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缘起,如何参与,将给市场带来什么?

去年11月5日上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以期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是中国首次正式提出出台“科创板”。

然而,早在关注此新闻时,就已经知道“科创板”这个概念了,俗称“四新板”,是专为科技型和创新型中小企业服务的板块,也是上海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支持创新型科技型企业的产物之一。

而科技型企业包括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省级高新技术企业和小巨人企业,或是经过政府权威认证的科技型企业……创新型企业则包括上海发展的四新经济,即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概念中,所确立的三类“抓手型行业”。

在首届博览会上,还着重指出了“科创板”和“新三板”的区别,他们虽同属于场外交易市场,但与新三板不同,“科创板”将重点面向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成长潜力,且满足于有关规范性及科技型、创新型特征的中小企业。

科创板缘起,如何参与,将给市场带来什么?

当时的第一感觉,令我想起了华尔街的纳斯达克(我还曾在纳斯达克属下公司工作过二年多,在那儿经历了911事件)。

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英语缩写:NASDAQ,即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是美国的一间电子股票交易所,创立于1971年,是当今全球第二大证券交易所——允许市场期票和股票出票人,通过电话或互联网直接交易,而非仅仅限制在交易大厅进行股票交易。而且交易的内容大多与新技术尤其是电脑方面相关,是世界第一个电子证券交易市场。

一般来说,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公司以高科技公司为主,这些大公司包括微软、苹果、英特尔、戴尔、思科等等。2012年5月18日,Facebook通过纳斯达克上市,募得约16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2008年Visa(约179亿美元)的美国第二大IPO

虽说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相比,纳斯达克的规模较小,但仍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交易中心,该中心位于纽约时代广场旁的时代广场四号(Four Times SquARe,该大楼又常被称为“康泰纳仕大楼”,CondéNast Building),并没有一般证券交易所常有的各种硬件设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型的摄影棚,配合高科技的投影萤幕,由欧美各国主要财经新闻电视台的记者派驻其内,进行即时行情报导。

2013年4月1日纳斯达克斥资7.5亿美元(约58.5亿港元)现金,向货币经纪商BGC Partners收购电子债券交易平台eSpeed,令纳市首次涉足每日交投量达5,000亿美元的市场,若收入符合目标,纳斯达克将在未来15年,发行价值4.84亿美元约1500万股普通股,使这项交易的潜在价值达到12.3亿美元。

当年,美国经济面临日本高速发展的冲击,就是通过发展互联网经济而甩掉日本。在美国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中,纳斯达克功不可没。

此时正值召开“两会”,阅读了今年的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印象最深的是将GDP增速设定为6%~6.5%。这个数字说明中国经济依然面临下行的压力,实事求地降低了GDP增速预期。

中国经济活力不足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其次是中美贸易摩擦充满不确定性,外加过去十年依靠债务扩张,造成许多企业陷入无力举借新债增加投资,而必须出卖资产还本付息的困境。

不过,政府报告中透露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却能带来很多利好因素,就像当年美国通过发展互联网经济,保持全球经济第一大国地位那样。这次提出“双创”,相信能起到异曲同工之妙,对冲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有效防止经济断崖式下降,甚至有望恢复可持续的健康发展。

本文来自投稿,内容可能有删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1)
上一篇 2019-03-17
下一篇 2019-03-22

相关推荐

  • 石头科技褪去“光环”:股东减持、小米“解绑”、投诉不断

    如果说股东离场和竞争对手的增加是“外患”,那么石头科技自家产品一直以来持续不断收到投诉和差评便是最为棘手的“内忧”。 随着扫地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贴近日常生活,该产品曾经的“高科技外衣”和相关企业的“市梦率”也渐渐褪去。 作为曾经的减持也让公司本就受挫的股价再次承压。 《小米系”资本正在加速退出石头科技,而在另一头,9月14日,小米扫地机部正式成立的消息传出,产品结构单一的石头科技压力陡增,扫地机器人本身增长停滞的市场也将更加内卷。 除此之外,石头科技在消费者维权平台以及官方店铺遭受的“投诉”和“差评”,也让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彻底失去了“光环”。 股东、高管轮番减持,实控人边套现边提议回购 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今后减持360.12元/股计算,昌敬计划减持的股份市值约为6.75亿元。 而实控人自己减持的同时,却不忘提议公司进行回购。 8月17日,石头科技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昌敬先生《关于提议北京石头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函》。 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为建立完善公司长效激励机制等原因,昌敬提议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部分股份——回购股份的资金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117.78万元(含),不超过人民币1.02亿元(含)。回购的价格:不超过人民币435元/股(含)。 对此,有原始股东资本加持,自身也拥有了更多的“资本实力”。所以石头科技不再满足做一个代工企业,开始推出自有产品,兴建自有工厂,由互相绑定到相互竞争。 就在9月14日,石头科技首次对媒体开放了其2023年4月投产的自有工厂。该工厂投资4.6亿元,公司称目前月产能最高可达30万台,主要用于生产扫地机器人。同时,二期产房也在规划建设中,预计2024年5月交付使用。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9月14日,多方信息称小米生态链部整合了其部门架构,新成立了智能硬件部、…

    2023-09-19 科技
    14.6K
  • 容汇锂业转战创业板:业绩变脸风险高悬,行业分类“量身定制”

    眼镜财经》注意到,伴随新新能源行业景气度快速提升,下游需求的提升助推容汇锂业业绩的快速增长。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分别为5.06亿元、15.42亿元、59.1亿元;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3.7亿元、19.05亿元,业绩呈上升趋势。其中2022年容汇锂业的营收为59.1亿元,同比增长283.27%,实现归母净利润19.05亿元,同比增长414.86%。 《眼镜财经》翻阅招股书说明书发现,2020—2022年,容汇锂业碳酸锂产品的销售均价分别为3.55万元/吨、8.23万元/吨、38.66万元/吨,碳酸锂相关业务的营收分别为2.84亿元、7.98亿元、36.92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60.16%、52.66%、62.52%。 其电池级氢氧化锂2020年至2022年的售均价分别为4.88万元/吨、8.32万元/吨和33.59万元/吨,氢氧化锂对应的营收分别为1.32亿元、6.44亿元、21.81亿元,占其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05%、42.44%、36.92%。 然而,业绩增长的容汇锂业或将面临着业绩变脸的风险。 据容汇锂业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电池级碳酸锂和电池级氢氧化锂的市场价格分别为22.95万元/吨、31.75万元/吨较去年38.66万元/吨、33.59万元/吨的销售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由于容汇锂业自身没有新三板挂牌时容汇锂业对自己的分类为“C26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020年12月容汇锂业向上交所科创板提交天齐锂业、盛新锂能等锂盐加工企业的分类则为“

    2023-06-08
    7.4K
  •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第一股”光环褪色:销售费用与存货一起翻倍,研发不足客诉高企产品智能化堪忧

    以扫地机器人、智能洗地机为代表的智能清洁电器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刚需必备。 在快速发展的智能清洁电器市场,科沃斯(603486.SH)的表现可谓一骑绝尘。作为“扫地机器人第一股”仅用时13个月就完成了百亿市值到千亿市值的跃升。 前不久,科沃斯披露的2021年业绩预报也较为理想。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扣非净利润达18.5亿元至19亿元,同比增加248.4%到257.8%。 不过,《年报,不难看出该公司在业务经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眼镜财经》注意到,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研发费用分别为2.77亿、3.38亿及3.31亿,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22%、4.67%和4.01%。 对比科沃斯一直对标的全球扫地机器人巨头iRobot,公开报道显示,后者的研发费率自2013年开始就一直稳定在10%以上,在全球拥有超过1500项专利。 与研发费用相对的是,科沃斯在销售费用的投入上一直是大手笔。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科沃斯销售费用分别为12.32亿、15.61亿及18.93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3.19%、21.58%和22.96%。以去年前三季度的18.93亿元销售费用来看,同比急剧增长了96.33%。 整体来看,科沃斯销售费用相当于研发费用的5-6倍。 然而,在如此阔绰的销售费用加持下,并没有带动销售明显增长,科沃斯的存货反而持续保持上涨。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存货金额分别为10亿元、12.85亿元、25.61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扫地机器人作为常用的小家电,科技含量不高,且更新换代快,随着各大家电企业涌入,竞争加剧,给公司的存货带来无形风险。一旦积压严重,很容易被市场淘汰,卖不掉的每年都要减值。 投诉不少,产品智能化堪忧 研发相对偏弱让科沃斯,产品智能性大打折扣。 《眼镜财经》检索知名投诉平台黑…

    2022-04-18 资本
    3.5K
  • 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登陆光伏支架行业,2020年8月公司上市,首发价格42.19元,实际募资14.31亿元,有A股“光伏支架第一股”之称。上市以后,该公司受到资金关注,股价在今年7月直线攀升至高点274.21元,12月28日报收186.08元。 但《原始股东与高管们开始密集套现离场,12月27日,上交所还对其中的违规碳中和日报》试图进行些许探究。 遭遇减持潮 12月27日,上交所对中信博的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予以通报批评,原因是超比例违规减持,而这正是该公司减持潮中的一个缩影。 根据公告,作为中信博时任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在所持首发前股份限售期满之日起1年内,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其上市时直接持有公司首发前股份总数的25%,且违规减持金额较大。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中国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而不久前的12月23日,中信博才披露了董监高减持股份结果公告,公司原副总经理、原董秘郑海鹏,与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程,在近期分别减持了22.16万股与6.48万股,这些减持股份均来源于公司年报披露显示,共有181家机构持股中信博,其中基金有176家,QFII有1家,社保基金2家,券商2家。到了三季度,此前持股的机构数量仅剩36家,大部分机构都已退出。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价格与价值不匹配。《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自去年上市以来,中信博的股价表现不错,尤其在今年5月至7月期间,有过一波直线攀升行情,从低点111.67元涨至高点274.21元。截至12月28日,中信博报收于186.08元,总市值约253亿元,出现了一波回落。而市盈率PE(TTM)约为153,光伏设备行业的平均PE约为63,中信博的估值溢价水平远超行业均值。 另一方面,中信博交出的业绩答卷与其股价相比,则相形见绌。毛利率比2020年同期下降9.73个百分点。其认为: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费用增加等因素导致公司单位成本增加。2021年支架…

    2022-01-04
    3.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