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波动明显,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海安农商行IPO存隐忧

近期,央行印发了鼓励银行通过权益市场融资的相关通知。《眼镜财经》注意到,与此前表态不同的是,央行此次强调是“资质较好的银行”。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此举在利好中小银行IPO的同时,可能会提高后续银行过会的门槛。

日前,大丰农商行上会首发未获通过,成为A股史上首家上市失利的银行。此外,还有多家农商行上市之路发生波折,厦门农商行主动撤回上市申请,重庆三峡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2家因合作中介机构遭证监会立案审查,被暂停上市。这无疑让不少还在排队等待上市的银行感到压力山大。

业绩波动明显,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海安农商行IPO存隐忧

上市农商行,半数尽出江苏。农商行江苏板块颇受关注,江苏目前还有海安农商行和昆山农商行两家正在排队。农商行若要顺利上市,“打铁必须自身硬”,那么,正在排队的海安农商行成色几何?

营收净利波动明显 拨备合理性存疑

和江苏地区几家已上市的千亿规模农商行相比,海安农商行的体量不大。截至2021年末,海安农商行资产总额为766.52亿元,同比增长8.81%。

近年来,海安农商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波动比较大,《眼镜财经》回溯了海安农商行近5年的财报。

业绩波动明显,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海安农商行IPO存隐忧

通过表中数据,不难发现海安农商行近几年的经营波动明显。该行经过2018年、2019年大幅增长之后,2020年、2021年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全部放缓。

业绩波动明显,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海安农商行IPO存隐忧

与营收、净利润起起伏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安农商行的不良资产率和不良贷款率倒控制得很好,特别是不良贷款率稳步下降。截至2021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99,低于紫金银行、江阴银行、苏农银行等江苏上市农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海安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从2017年的229.76%上升到2021年的420.99%。这个拨备覆盖率水平,放在江苏上市农商行天团里,非常能打,高于苏农银行、江阴银行、紫金银行。

有意思的是,海安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低于紫金、江阴、苏农这三家农商行,但是拨备覆盖率却高于这三家银行。到底还是不差钱,才让海安农商行如此大手笔增厚拨备覆盖率。

但拨备覆盖率并不是越高越好。监管部门曾多次喊话,鼓励拨备覆盖率回归合理水平。

财政部2019年9月曾发布《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对于大幅超提准备金予以规范。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的,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若120%-150%为标准区间,不得超过2倍即240%-300%。

今年4月15日,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在国新办举行的一季度银行业保险业运行发展情况发布会上也提到,鼓励拨备较高的大型银行及其他优质上市银行将实际拨备覆盖率逐步回归合理水平。

股权转让频繁 大股东风波不断

农商行一般从农信社改制而来,往往存在股东人数众多、股权结构分散等问题,海安农商行也不例外。

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该行股东总数1878户,其中法人股东146户,自然人股东1732户。目前该行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超过5%(含5%)的法人股东仅有江苏中洲置业有限公司和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眼镜财经》梳理发现,近年来,海安农商行股权转让情况较为频繁,2017-2021年该行共发生股权转让137笔,共计转让股份5512.1万股。

除了股权转让频繁,该行第一大股东苏中置业的情况不容乐观。历史消息显示,苏中建设系恒大多个重点项目的承包商,包括著名的“恒大城”。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恒大暴雷后,苏中建设被波及力度可谓不小,其持有的恒大100亿元商票无法兑付。

另据天眼查显示,苏中置业共有171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金额累计达3.75亿元。最新的一条发生在6月24日,公司被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涉及金额123.81万元。

此外,天眼查还显示,该公司有9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 独立性存疑

大丰农商银行IPO发审会议上,监管就该行在接受江苏省联社监管的同时如何保持独立性进行了询问。这是农商行广泛面临的问题。

业绩波动明显,核心业务系统依赖省联社,海安农商行IPO存隐忧

农商行独有的接受省联社管理的特点下,部分地区的农商银行的信息系统、高管任命等权限由省联社统筹管理,农商行每年缴纳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如常熟银行就在其2021年年报中公布了省联社管理费用,为3095.6万元,较2020年增长超9%。

海安农商行虽然没有在年报中公布这一部分的费用,但是该行与省联社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海安农商行招股书显示,其核心业务系统等部分信息科技系统的开发建设与运维管理由江苏省联社负责。

该行还明确指出,如果江苏省联社对其改进及升级信息科技系统需求响应力度不够、响应不够及时,亦可能对其业务创新发展形成制约,进而会对该行的竞争力、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眼镜财经》注意到,目前部分省联社对省内农商行的管辖权限较高,但也有部分地区省联社给予农商行更宽松的独立性。这就引来一些市场人士的担忧。“在省联社、农商行的两级法人管理体系下,规模较小、缺乏自主性的农商行对省联社财务、风险管理等各项系统的依赖性较强,省联社对农商行高管随意调配,相当于在系统、人事安排上都被‘捆住手脚’,影响上市独立性”。

对于海安农商行上市进展,《眼镜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眼镜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16:59
下一篇 2022年7月11日 15:3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