高管及家属涉短线炒作

6月8日,银保监会宿迁银保监分局公布了一张罚单,苏州银行宿迁分行因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开发企业账户,被挪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被罚款30万元。

苏州银行收入增速三连降,不良率远高同行,无视监管多次顶风作案

此外,王利翠对苏州银行宿迁分行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开发企业账户,被挪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负直接管理责任,被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事实上,这已不是苏州银行今年第一次因房地产贷款违规吃下的罚单。在今年对房地产金融监管全面加强的背景下,银保监会三令五申严禁各类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苏州银行却对此视而不见,依旧“顶风作案”。

今年1月7日,银保监会苏州银保监分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苏州银行因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执行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用途管控不到位,被处罚款50万元。

而该行员工周骏对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执行不到位行为负管理责任,被处罚款6万元。

此外,苏州银行近期还陷入了高管及家属“短线交易门”。对于上市公司的董监高而言,交易自家股票的行为是在触碰合规的红线,这种行为也增添了投资者的不信任。

5月18日,苏州银行公告称,其股东监事何胜旗,以及独董兰奇的儿子兰博,行长助理任巨光的儿子任翌,三人于近期买入后又卖出该行可转换公司债券“苏行转债”。该行表示,上述交易已构成短线交易行为。

5月12日至14日,任翌、兰博、何胜旗三人分别将持有可转债的卖出,成交金额依次为1028.05元、1063.90元、1065.06元,上述三人合计收益为157.01元。收益来看确实是蝇头小利,但这也暴露了该行高管缺乏红线意识、业务专业度不强等问题。

在此之后,苏州银行监事何胜旗向该行提出书面辞呈,但兰奇和任巨光均声明,事先并不知晓其儿子交易苏州银行可转债的相关情况,因此也并未提出辞职。

员工合谋骗贷2500万元,授信管理存在巨大漏洞

祸不单行,今年8月,裁判文书网一则判决书还披露,苏州银行洋河支行的客户经理夏某,伙同泗阳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业务员朱某,利用职务之便,套取苏州银行融资款项共计2500万元。

判决书显示,两人2016年4月开始一拍即合,本欲通过过桥和民间借贷生意“捞一笔”。在第一笔套取贷款500万元之后,朱某和夏某的胃口变得更大,又套取贷款2000万元,用来归还个人贷款和民间借贷等。

2017年2月2000万元贷款到期时,却连还款本金都凑不齐,仅偿还苏州银行洋河支行800万元本金及19余万元利息,造成国资1200万元的损失,因此东窗事发,最终锒铛入狱。

一审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朱某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判处被告人夏某有期徒刑九年;责令被告人朱某、夏某退还挪用款项。后夏某和朱某对挪用公款罪的判决有异议,于是双双上诉。然而,二审法院驳回双方上诉,维持原判。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夏某所在的苏州银行洋河支行已出现不止一例风险案例,在授信管理、员工行为管理中存在巨大漏洞。

裁判文书网2018年9月披露的判决书显示,苏州银行洋河支行客户经理徐某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伪造公务员身份,骗取苏州银行洋河支行“公务贷”、“精英贷”,以贷款的方式先后挪用苏州银行洋河支行的资金供自己和他人使用。

图片

据了解,徐某等人先后为超过100个不具有公务员等身份的借款人办理虚假“公务贷”、“精英贷””,先后共挪用苏州银行洋河支行资金高达2720万元。涉案的三位犯案人员分别被判处一年至八年半不等有期徒刑。

对于苏州银行能否完善合规监管、提升资产质量、走出运营瓶颈,《眼镜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