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近日,永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臻股份”)上市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距主板上市再近一步。

永臻股份本次募集资金17.25亿元,其中14.25亿元用于铝合金光伏边框支架与储能电池托盘项目一期光伏边框工程,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眼镜财经》注意到,此次募投项目与越南新建光伏边框生产基地投产后,永臻股份总产能将扩大三倍。不过,目前产能尚不足九成,投产后新增产能又能否及时消化?另一方面,永臻股份补流的背后是经营性现金流恶化的困境,三年来现金流出达24亿元。

永臻股份业绩超九成依赖于前五大客户,其中三家大客户低价入股,与永臻股份深度绑定。实控人汪献利、邵东芳夫妇与家族成员、供应商之间关联交易错综复杂,也成为永臻股份不可回避的问题。

产品结构单一,现金流持续为负

2020年至2022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永臻股份分别录得营收约14.33亿元、29.52亿元、51.81亿元;归母净利润4721.84万元、9472.7万元、24603.1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3003.35万元、9134.98万元、26716.95万元。

永臻股份主要从事绿色能源结构材料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应用,主要产品包括光伏边框产品、光伏建筑一体化产品(BIPV)、光伏支架结构件。

报告期内,永臻股份光伏边框产品收入分别约为13.12亿元、26.19亿元、44.55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6.25%、99.99%、98.51%,为营收主要来源。

与行业内头部企业通过多环节布局来降低市场风险不同,永臻股份主要业务集中于光伏辅材的光伏边框环节,产品结构较为单一,抗风险能力相对不足。永臻股份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布局光伏建筑一体化及光伏支架领域,但短期内公司收入和盈利来源仍为光伏边框产品。

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为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永臻股份积极开展产能扩充计划。目前,永臻股份拥有江苏常州、辽宁营口、安徽滁州三大生产基地,总占地规模近500亩,可年产22万吨光伏边框,拥有近8000万套光伏边框的产能。芜湖基地铝合金光伏边框支架与储能电池托盘项目一期(即本次募投项目)正在建设中,项目达产后预计年产27万吨光伏铝合金边框。同时,永臻股份拟在越南投资新建18万吨光伏边框生产基地,届时总产能可达67万吨,是目前总产能的三倍。

报告期内,永臻股份光伏边框产能逐年提升,分别为8.38万吨、15.68万吨、22.06万吨,对应产能利用率85.33%、75.80%、86.93%。目前来看,产能利用率尚有提升空间,此时加码扩产又能否保证产能的有效消化?

永臻股份所处的光伏边框细分市场下游光伏组件厂商集中度较高,大客户议价能力较强,导致回款较慢,一般账期较长。同时,由于光伏行业投资规模较大、且处于快速发展期,银行/商业承兑汇票结算在光伏产业链中游辅材环节具有普遍性。

以上原因导致永臻股份应收款项逐年攀升。报告期各期末,永臻股份应收账款分别为2.7亿元、5.49亿元、8.63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2.11%、24.32%、29.81%;应收承兑汇票净额(含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3.68亿元、5.09亿元、8.1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3.78%、22.53%、28.15%。

靠应收款项维持“纸面富贵”,无疑增加了营运资金的压力,永臻股份的现金流情况也持续恶化。报告期内,永臻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7亿元、-9.17亿元及-12.2亿元,三年累计达-24.24亿元,与各期净利润差异较大。

IPO前夕有大客户低价入股

IPO前,三家大客户先后入股永臻股份,与其深度绑定。

永臻有限由邵东芳在2016年出资1亿元设立。2019年,邵东芳将其持有的永臻有限95%的股权无偿转让给配偶汪献利。目前,汪献利、邵东芳夫妇合计直接持有永臻股份52.33%的股份及53.45%的表决权

2021年8月23日,汪献利将其所持永臻有限合计5.63%股权转让给外部投资方天合投资、晶澳科技阿特斯投资,转让价格为13.08元/注册资本。

晶澳科技、阿特斯投资、天合投资分别受让实控人汪献利持有的永臻有限1.25%、1.25%、3.125%股权,转让价款分别为2000万元、2000万元、5000万元。天合投资、阿特斯投资分别是天合光能、阿特斯100%控股的子公司。

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天合光能、晶澳科技、阿特斯是永臻股份光伏边框产品的主要客户。2020年至2022年永臻股份向天合光能、晶澳科技、阿特斯销售光伏边框、光伏支架合计10.68亿元、19.54亿元、32.18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8.39%、74.6%、71.17%,占比相对较高。主要原因为光伏边框产品全部应用于光伏组件,光伏组件市场集中度较高,具有一定的“头部效应”。2022年,上述三家公司分别为永臻股份第一、二、四大客户。

永臻股份解释称,公司系三家入股客户光伏边框的重要供应商,出于保障边框供应、稳定产能、深化合作等考虑,2020年末下游客户在获悉公司融资机会时,参与融资商谈。

早在2021年初,双方已基本谈妥永臻股份整体估值为16亿元,商定以合计交易对价9000万元取得永臻股份合计5.625%股权。按2020年底1.02亿元注册资本估算,股权取得对价为15.69元/股。后因客户入股主体选择、内部决策流程较长、投资主办人员离职等原因,直至2021年8月上述3家客户才完成股权转让全部手续。

期间,永臻股份历经2021年3月、5月、7月三次外部股东增资,注册资本已增至1.22亿股,5.625%股权比例对应的股权数量为688.14万股,因此本次股权转让价格降至13.08元/股。

《眼镜财经》发现,除大客户外,永臻股份部分供应商也加入了股东行列。永信投资持有永臻股份1.43%股份,其出资人刘烈胜、刘震合计持有大石桥市永顺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顺铝业”)100%股权,永顺铝业是永臻股份角码供应商。

与“自己人”关联交易频繁

《眼镜财经》翻阅招股书发现,永臻股份实控人汪献利、邵东芳夫妇与家族成员关系匪浅。

汪献利堂弟汪飞担任永臻股份董事、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持股0.13%;汪献利姐姐汪先美、邵东芳弟媳尚金凤为子公司营口永利员工,分别持股0.06%、0.03%。

还有部分亲属、股东通过贸易与永臻股份搭上关系。邵东芳弟弟邵炳金曾持有常州奥翔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奥翔”)50%股权并担任执行董事,后于2019年10月退出该企业。目前,常州奥翔由永实投资主要出资人高文林、毛孟琴分别持股50%。永实投资是永臻股份股东之一,持股0.54%。

报告期内,常州奥翔是永臻股份边框保护膜、珍珠棉及无纺布等辅材供应商。2020年至2022年永臻股份向常州奥翔采购的金额分别为934.02万元、360.24万元、311.04万元。

《眼镜财经》发现,邵炳金还曾持有营口和联金服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营口和联”)100%股份。除少量资金拆借与应收款项外,2020年11月,永臻股份曾向营口和联提供担保,担保金额为4000万元。不过,邵炳金已于2022年1月退出该企业。

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永臻股份IPO疑云:大客户提前低价入股 关联交易蹊跷成长性堪忧

常州美捷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捷物流”)是汪献利姐姐汪先美100%持股的企业。2020年,永臻股份剥离物流车队,将6辆物流车辆以61.41万元出售给美捷物流,并向包括美捷物流在内的第三方采购运输服务,永臻股份自身不再运营和维护物流车队。报告期内永臻股份向美捷物流采购运输服务费用分别为67.2万元、707.12万元、386.6万元。此外,邵东芳亲属邵艳平担任监事的常州瑞益强商贸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向永臻股份销售包装材料,销售金额为311.77万元、305.79万元、267.37万元。

与客户、供应商、家族成员之间关系紧密,永臻股份将如何保证业务的公允、规范?背后又是否涉及利益输送?《眼镜财经》会继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眼镜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3-05-18
下一篇 2023-05-24

相关推荐

  • “成都智造”杀出黑马 瑞迪智驱是如何炼成的

    今日(5月13日),瑞迪智驱(301596.SZ)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作为“成都智造”杀出的一匹黑马,瑞迪智驱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未来在自动化设备领域的主战场,它又将演绎出怎样的一番精彩? 这个生产商“行业中少有” 瑞迪智驱来自成都市双流区,全称“成都瑞迪智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招股书中,它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我国自动化设备传动与制动系统零部件领域的“知名企业之一”;是“行业中少有的”同时拥有电磁制动器、精密传动件和谐波减速机产品的生产商。 ⬆️ 成都瑞迪智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不了解自动化设备领域的,至此可能已看得一头雾水:这是啥?这又是啥?这都是啥? 在揭开这些产品的神秘面纱之前,让我们先从熟悉的电梯说起吧。 为了让运行中的电梯准确地停在每层楼,确保进出的乘客和精准的楼层对接,我们需要使用到一种重要的安全设备——就像汽车需要刹车来停止一样,电梯也需要一种特殊的“刹车”来确保它可以在正确的位置停下来。 这个重要的安全设备,就是电磁制动器。 电梯日常的上上下下,需要它。在电梯遇到紧急情况时,失控或者发生电力故障,就更需要它来迅速制动电梯,以防止发生意外。 通常来说,一部电梯需要使用2-4个电磁制动器。你可以闭着眼睛想下,这个产品的市场有多大。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国内电磁制动器产品历史上一直为国外垄断。目前我国很多的高端电梯所用的电磁制动器,仍以进口为主。 而瑞迪智驱作为较早从事电磁制动器自主研发的企业,通过多年不断的技术和工艺钻研,它生产的电磁制动器已成为中国电梯领域的主流制动器品牌之一,达到了国际知名品牌的同等水平。 凭借在电梯制动器上丰富的技术储备,天府财经网注意到,瑞迪智驱还成功突破了长期由国外品牌占据的高空作业平台车市场,并开始批量供货。 除了电磁制动器,瑞迪智驱的主要产品还包括精密传动件、谐波减速机等,它们都是自动化设备的关键零部件之一。 ⬆️ 以机器人…

    2024-05-13
    4.0K
  • 湃肽生物终止IPO :奇葩格局!华熙生物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

    今年6月份,市场上还在等着A股迎来“美容肽第一股”,半年后,由多家上市企业加持的湃肽生物就收回了扣响A股大门的手。 就在12月27日,深交所公告显示,浙江湃肽生物有限公司已撤回其创业板上市申请。此举根据《深圳证券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二条,深交所决定终止对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 据悉,2023年12月22日,湃肽生物向本所提交了《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向交易所提交了《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撤销保荐浙江湃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 这是一家拥有诸多光环的企业:客户团强大,其中包括了上市化妆品企业珀莱雅、华熙生物、丸美;赛道火热,时下备受关注的“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的原料药是湃肽生物的产品管线之一……但这也是一家颇具争议的企业:前5大客户中,有4个是自家股,以其中的华熙生物为例,除了是客户还是股东,更是竞争对手;产能利用率偏低仍要募资新增生产线产能…… 湃肽生物的华润双鹤曾多次被毛利率持续下滑、产能利用率偏低 根据招股书,湃肽生物成立于2015年,主要从事多肽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目前,公司产品及服务主要包括多肽化妆品原料和多肽医药产品及相关服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湃肽生物是目前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多肽化妆品原料生产企业。 虽说市场份额最大,但从体量来看,湃肽生物年营收不过2亿多。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司营收分别为0.86亿元、1.43亿元、2.1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2亿元、0.39亿元、0.72亿元。2022年,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有所下降,其中营收增长率由66.28%下降至50.35%,归母净利润增长率由225%下降至84.62%。 从具体业务来看,报告期内,湃肽生物的多肽化妆品原料销售是公司的营收主力,2020…

    2023-12-28 大健康
    2.9K
  • 冲刺IPO的货拉拉为何连续被约谈?

    商业利益向左,司机权益向右,平台如何做好“端水大师”?

    2023-12-27 TMT
    5.1K
  • 小红书IPO传闻背后:千亿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投资者坐不住了

    时隔两年多,IPO前计划再进行一轮独角兽企业来说,目前仍然没有上市计划,确实相当罕见。 频频被传上市的背后,小红书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200亿美元估值一度腰斩 早期腾讯、私募市场从200亿美元降到了100亿-160亿美元之间,最多的时候,估值甚至直接腰斩。 而在今年,小红书的估值也还在这一范围内。今年9月,有市场消息称,红杉中国已在今年早前通过几笔交易入股小红书,这笔交易中给到小红书的估值仅为140亿美元,相较2021年11月的200亿直播带货。不同于以往声嘶力竭的套路,董洁、章小蕙直播带货如一股清流,成功出圈。2023年初,董洁以GMV7300万的带货成绩成为小红书直播带货的“一姐”,随后,被称为初代网红的章小蕙在小红书首播销售额也超过了5000万。10月15日,章小蕙在小红书直播销售额破亿。 确认了买手操盘手透露,因为消费购买意愿度下降、平台广告越来越多、新用户增速放缓三大原因,小红书的广告投放转化率正在面临走低的困境。此外,有品牌主减少在小红书的信息流广告投放,绕过平台直接与KOL、KOC直接合作,这也会进一步减少平台的广告收益。 不过当下的小红书还算过得不错,有媒体报道称,小红书今年或将实现约5亿美元的净利润,远高于今年年初公司自己预期的5000万美元的净利润。另外,还有媒体报道,小红书今年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 不过,仅凭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年的买手电商,小红书未来能否持续实现规模化盈利,这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毕竟在如今竞争更加严峻的电商市场,上有淘宝、京东等第一阵营的电商巨头发起价格战,中有拥有压倒性流量优势的

    2023-12-26 TMT
    5.8K
  • 13年IPO未“修得正果” 猪八戒上市比西天取经还难?

    2023年进入尾声,猪八戒融资,为上市开路。然而2015年A股一轮大牛市后,猪八戒取消了资本市场寒冬,对于尚未实现盈利的猪八戒而言,前方还有多少“劫难”犹未可知。 重庆互联网龙头企业,成立17年仍陷亏损 如果放在中国整个互联网江湖里,猪八戒可能还排不上号。但是在重庆,猪八戒却是当地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一个代表。 成立于2006年的猪八戒,从帮小微企业做商标设计赚钱,到成为发任务和接单的威客平台,逐渐发展中国最大的综合型定制化企业服务撮合交易。 如今,猪八戒的主营业务已涉及到知识产权、工商财税、企业法务、品牌设计、IT/软件、营销传播、科技服务等各类服务,业务极其繁杂,还被冠以“企服界的淘宝”之称。 招股书显示,企业雇主可以在猪八戒平台上采购超810种企业服务,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346万名,其中累计企业雇主数量达269万名,累计服务商数量达770万名。 而白银”的支持。虽然被誉为互联网的“不毛之地”,但是重庆当地政府对互联网企业支持却是给足了力度。 当年IDG资本就是受邀当地政府邀请考察市场后,成为猪八戒网A轮和B轮融资的投资方。2014年,重庆文投集团也参与到猪八戒网175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中。2015年,在猪八戒网披露的26亿元C轮融资中,其中10亿元投资就来自重庆两江新区所属的重庆两江产业集团。 此外,重庆市政府猪八戒网拉来不少业务,比如当地政府采购数字化试点平台,是委托猪八戒网搭建。 可见,当地政府对猪八戒寄予极高的期望。不过在政府鼎力支持下,猪八戒还是有些不争气,IPO一拖再拖,业绩也颇为惨淡。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猪八戒网营收分别是7.571亿元、7.678亿元、5.414亿元和2.52亿元,同期亏损2.686亿元、3.667亿元、2.3亿元和7824.8万元,三年半时间内累计亏损金额超过9亿元。 对于业绩持续亏损的原因。猪…

    2023-12-25
    3.0K
已有 0 条评论